第九十五章 血线杀气

作品:《天眼鬼警

    第九十五章血线杀气

    所有人都知道,以绞肉机这充满力量的一拳,击在古风瘦弱的头部,即便不死也得半残。

    电光火石间,“啪”一声响,绞肉机的那一记铁拳却未击落在古风头部。

    一只血掌包住了绞肉机的铁拳。

    众人定睛一看,只见一个浑身浴血的男子,挺立在古风前边,单手攥住绞肉机的铁拳。

    而这个人正是,我!

    古风的出现,终于使我得到一丝缓气的机会,在短短的时间内,身体上的摧残将我内心里的火气点燃,众人眼中我只是浑身浴血,而谭忠轩和龙小月眼中却看到,我烈火燃身,赤狼魂丹的威力,再度因打击而觉醒,我一口气也适时顺畅,顿时间只感觉身体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肌肉纹理突变,手脚利爪再现,无穷力量充身。

    我一只手轻易包裹住绞肉机的铁拳,如同焊烙一般牢固,绞肉机心中大惊,妄图挣脱,却使尽力气不得脱手。

    我头上的白发陡然无风自扬,满脸是血的脸上,一双眼睛精光夺舍而出,竟然隐有白光闪烁,我一声冷笑,露出血牙,沉声道:“你们打过瘾了吧,现在轮到我了!”

    锥子和老虎见我受了那么长时间的攻击,竟然好似没事一样又生龙火虎的站了起来,都是大惊失色,看到我的样子,心头蓦然有一种很不好的感觉。不由自主的心颤。

    就连本来一直靠墙而立万事都不在乎的鹰眼,这一刻也感觉到了一片雄浑的气息充斥着整个空间,使得他豁然站立,严阵以待。

    绞肉机体会到的那种压迫感最强,情急之下忙用另一只手照我头部打去,我冷哼一声,直接不挡不拒,用头颅一顶,只听“咔嚓”一声巨响,绞肉机大声惨叫,手骨竟然断折!

    这一下让所有人都大惊失色。

    我猛然又出一拳,迅猛无比的击在绞肉机胸口处,“噗”一声,绞肉机大眼猛眼,接着连叫一声都不及,雄壮如山的身躯颓然倒地 说网

    当巨大的身躯砸在地上之时,众人才看到,绞肉机胸口赫然五个指洞在胸,汩汩喷血如涌泉不息。

    而我的身上,那血气更浓了些,血线又增一条,呈三条血线,果然是杀人之后增加的杀气。

    绞肉机身死,所有人惊惶!

    没有亲眼所见,谁能晓得有人可以用五指之力,将人胸骨戳穿!

    这时谭忠轩和龙小月也是魂体活跃,不用击掌,在我的内息蓬勃下,自然恢复了控制实体的能力,两人这次早有准备,一个纵身,各自捡起地上散落的两把砍刀,静立在绞肉机尸身旁边。

    果然不消半刻,绞肉机魂体从尸身处缓缓飘起,只可惜还未站稳,就被谭忠轩一刀削掉脑袋,还同时被龙小月一刀戳在胸口,不及叫喊,就魂飞魄消。

    我不理绞肉机魂体的悲哀,这种凶徒,死不足惜。

    扶起古风,拍了拍他的肩膀问道:“古风兄弟身体还能撑的住吗?”

    古风本以为自已小命已然不保,没想到危急时刻,由我救下,心中感激满脸肿胀的说道:“我没事,周大哥,谢谢你救我一命。”

    我也是一脸血污肿胀不成人形,惨然咧嘴笑道:“古风兄弟客气了,是你救了我才是,好了,你找个安全地方躲避一下,事的交给我来处理。”

    声音中透着无比的坚定从容,让古风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我身上涌现,眼含敬佩之色,激动不已一瘸一拐的躲到旁边。

    我转身看向锥子和老虎,冷笑道:“刚才不是打的很过瘾吗,有本事再来呀。”

    老虎嘴硬道:“哈,没想到你这个臭警察还真是抗揍,这么打你都没把你打死,不过,只是早晚的事情,锥子,一起上!”

    锥子更卑鄙,直接一矮身从地上捡了两把砍刀,交给老虎一把,两人持刀而向 说网

    我一片从容,静等两人攻来,如果不是苗柔儿在我身后,旁边还立着个功夫不俗的鹰眼,这刻,我早就飞身而上取了老虎和锥子的性命了。

    苗柔儿看我一身是血,轻身问道:“你,你没事吧?”

    我没有转身,冷冷的盯着锥子和老虎,轻声道:“没事,他们刚才那顿打,不过像挠痒痒而已。”

    男人就是要硬气,特别是在女人面前。但心中还是有句话没有说出来:就是挠的有点重,肋骨都给挠断了几根。

    苗柔儿知道我在吹牛,但见我应该没有大碍,心中轻松无比 声道:“你没事就好,别硬拼,对方人多,想办法打电话,我在外边除了悍豹和你们的人外,还布置了大部队,都等着我一声令下呢。”

    啊,我心道你不早说,老子这条命都差点没丢掉。

    我忙道:“交给我吧,一会你就能打电话。”

    同时交待龙小月道:“想办法把信号干扰装置找到破坏掉,我们还有大部队在外边。”

    龙小月轻笑一声道:“这个简单,你就是让我把所有的灯都灭掉也是一句话的事。”

    一句话惊醒梦中人,耳听得赵大汉和我那三个徒弟还有悍豹都在外边苦战,一时三刻未必打的进来,这里也还要靠我自已,为何刚才没想起来灭灯呢,老子有夜视眼呀。

    心念到处,龙小月和谭忠轩也猛醒,两魂体对视一眼,各自飘身而起,分两头前进,内息大动,只见廊上所到之处魂至灯灭!

    转眼间一片灯明瓦亮的走廊瞬间进入黑暗中,漆黑不见五指≮人都是惊呼一片,这种敌我情况之下,黑了灯最让人恐惧,人人自危,生恐身边就藏着个敌人。

    但这些人中,唯有我不惧,反而如鱼得水。

    秉承赤火狼儿的夜视能力,此刻开始大见功效。

    苗柔儿惊呼一声,我抱着她的娇躯就闪,一边躲避锥子和老虎双刀攻击,一边轻语道:“你别怕,一切有我。”

    走道里一片黑暗,所有人都惊惶失措,群魔乱舞,唯我抱着苗柔儿轻身而行,几个闪躲就绕出众人包围,把苗柔儿送到一处拐角无人处后,饿谭忠轩什么都不干,就顶着苗柔儿在高处,先饼安全无恙。

    眼前漆黑一片,苗柔儿黑暗中只以为我在顶着她,心中甚安。

    我却在心里一声轻笑道:该我上场了!

    一个纵身,扑入人群,如狼入羊群,见人就打,逢人便踢,招招不留情,拳拳到肉!

    每遇到有血气环绕较多的人,必不留情,即便不伤其性命,也将其打晕,若不是怕那些人变成魂体再找谭忠轩麻烦,我至少会取九人性命,因为至少有九人身上血气环绕,我已然知晓,这血气代表着杀气,杀人越多,血气越浓!身有血气之人,必是有命案在身之徒。

    这一战打的那叫过瘾,对方全无还手之力,我是想打谁就打谁,想踢谁就踢谁。

    看到古风仍然在窝之中,几次差点被人砍到,我忙过去把他和他的朋友安置到远远的安全地带,并嘱咐他赶紧撤走,回头联系。

    古风见我竟然有如此本领,不但功夫出众,而且在黑夜中行走自如,敬佩的五体投地,临走之际,抓着我的手说道:“周大哥,你可不能忘了我呀。”

    我笑着对他说你放心就好,过后我自会找他。古风才安心而去。

    再回走廊,我心大慰,从头打到尾,一步一拳,两步一腿,拳拳到肉,招招伤人,打的那叫过瘾,一边打一边大叫:痛快!

    真后悔之前没有想到此招,否则我怎么会受伤,唉,真笨!

    一帮打手,被我一个个打的晕头转向,还有他们自已人误伤,我则是想出手就打,不想出手就看戏。

    本想着先找到鹰眼把这个最强的对手干掉再说,怎奈鹰眼那斯狡猾如狐,只是转眼间竟然看不到他的踪影。

    退而求其次,直接来到锥子和老虎两人身边,两个家伙比较聪明,一早就背对背站立,舞刀向前,一边打杀还一边叫着:“老虎在此,自已人别靠近,伤了自负!”

    我心中暗笑,上去抽空照着老虎头上就是一巴掌,给锥子又是一拳,打的两人猛然转身,双刀互砍,等他们刚醒悟是自家兄弟椭之际,我又是两腿过去,把两人踢倒,两人起身又是一阵自相残杀,两人都是狠角色,下手并不容情,不一刻间,老虎和锥子都被对方砍了十几处刀伤,脸上身上,没有好的地方。

    见两人的惨样,我心中的那口恶气才算出来,上前将锥子和老虎两招放倒。

    见两人倒地,心中不由杀念陡生,真想一下子结果了两人性命,但临最后一刻,考虑一是自已毕竟是个警察。二是这两人可能知道很多情况〔就没有要了他们性命,但恼恨他们刚才出手过重,我直接在他们每人身上痛打了无数拳脚,把两人的胳膊和腿都砍伤要害,等于是废了他们一身功夫。

    没有觉得自已残忍,毕竟这两人如果有功夫在身,还会做恶多端,他们的恶事,不用问,只看他们身上一圈圈的血气就可以知道杀人无数。

    我不过是浅显的两三道线,而他们身上的血气竟然有一二十条血线不止。

    心中一动,莫非这血气纹线如同树根年轮一样?

    细看下,我身上有三条血线,不正是刚才我杀了短刀男,黑狐,绞肉机三个人而形成的吗?

    那如果是这样,锥子和老虎手里的人命至少每人十几条了。

    鹰眼更多,厚厚粗壮,恐怕不下几十条呀。

    心中想到此,不由的震惊,那公子哥竟然如此狠辣?</>请记住小说天眼鬼警 最新章节 第九十五章 血线杀气网址:https://www.555b.net/67/67587/304262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