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误伤

作品:《雄霸隋唐

?他却不知道兰陵这段时间跟着楚云飞征战杀伐,剑法虽然还是以前的剑法,剑势和剑意却比以前不知道长进了多少倍,这一次经历了一场生死之后,性情也沉稳了许多,加上从玉凤中得到的能量气息,现在体内内息波动,比起自己以前的本事,似乎又强了些最新章节。-< >-

而且兰陵知道路翔武功远比自己高明,出手毫不容情,只见剑尖上碧绿色的光芒轻轻一闪,眨眼间已经來到了路翔眼前。

路翔这一下真是沒留心,实在沒想到兰陵的出手竟然这么迅捷,这厮的剑都沒拔出來,兰陵的青锋剑已经來到了脖颈边。

路翔大吃一惊,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來,危急中,他往后一个铁板桥躲开兰陵这一剑,身体在半空中微微盘旋,金龙摆尾般一个旋转,手中宝剑已经向兰陵腰间划了过去。

兰陵轻叱一声,剑尖往下轻轻一点,当地一声响,和路翔手中青锋剑撞击在一起,只见剑尖接触之处迸出点点金光,兰陵顺势往半空中一跃而起,手中青锋剑疾刺而至,向路翔面门飞了过去。

路翔一招失手,招招受制,他心中一时大意,被兰陵抢了先手,现在想搬回局面,当真是谈何容易。

只见兰陵手中的青锋剑仿佛有魔咒俯身一般,唰唰连声,片刻之间已经是一片碧绿光泽,团团把兰陵包绕在其中,兰陵知道路翔身手比自己高明,现在好不容易才抢了先手,哪里敢丝毫大意,身体在空中翩然飞舞,手中青锋剑闪闪而动,外面看來,只见碧绿的光芒在空中飞舞涌动,却哪里能看到丝毫兰陵的身影。

就是身在其中的路翔,双眼望出去,也只能看到一团碧绿色的光芒,丝毫看不到兰陵身在何处,只是他却清楚地感觉到兰陵手中长剑不停翻飞,剑势和剑意的根源所在,所以能及时闪避,一时间却也被兰陵手中青锋剑逼的连连后退,毫无还手之力。

旁边众人看的目瞪口呆,心说兰陵这可真是神了,不知道是从哪里学來这么高明的本事,竟然能把同门第一人的路翔逼的节节败退。

楚云飞也看的心中惊奇不定,他自然知道兰陵之所以能把长剑使得如此出神入化,归根结底,是因为她身体中的那种能量气息,玉器中所剩余的能量气息倒也不是多么充沛,认真说起來,恐怕还比不上先前兰陵体内的真气充沛,可是这道能量气息却有一种飘逸的感觉,尤其是现在兰陵催动剑势,剑意轻灵飞舞,仿佛附着了神魔的力量,越是后來,剑意竟然更加飘逸动人,与其说兰陵是在和路翔比剑,倒不如说是兰陵在独自表演一场剑舞。

众人都看的痴了,兰陵本來就明艳动人,这一番剑舞,更显出飘逸若仙的一种风姿绰约,周龙门下的弟子虽然教诲甚严,却也被兰陵的剑舞惊得目瞪口呆,纷纷长大了嘴巴,心中惊艳不已,双眼中冒出一个个小火花。

美人如玉,剑气如霜。

激战中,只听的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传了过來,楚云飞不由的微微一皱眉头,心说不好,他反手抓住修罗刀柄,就要揉身而上。

原來路翔眼看着兰陵剑势越舞越急,这样下去,恐怕自己支撑不了多久,他心中有些不服气,又有数十名师兄弟在旁边眼巴巴地观看,忍不住轻轻咬牙,心说不管怎么说,先要胜了这一阵再说。

想到这里,路翔忽然往后轻轻一退,手中长剑笔直地向兰陵急冲了过去。

这只是一场比剑,路翔这一招,却有些拼命的架势,其实他也想到了兰陵不会真的下杀手,见自己舍命往前急冲,肯定会往后退一下,这样一來,自己趁机收手,这一场比试就算是不输不赢,两下平手也就了事了。

路翔的算盘打的倒是不错,可惜他不知道兰陵这一身内力已经脱胎换骨,现在时间也不长,兰陵对自己内息远谈不上操纵自如,现在忽然见路翔急冲而來,不由的大吃一惊,想要往后退时,却发现自己手中的宝剑竟然不听自己的指挥了,叮当连声,和路翔的宝剑交击在一起。

兰陵手中虽然不是阿蛮剑,可是一柄普通的青锋剑被她内息催动,一招招的剑势相互叠加,剑意一浪接一浪地向前扑击,就仿佛是大海中的波浪,不停地向前方涌去,剑势积聚起來,能量何止是简单的叠加,现在路翔直撄其锋,那真是螳臂当车,不知死活了。

路翔只觉得手中青锋剑剧烈地震动着,手臂一阵酸麻,青锋剑几乎脱手而出,被兰陵手中的剑接连撞击,向旁边荡漾开去。

路翔的身体却笔直地向兰陵急冲了过去。

楚云飞的身体已经向半空中疾飞起來,手中修罗刀刷地一声向半空中飞去,那一瞬间,所有人都被一阵无穷无匹的寒意笼罩着,忍不住咯咯打颤。

楚云飞手中的修罗刀一经出鞘,兰陵体内的真气立刻发出一阵轻微的震动。

兰陵惊叫着道:“路师兄,不要!”

惊叫声中,路翔却已经收势不住,向兰陵的青锋剑上急冲而去。

这一刻,路翔忽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宁静感觉,心说就这样死了,能死在兰陵的剑下,也算是自己的幸运吧,至少将來的某一天,兰陵回想起自己來,心中也会有淡淡的哀伤吧。

就在这一刻,楚云飞已经疾飞而至,手中修罗刀风一样拂过兰陵手中的青锋剑,叮地一声响,兰陵手中的青锋剑已经断成碎片,楚云飞脚尖轻轻一挑,把路翔硬生生地挑向半空中。

楚云飞左手疾伸,揽住兰陵的蛮腰,身体已经向远处落了下去。

兰陵面色苍白,却释然一笑,轻轻地叹了口气,口中涌出淡淡的血丝。

楚云飞心痛如绞,心说早知道是这个结果,就任凭路翔这狗头死在兰陵剑下也就是了,自己多什么事儿啊,这狗头想死,又怨的谁來。

刚才楚云飞一刀把兰陵手中的青锋剑劈成两半,这个时间,偏偏是兰陵努力把自己的力量往回收的时候,两股力道加在一起,重重地击在兰陵身上,楚云飞虽然已经尽力控制力道,奈何他身体中的能量气息也刚刚改头换面沒多长时间,力道的操纵上面,还不能自主随意,这才重重地击在了兰陵身上。

路翔身体在半空中盘旋飞舞,重重地跌在地上,疼的这厮龇牙咧嘴地,好半天才爬了起來。

楚云飞紧紧地盯着兰陵,轻声问道:“妹子,你伤的重吗!”

兰陵见他神情悲痛,不由的微微一笑,脸上如同鲜花璀璨般动人娇艳,从心里面往外透露出喜悦,她缓缓摇头道:“哥哥,我不要紧,陆师兄沒伤着吗!”

楚云飞哼了一声,冷冷地看了一眼路翔道:“死不了,这货死了也是活该!”

他心中愤怒路翔不自量力,心说你打不过闪就是了,妈的,又不是生死仇人,犯得着这么拼命吗。

路翔听他这么说,不由的脸红脖子粗的,可是偏偏楚云飞刚刚救了自己的一条命,还真不好意思跟楚云飞回嘴,况且这事情也真是自己不对,差点儿丢了性命不说,还害得兰陵身受重伤。

众人都向兰陵围了过去,看看兰陵受的伤到底重不重。

楚云飞把内息输进兰陵体内,感觉到兰陵虽然脸色苍白,身体中的内息却沒有丝毫衰竭之象,反倒四处游动,活跃之极。

楚云飞这才放下心來,心说要是兰陵有个三长两短的,路翔你这狗头就不用想活了。

兰陵得他内息帮助,片刻之后,已经平静了许多,感觉到身体中的内息缓缓流动,似乎比刚才舒服了好多,胸口窒闷的感觉也慢慢消失。

周清雅伸手握着兰陵的手,柔声道:“师妹,怎么样!”

兰陵微微一笑,见张丽华,尹雨涵和众位师兄妹都围拢过來,关切地望着自己,强笑了笑道:“不要紧,师姐,只不过受了点儿小伤,哥哥帮我疗伤后,就好多了!”

楚云飞的手掌始终沒有离开过兰陵的手,内息不断地涌进兰陵体内,帮助她疗伤。

周清雅等人听了兰陵的话,这才稍稍放下心來,周清雅转头向路翔看了看,皱皱眉头道:“路师兄,你也沒事吧!”

路翔红着脸摇摇头,往兰陵身边凑了凑道:“师妹,我沒事,兰陵妹子沒事就好,师妹,是我孟浪了,差点儿害了你!”

兰陵微微笑着摇摇头道:“沒关系,路师兄,是你一时收不住手而已!”

楚云飞向周清雅道:“清雅,我先带兰陵妹子去疗疗伤!”

周清雅点点头道:“我这就给你们找个僻静地方!”

楚云飞点点头,他和兰陵的内息同根同源,帮兰陵疗伤的时候,也非常得心应手。

周清雅给两人在后院中找了间僻静的房间,微笑道:“晋王爷,这里比较安静,沒人打扰,你想干什么就干什么吧,我把门朝外锁了,免得有人打扰你们。”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

请分享
本章已完成! 雄霸隋唐 最新章节第六章 误伤,网址:https://www.555b.net/5/5718/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