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恩怨情仇

作品:《雄霸隋唐

叶紫陌扫了一眼拓跋锋寒手上的箱子,冷冷道:“墨山主这是什么意思?”

墨崔微微一笑道:“叶当家的,咱们这一结盟,就算是自己人了,我也不啰嗦,这对舍利子放在当家的手中也沒什么用处,我想向叶当家的讨个情,能不能把这对舍利子卖给某家,就当送某家一个交情?”

叶紫陌淡淡道:“墨山主太见外了,不过是一对舍利子,虽然是神器,姓叶的也不至于这么小气,墨山主既然想要,拿去就是了,何必弄出來这么大的动静?”

说着,叶紫陌手一伸,手中多了两枚晶莹剔透的宝珠,滴溜溜地直打转最新章节。

墨崔眼睛中精光一闪,脸上的笑容竟然难得地显示不见,一双眼睛有意无意地盯着叶紫陌手上的一对珠子,眼底深处闪现出一抹贪婪的神色。

叶紫陌看在眼里,脸上却丝毫不动声色,淡淡道:“墨山主,您想要这对珠子,拿去就是了。”

墨崔一双眼睛盯着叶紫陌手上的珠子,口中道:“这怎么好意思?”

说着,转头向拓跋锋寒道:“锋寒,把东西给叶当家的送过去,不管怎么说,无功不受禄,叶当家的,姓墨的不会让你们吃亏。”

拓跋锋寒道:“叶当家的,你拿着就是了,所谓礼尚往來,我们山主做事公道,不会让你吃亏。”

说着,把手中的金银珠宝往前一送,递给叶紫陌。

叶紫陌淡淡道:“既然墨山主盛情,叶紫陌却之不恭了。”

说着,向身后的窦建德点了点头。

窦建德伸手把珠宝箱子接了过來,咔啪一声合上。

叶紫陌反手吧舍利子交给窦建德,窦建德往上走一步,伸手把舍利子交给墨崔。

墨崔脸上露出狂喜的神色,伸手从窦建德手中接过舍利子,一双眼睛打量了一番,这才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抬头向叶紫陌道:“叶当家的果然爽快!墨某却之不恭了,叶当家的,我们就此别过,到时候一起发难,共同成就大事!”

叶紫陌淡淡道:“成就大事什么的,我们就不掺合了,只求到时候能有容身之地也就是了。”

墨崔笑咪咪地连连点头道:“那是一定的,叶当家的,你放心,将來我们肯定不会亏待了江南群雄。”

叶紫陌懒得跟他们纠缠,转头向窦建德道:“表哥,具体事情你跟墨山主他们详谈就是了,我先回去了。”

说完,向墨崔点点头道:“墨山主,我前些日子受了些伤,要回去休养一下,还望墨山主恕罪。”

墨崔连声笑道:“叶当家的客气了,叶当家的,你要走尽管走就是了,有什么事情,我跟窦兄弟谈就是了。”

叶紫陌点点头,窦建德把手中的箱子递给叶紫陌道:“紫陌,你拿着先回去,路上小心些。”

叶紫陌点点头,转身向后离开。

楚云飞急忙俯身在旁边,静静地望着远处叶紫陌纤弱的身影飘然离开,不知道怎么的,心头竟然一阵怅然。

叶紫陌一路往城中而去,楚云飞想了想,还是决定留下來,看看这些人究竟商量些什么。

想到这里,楚云飞依旧静静地爬在地上,一动也不敢动,他知道墨崔的本事,如果自己稍不留神,恐怕就会被对方发现,虽说墨崔前些日子和自己比拼中受了些伤,伤势也不见得就有多重。

不料叶紫陌走后,墨崔向窦建德道:“窦兄弟,我们一起去我们那里谈谈,安全些。”

窦建德点点头,一行人往远处走去,显然是往墨崔等一伙盗贼的贼窝去了。

楚云飞静静地趴着,连大气都不敢长出,生怕一不小心就会被墨崔发现,多年特种兵的训练在这种时候显示出非凡的功效,楚云飞静静地趴着,把身体的活动代谢降到最低。

墨崔一行人渐渐远去,楚云飞微微皱眉头,就准备从地上爬起來,追出去。

他心念微动,忽然感觉到一阵凉意,蓦然转头,就看见远处叶紫陌的身影向自己飞扑过來,手中长剑闪闪发亮,带着一道冷飕飕的寒光,向自己疾刺而來!

楚云飞暗叫不好,不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地方露出了破绽,竟然会被叶紫陌发现踪迹!

他已经來不及仔细思索了,忽然往旁边一个急滚,身体鬼魅般地往旁边移开,躲过叶紫陌的长剑!

楚云飞腰间用力,直挺挺地站了起來,右手一伸,已经握住修罗刀的刀柄,一道杀气油然而生,他淡淡道:“偷袭的本事不错,这就是叶当家的的本事吗?”

叶紫陌手中长剑轻轻颤动,她深深地呼吸了两下,这才道:“楚风,又是你。”

楚云飞叹了口气道:“叶当家的,你这又是何必?辽东群盗每一个好相与的,你这样做,将來恐怕后悔莫及。”

说着,楚云飞反手把修罗刀挂在腰间,笑笑道:“和整个大隋朝作对,说白了,无异于螳臂当车,将來追悔莫及。”

叶紫陌脸色发白,深深地喘了两口气,这才道:“我的事情,不用你管!姓楚的,你为什么阴魂不散地跟着我们?”

楚云飞微笑道:“跟着你们?我是隋朝将士,平定反叛是我的职责所在,有什么人敢图谋不轨的,我当然义不容辞,尽职而已,有什么为什么的?”

叶紫陌哼了一声道:“隋朝荼毒生灵,残害百姓,楚风,你何必非要给他们卖命?”

楚云飞叹了口气道:“叶姑娘,凭良心说,你真的觉得隋军无恶不作,荼毒生灵吗?晋王爱民如子,军纪森严,所过之处秋毫无犯,难道这样的人,也说得上是荼毒生灵吗?”

说着,楚云飞一双眼睛盯着叶紫陌,眼神中沒有丝毫畏缩。

叶紫陌被他问得一愣,其实她心里也明白,楚云飞说的不错,杨广虽然提兵平陈,却沒有滥杀无辜,就连陈叔宝,他也沒有杀,而是抓到长安去软禁起來而已。

只是叶紫陌却不想输口,冷冷道:“姓杨的还不够凶残的?樊青的两千多兄弟,两千多人头都挂在辕门外,智慧王数十万大军,被隋军杀的丢盔弃甲,伏尸百万,他还不算是残暴吗?”

楚云飞淡淡一笑道:“叶姑娘,对付恶人自然有对付恶人的手段,对这些恶人残暴,其实就是对老百姓好,高智慧聚众造反,和高阿古相互勾结,狼狈为奸,害了多少青年将士的性命?樊青一伙残忍好杀,凶残无比,这种贼子,不杀不足以平民愤!杀一儆百,晋王爷做的沒有错,叶姑娘,相信换了是你,一样会这样做。”

说着,楚云飞双眼淡淡地扫过叶紫陌身上,正气凛然。

叶紫陌被楚云飞双目一扫,心头微微一震,其实叶紫陌何尝不知道楚云飞说的是事实,只是她一直都把杨广当成自己的仇人,先入为主地,杨广所做的事情,即便是真的对百姓有利,叶紫陌依旧会从自己的角度去揣度杨广的行为,认为他只是在收买民心而已。

现在楚云飞一说,叶紫陌不由的拟心自问,换了是自己,难道会比晋王做的更好?

想到这里,叶紫陌不由的语塞,她静静地望着楚云飞道:“也许你说的对,只是我和杨广势不两立!无论如何,我父亲都是因为他而自杀的!”

楚云飞微微一笑道:“叶姑娘,仇恨真的这么重要吗?值得你用整个亭香水榭庄子的人來赌注?为了一个莫须有的仇恨,就拿这么多生命來做赌注,叶姑娘,仇恨难道真的这么重要吗?况且叶连云大人是因为自杀身亡,两国相争,征战杀伐在所难免,死亡也在所难免,这件事情,真的算不上是杨广的错。”

叶紫陌沉默着,雪白的脸颊上有一丝淡淡的无奈,她轻轻地叹了口气道:“也许你说的不错,只是有些事情,不是用值不值得來衡量的。”

楚云飞叹道:“这又何必?人生在这世上并不容易,再把美好的生命浪费在这种毫无意义的仇恨中,岂不是更加可惜了?叶姑娘,听我良言相劝,趁早罢手,安安分分地过这一生,岂不是胜过仇杀征战?”

叶紫陌双目静静地盯着楚云飞,脸上流露出一丝无奈和悲怆,她淡淡道:“楚风,像你所说的,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岂能事事如意?但求问心无愧,生与死,成与败,有时候并不是那么重要,有些事情,就算明知到不可为,也沒法子罢休。”

楚云飞听她这样说,不由的愣了一下,他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初叶紫陌劝说自己的时候,自己也是这样回答她的,现在叶紫陌又用自己的话來回答自己,人各有志,毕竟是勉强不來的。

楚云飞叹了口气道:“叶姑娘,既然如此,楚风话已至此,就此别过吧,希望叶姑娘好自为之,辽东群盗豺狼心性,叶姑娘小心为上。”

说着,楚云飞双手抱抱拳,作势就要离开。

叶紫陌忽然道:“你就这样走了吗?”
本章已完成! 雄霸隋唐 最新章节第十章 恩怨情仇,网址:https://www.555b.net/5/5718/3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