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惊变

作品:《雄霸隋唐

窦建德听了,转头向楚云飞看了一眼道:“晋王爷,麻烦您移动一下大驾最新章节。”

说着,窦建德往门口走去,沒过多久,就见两人抬着一个担架走进來。

亲兵立刻上前揽住,不让往前走。

楚云飞摆摆手道:“让他们过來。”

他边说边往台下走去,心中砰砰地狂跳着,难道叶紫陌真的已经奄奄一息了吗?这个青春正好的少女?自己曾经的豪言壮语言犹在耳,说什么:你放心,你的清白身体终究还是我的,天上地下,无论谁想得到,都只能是痴心妄想!而现在这个美丽无比,风华绝代的女子已经奄奄一息了!

楚云飞一路疾走,來到担架前面站定,低头望去,担架上静静地躺着的,正是叶紫陌,一张雪白的脸颊略显消瘦,双眼无神,眼神涣散地望着楚云飞。

楚云飞心中涌起一阵难以言喻的感觉,几乎不能相信自己的眼睛,这难道就是前两天还和自己说话的灵气少女吗?

他忍不住往前伏地身体,柔声道:“紫陌!”

叶紫陌闻言微微一震,似乎被他唤醒了远古时候的记忆,眼神轻轻地凝聚起來,望着楚云飞,眼神中透露出一丝惊诧:“楚风?”

楚云飞点点头道:“紫陌,是我,我是楚风。”

就在这时候,叶紫纤的声音叫道:“姐姐,他就是杨广!”

叶紫陌微微一震,不敢置信地瞪着楚云飞道:“你真是杨广?”

楚云飞被她 的眼神盯得心中发寒,终究点点头道:“我是。”

就在这一瞬间,惊变突起!

看上去奄奄一息的叶紫陌忽然一翻身,一柄闪亮的长剑顶在了楚云飞的咽喉中!

这一下变起突然,兔起鹊落之间长剑已经顶在了楚云飞的脖颈中,饶是楚云飞狡猾如狐,武功高明,依然沒有躲开这一剑!

叶紫陌慢慢地从担架上站起身來,冷冷地盯着楚云飞道:“让他们退下去!”

楚云飞静静地望着叶紫陌,眼神中有一丝淡淡的冷漠,他向正准备往上冲过來的洛林等人挥挥手道:“退下去!”

洛林等人见晋王被制住,哪里敢乱动?急忙向后退了几步。

兰陵往前冲了几步,叫道:“你干什么?放开我哥哥!”

叶紫陌淡淡一笑道:“你也退下去,要不然,我杀了他!”

说着,叶紫陌手往前微微一伸,长剑紧紧地贴着楚云飞的脖颈。

楚云飞向兰陵道:“妹子,你不要慌,我沒事。”

兰陵紧张的汗都流了出來,紧紧地握着手中的长剑,盯着叶紫陌。

楚云飞这才转头向叶紫陌一笑道:“叶姑娘,你好深的计谋!”

他现在隐约猜到了事情的经过,估计从一开始,叶紫陌就已经知道了自己的身份,所以才让叶紫纤过來偷自己的东西,引自己前往亭香水榭,否则怎么会那么巧,叶紫陌就刚好在这个时间出现,把自己带到亭香水榭之中?

想到这里,楚云飞笑笑问道:“辽东群盗的事情想必不是假的吧?”

叶紫陌静静地望着他,眼神中依然是柔情万种,她缓缓点头道:“这是真的,否则,我们也不会让赵伯死掉了。”

楚云飞缓缓点头,接着问道:“王冲的事情,也是你安排的吗?”

叶紫陌慢慢地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倒真是巧合了,我也沒想到暗中还有人在打我们的主意,多谢你救过我。”

楚云飞淡淡道:“不用客气,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你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

叶紫陌转头看了看周围的众军士,笑笑道:“我杀了你,他们就会冲上來杀了我们所有人,即便我不怕死,却也希望能多活一阵子。”

说着,叶紫陌道:“跟我们走!”

说着,她手腕微微一动,长剑顶着楚云飞的脖颈处。

叶紫纤和窦建德等人都围拢过來,把楚云飞围在中间。

就在这时候,门口冲进來一个士兵叫道:“晋王爷,不好了!贼兵围城了!”

说着,士兵急速冲了进來,看清了场中的情景,却不由的愣在当场。

楚云飞皱皱眉头问道:“怎么了?说清楚些!”

这士兵道:“晋王爷,有三四万贼兵从远处聚集过來,已经把东门围了起來!”

楚云飞嗯了一声,却并沒有怎么惊慌,周围的宾客却已经惊得叫了起來,刹那间乱哄哄的一团。

洛林和司徒长候都有些镇不住阵脚了,忍不住都向楚云飞望去,大家已经习惯了听晋王号令行事,现在虽然楚云飞受制于人,众人还是不由自主地向他望去。

楚云飞望着叶紫陌道:“紫陌,你真的想杀了我报仇吗?然后让这群盗贼进來屠杀扬州的父老乡亲?”

叶紫陌轻轻地咬了咬嘴唇,冷哼一声道:“我先杀了你,再去杀墨崔!”

楚云飞微微皱了皱眉头道:“你杀得了墨崔吗?你该知道墨崔的本事,何必这样自欺欺人?”

叶紫陌冷哼一声道:“楚风,你不用拖延时间,任凭你巧舌如簧,我也不会上你的当!跟我们走!”

宾客中,一个老头走了过來,向叶紫陌道:“叶姑娘,你不能这样做啊!令尊叶连云当初为官清正,为扬州百姓做了不少好事,到现在扬州百姓还感念不忘,现在你要抓走晋王,要是让贼兵攻进扬州城,生灵涂炭,百姓遭殃,叶姑娘,你可怎么对得起你死去的父亲也青天啊?”

这老头说着,长长地叹了口气。

旁边又上來一个老头,接口道:“是啊,叶姑娘,王老说的对,晋王爷爱民如子,广施仁政,免赋税,散钱粮,为我们扬州百姓做了不少好事情,是我们扬州百姓的保护神啊!你杀了晋王爷,将來即便是能打退辽东群盗,万一隋朝再派个崔长仁那样的畜生官员來治理江南,百姓岂不是更要遭殃了?叶姑娘,你可要三思而行!”

叶紫陌脸色苍白,一时间真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决断。

窦建德道:“表妹,先把他带走再说!”

叶紫陌得他一言提醒,点点头道:“说的是!”

说着,转头向楚云飞道:“你真要我在这里杀了你,來个玉石俱焚吗?”

楚云飞微微一笑道:“我跟你们走就是了,只是你能不能让我先去杀退辽东群盗?紫陌,即便是你不为我着想,也要为扬州父老乡亲着想,也要为你们的将來想一想,墨崔豺狼成性,辽东群盗都是穷凶极恶之辈,要是让他们攻进城來,扬州百姓势必生灵涂炭,流离失所,你就是扬州百姓的千古罪人了!紫陌,为了一家的仇恨,让这么多人受荼毒,家破人亡,妻离子散,遭受辽东群盗的践踏,紫陌,你于心何忍?战机如火,不能稍有延误,你带走我,辽东群盗当真攻进城來,烧杀掳掠,遭殃的,还是江南百姓!到时候,亭香水榭又岂能独善其身?紫陌,我死不足惜,你想清楚。”

说着,楚云飞静静地望着叶紫陌。

叶紫陌心神微微一震,被楚云飞的眼神撩的心头微微一颤,依旧是那样坦诚清澈的一双眼睛,沒有丝毫私心杂念,明亮的如同清澈流淌的山泉。

君子坦荡荡。

她回视着楚云飞的双眼,一字一顿地道:“你保证,退了辽东群盗之后,跟我们走?”

楚云飞微微一笑道:“你放心,打退了辽东群盗,要杀要剐,任凭你们!我杨广在这里立誓,此话既出,绝不反悔!”

说着,楚云飞举手向天,就要给叶紫陌立誓。

这件事情从头至尾都是叶紫陌所设的计,楚云飞被她所致,输的心服口服,毕竟叶紫陌是下了本钱的,加上这小娘皮美丽动人,柔情款款,正好摸透了自己的性格,所设的计策针对自己的弱点,让自己毫无设防地就落进了她的圈套之中,所以楚云飞倒也光棍儿,一副凛然不惧的架势,不就是死在美人手中吗?老子又不是沒死过!大不了再死一次就是了!老子这叫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叶紫陌伸手一挥道:“我相信你,不用立誓了!”

说着,反手把长剑收进剑鞘中。

楚云飞微微一笑,转身向婚宴台上走去,兰陵急忙向他迎了过來,关切地望着他的脖颈中的剑伤,问道:“哥哥,你真准备跟她走?”

柳墨浅已经把头顶上的盖头揭了下來,也关切地望着楚云飞。

楚云飞走近台前,向兰陵笑笑道:“妹子,不用担心,我能应付得了。”

说着,楚云飞望着柳墨浅道:“墨浅,委屈你了。”

柳墨浅的双眼中流出两行清亮的泪水,摇摇头道:“晋王爷,我不委屈,你自己才委屈了。”

李慕清心道,这厮有什么委屈的?这就叫活该,要不是贪花好色的,这厮能中叶紫陌的计吗?

她轻轻叹了口气,轻声道:“晋王爷,动之以情!”

楚云飞心头微微一震,明白李慕清已经看出來叶紫陌的心意了,叶紫陌虽然对自己凶巴巴的,其实眼神中的情意,连远在台上的李慕清都看出來了。

人就是这样一种感情动物,叶紫陌在和楚云飞假戏真做的时候,其实也在慢慢地掉进这场感情的漩涡。
本章已完成! 雄霸隋唐 最新章节第十四章 惊变,网址:https://www.555b.net/5/5718/3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