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浴血

作品:《雄霸隋唐

宇文述迟疑了一下道:“楚公子,这事恐怕有诈最新章节。”

边城遇到这种情况多了,想來都是任凭城下的百姓自生自灭,以防敌人趁机冲进城池。

楚云飞哼了一声,转头向宇文述望去,一双眼睛中泛着淡淡血红,饶是宇文述身经百战,又是宇文冰旋的父亲,被楚云飞这一双眼睛瞪着,也不由得心生寒意,急忙道:“皇上,我这就下令开城门!”

说着,宇文述转身向城下跑去,边跑边叫道:“开门!把这几个人迎进來!”

城下的守城士兵听到宇文述的喊声,急忙搅动锁链,把城门缓缓向下放去。

城下的几名中原汉子听到城下的几名中原汉子看到城门慢慢打开,显然感觉到了生的希望,立刻疯了一样向前跑去!

他们身后的吐谷浑士兵猝不及防之下,竟然和对方拉开了距离。

吐谷浑士兵索性勒住马,冷冷地从身后取下弓箭,只听见嗖嗖连声,五六名汉子无一幸免,尽数被射死在城墙下面!

吐谷浑武士随即发出一阵大笑声,得意之极。

楚云飞只看得目眦欲裂,忽然从城头上向下疾奔而去,片刻之间已经來到城门口,他向旁边躲过一片战马,飞身上马向城外急冲而去!

守城士兵猝不及防之下,不由的大叫一声:“什么人?”

只是他叫声出口,却发现楚云飞已经奔出去老远。

宇文述三步并作两步奔下城墙,脸都白了,高呼道:“跟我出去!保护,保护楚公子!”

叫声中,宇文述纵马急冲,当先冲了出去!

身后众军士紧随其后,向前飞奔而去。

吐谷浑士兵听到马蹄声,抬头向前望去,只见边关城门打开,无数隋军从城门内冲了出來,不由大吃一惊,他们打草谷都成惯例了,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城门内的士兵往外冲!

为首的百夫长吃了一惊,叽里咕噜地叫了一通,拨转马头就往回走。

他身后众吐谷浑士兵紧随其后,向西疾驰而去。

只是他们奔行虽快,却比不上楚云飞的速度,毕竟前世是特种兵出身,控马之术比吐谷浑这些常年在马背上长大的武士更胜一筹!

不多时,双方的距离迅速拉近,和宇文述率领的隋军却拉开了距离。

吐谷浑武士奔行如飞,回头望來,却看见楚云飞单人匹马直冲而來,吐谷浑武士不由大怒,为首的百夫长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随即转身挥舞着马刀向楚云飞冲來。

楚云飞双目皆赤,手中修罗刀疾飞而下,两马一错蹬之间,吐谷浑队长已经被砍落马下,楚云飞纵马疾驰,毫不停留地向前疾奔而去,只听见前方众吐谷浑武士挥舞着马刀,口中高声叫骂着,向楚云飞急奔而來,两下里几个照面闪过,楚云飞手中修罗刀不停地挥动着,一个接一个的武士砍落马下!

楚云飞双足扣蹬,身体在马背上來回摆动,不一刻已经把十余名吐谷浑武士尽数砍落马下!

吐谷浑武士被楚云飞杀红了眼,多少年來,吐谷浑武士已经养成了习惯,那就是中原人孱弱,向來只有吐谷浑武士欺负汉人的份儿,哪有吃亏的道理?更何况是被这么一个单身匹马的汉人追杀的?

邪力在楚云飞的身体中不停地回荡着,修罗刀所过之处,沒有一个活口留下來,就连吐谷浑武士胯下的战马都被劈成两半,轰然倒地。

几个呼吸之后,被楚云飞砍落马下的吐谷浑士兵已有七八十人,就在这时候,宇文述高声呼叫着,率领隋军急冲而來。

吐谷浑士兵被这一阵喊声惊醒过來,抬头看见前方成千上万的隋军铁骑,不由得脸色苍白,纷纷调转马头飞奔而去。

楚云飞冷哼一声,他杀的兴起,哪里肯放这些士兵从容逃逸?只听他高声呵斥,纵马如飞,手中弓箭不停张开,只听见嗖嗖连声之中,吐谷浑武士一个接一个地向地上栽落下去,剩余的士兵惊心动魄地往前急冲,可是楚云飞纵马狂奔,手中弓箭不断地向前飞射而出,一个接一个的士兵向地上倒下來。

这一场追杀,从晌午时分一直持续到傍晚,二百多名吐谷浑士兵无一幸存。

宇文述追上楚云飞的时候,楚云飞浑身是血,静静地伫立在草原上。

宇文述不敢打扰楚云飞,只是悄悄下马,站在一旁。

良久,楚云飞终于叹了口气道:“我们回去,休息一晚,明日出兵。”

不知道长孙晟那边究竟联系的怎么样了?如果铁勒还沒有出兵的话,自己可真有些冒失了。

当下众人一路往回走去,隋军士兵都不敢抬头向楚云飞望一眼,地上二百名吐谷浑士兵的尸体震撼着每一名隋军士兵的心,草原武士向來自负勇毅,不料却被楚云飞单人匹马追杀数百里,两百名吐谷浑武士无一生还,这件事情如果传出去,简直就是一个传奇了。

回去的路上,楚云飞静静地拍马而行,宇文述紧随在他身边,丝毫不敢吭声。

一路上,吐谷浑士兵的尸体随处可见,战马被修罗刀从中间一劈两半,两片尸体凄凉地倒在地上,不知道是哪个士兵忍不住一阵恶心,哇地一声吐了出來,随即周围的众隋军纷纷呕吐,狼藉满目。

楚云飞却浑如未觉,他只是拍马向前行走,眼睛中的血红色慢慢地消退下去,他眼神有些涣散,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地上,一个个中原服饰的女人裸lu在风中,尸体已经被糟蹋的不成样子,一个儿童的头颅被马刀刺穿,年轻的母亲显然想用自己的身体护住孩子,却被马刀无情地钉在地上。

这群畜生都不如的人造下了什么样的孽?

楚云飞茫然前行,身后是一片血雨腥风,他的手紧紧地握住了修罗刀柄,浑身的血液再一次沸腾起來,那种嗜血的狂妄和张扬再一次充斥着他的身体。

杀人的冲动。

他咬着牙齿,拼命地克制着自己身体中那种嗜血的杀意,冷漠地往前疾走,脸颊苍白如雪,斗大的汗珠从他脸颊上落下地來。

夕阳西下,照在西北大草原上,显得凄凉孤寂。

夜幕西沉,西北草原上一片寂静,油灯在噼噼啪啪地燃烧着,伏允居中而坐,底下是吐谷浑的文臣武将,也迦南以国师的身份,端坐群臣之首位。

伏允面沉似水,向也迦南道:“国师,今天边关來报,说隋军忽然出兵,杀死我精兵数百人,你怎么看?”

也迦南出列道:“汗王,微臣以为,这是隋朝出兵的前兆,须当加派兵马,镇守边塞,保我吐谷浑千里疆土。”

伏允嗯了一声道:“隋朝兵精将广,來者不善,恐怕我们…”伏允的话虽然只说了一半,可是群臣却都明白了他的意思,显然是说吐谷浑国小力衰,挡不住对方的攻击。

也迦南默然点头,伏允见他不语,又抬头向其他将士道:“各位将军,还有什么意见?”

一名二十多岁的将军站出來道:“汉王,末将以为,边关冲突,不过是小小的摩擦而已,可能是我军士过于张扬,惹怒了对方,以末将愚见,应该派遣使臣,和隋朝化解前嫌,结为盟国。”

伏允不置可否地嗯了一声,这少年将军是万夫长乌抡布的儿子乌抡脱,当年万夫长乌抡布为救伏允丢了性命,伏允看在往日的恩情上,破例让乌抡脱子继父位,担任万夫长之位。

伏允听了乌抡脱的话后,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乌抡脱毕竟年轻,不知道这中间的利害关系,大隋朝平定南陈之后,一统江山,杨广又年轻气盛,岂容身边盘踞着吐谷浑这只猛虎?这虽然只是边陲的一个小小纷争,却反映出了隋朝皇帝的野心。

只是明白归明白,伏允却依然抱有一丝希望,毕竟以吐谷浑的实力,想和大隋朝对抗,简直就是以卵击石。

伏允不做声,向群臣道:“各位将军,可有其他意见?”

众将都默不作声,纷纷低下头去。

伏允只好转头向也迦南望去,道:“国师,刚才乌抡脱所说的,也有一定的道理,如果能和隋朝谈和,对我吐谷浑是莫大的好事。”

也迦南沉默着,他见过楚云飞,他也深知楚云飞的性情,伏允所说的和谈,在也迦南看來简直就是痴人说梦,和谈这一套,对老杨坚这样的皇帝可能有效,可是对上杨广这个煞星,一切都是白搭,他和楚云飞数度交手,明白这个皇帝的野心,踏足吐谷浑,不过是他向世界迈出去的第一步,将來的大隋王朝,一定会让整个世界都为之震惊。

也迦南明白,对付这样的敌人,办法只有一个,那就是举族皆兵,奋勇还击,让对方知道自己不好惹,如果能挺过这个年头,邻国如突厥,高丽解决了自己的国内事务,说不定楚云飞能顾忌一二,暂时退兵,可是现在这个时机,这位野心勃勃的大隋皇帝,是不可能会放过的。
本章已完成! 雄霸隋唐 最新章节第四十九章 浴血,网址:https://www.555b.net/5/5718/4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