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肌肤相亲

作品:《雄霸隋唐

过了沒多久,这厮就连滚带爬地跑了进來,笑呵呵地连连点头,崇拜地望着楚云飞道:“晋王爷,您威武雄壮的,我们当然不能跟您比啊,要不晋王爷您露两手?干脆我们另外开个班,名字我都帮您想好了,就叫晋王泡妞辅导班,主題讲座就是怎么和美人儿打野战!…”

这厮话还沒说完,人又飞了出去,众将哈哈大笑,心说王伯当这狗头,果跟着麻叔谋总算沒白混,这么长时间下來,旁的不说,狗血丫丫这方面,还真是得到了这厮的真传!

当下众人在嬉笑声中,领会了楚云飞的意思,人人赞叹不已,俺们的晋王爷就是不一样,怪不得能泡到这么多美人儿,看看人家连这么严肃的一个任务,都能弄得幽默风趣跟个座谈会沒什么区别。

鲁广达抱着老成持重的想法加问了一句:“晋王爷,要是这样,大家都去跟百姓联谊了,派谁看守城门呢?”

楚云飞想了想,这倒也说的是,要是自己的命令一出去,估计这群兵痞子能一下子全散光了。

他点点头道:“这样吧,大家轮班,值班的士兵不准跑,一三五一半儿人去联络感情,二四六另一半儿人去,关键是要保证所有人都能随叫随到,这样吧,让大家留意一下城墙上面的那杆大旗,只要大旗一升到顶,那就是紧急军情,即刻赶到,否则军法从事!”

众将听了纷纷点头,这倒也是,城池的安危还是很重要的。

当下麻叔谋鲁广达等一众将领把晋王爷的命令传达下去,楚云飞自行回去,和兰陵等人商量自己和柳墨浅的婚事。

他早晨向众女子说的时候,柳墨浅等人也沒当回事情,以为这厮是在开玩笑,沒想到他竟然又提起这件事來,众人都不由吃惊地瞪眼睛看着他,不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

当下楚云飞也不隐瞒,把自己的心思向众人说了一下,柳墨浅撇撇嘴巴,却不吭声。

兰陵也不乐意地道:“哥哥,这算什么啊?墨浅姐姐跟你相亲相爱,干嘛偏要弄的跟和亲一样,让墨浅姐姐心里多不舒服?”

楚云飞愣了一下,心说只不过是把婚事弄大些而已,也不影响什么啊?

李慕清笑道:“妹子,其实这事情想通了,就是一而二,二而一的事情,你想想,墨浅妹子日后跟晋王爷成了亲,就成了晋王妃当妻子的,自然就该想方设法帮丈夫分担辛苦,墨浅妹子当然也乐意帮着晋王爷分担他朝廷中的压力不是?这样一來,江南百姓心里舒坦了,滋事生非的人自然就少了,皇上那里当然会高兴了,晋王爷的日子岂不是过的舒服了?将來能多在家里面陪着墨浅妹子,生他十七八个儿子出來,岂不是尽享天伦之乐了?说來啊,这其实就是替墨浅妹子着想的,再说墨浅妹子正好能借着这个机会帮帮晋王爷,还沒入门,就能帮夫君一些忙,岂不是好?”

这事情被她这么一说,众人都听的纷纷点头,这话还真是不错,古时候的女子讲究三从四德,相夫教子,当妻子的,都以能分担丈夫的负担为光荣,如果自己的婚事能帮助楚云飞,柳墨浅当然也非常高兴。

当下柳墨浅转忧为喜,笑着道:“慕清姐姐,干脆我们同一天成亲,您也跟我一起吧?正好也履行一下你相夫教子的义务。”

李慕清微微一笑,却不说话。

楚云飞抬头看了看李慕清笑道:“墨浅这话不错,慕清妹子,干脆來个好事成双,一并解决了,省的晋王爷我麻烦。”

说着,这厮贼兮兮地笑着,一双眼睛在李慕清身上扫來扫去。

李慕清微微一笑道:“现在就想让我嫁给你啊?还不是时候,等我再考验考验你,真要是通过了考验再说不迟。”

柳墨玉笑道:“慕清妹子,你不是考验过多少次了吗?两人都月下散步,变成一个人了,还用的着考验吗?”

李慕清笑而不语,楚云飞却明白她的想法,其实李慕清是怕自己为难,本來这件事情就带有很强的功利性质,说白了,楚云飞之所以这么仓促地决定娶亲,其实有很大程度上是为了安定江南民心,以便减少叛乱造反的人数,只有这样,才能是百姓安居乐业,共享太平盛世,隋朝在江南的统治才能稳固。

一旦楚云飞同时迎娶两位江南美人儿当妻子,却有可能引起江南的反感,认为楚云飞轻视江南女子,收到适得其反的效果。

况且因为杨坚的皇命在先,楚云飞只能空出正室的位置以待迎娶萧绰,所以一旦消息传出去,说晋王爷同时迎娶两位江南美人儿当小老婆,空怕整个江南百姓都会炸开了锅,各地的反贼就会越來越多了。

楚云飞明白李慕清的心思,也不说破,当下笑道:“考验过不过的也沒什么关系,反正我跟我家亲亲小宝贝慕清妹子已经有了夫妻之实,至于夫妻之名嘛,早些晚些的,有什么关系?”

李慕清瞪大了眼睛,佯怒道:“胡说八道,谁和你有夫妻之实了?不知道喝多了酒,出去跟谁鬼混了,却赖在我身上。”

楚云飞呵呵笑道:“是吗?原來搞错了啊,沒关系,就算沒有夫妻之实,也有了肌肤之亲,这个我可能找到证人,妹子,你说对不对?”

说着,楚云飞一双贼眼向兰陵飘过去,笑咪咪地望着兰陵。

兰陵想起当初自己受伤的时候,李慕清和楚云飞纠缠不清,情炽如火的情景,忍不住涨红了脸,不由自主地转头看了看李慕清,见她脸上神情丝毫不变,不由笑道:“我怎么知道你们两人的事情?”

楚云飞苦笑着道:“女大外向,看來半点不假,既然找不到证人,干脆这样了,本王为了证明一下我跟慕清妹子不清不白,只好勉为其难,提前进入洞房花烛,先跟慕清妹子來个肌肤相亲再说。”

说着,这厮一个虎扑,向李慕清扑了过去,李慕清虽然知道这厮想干什么,无奈她虽然头脑灵活,身法武功比起楚云飞这厮却差了十万八千里,刚闪了一下,立刻就被这厮抱了个结实。

楚云飞笑嘻嘻地道:“妹子,怎么样?我们当中表演一下肌肤相亲?正好多找几个证人,免得日后你赖皮不认账!”

李慕清知道自己即便是想躲闪,也躲不过这厮力气大,只好往前轻轻地挺了挺身体,傲然道:“晋王爷,您说说怎么个表演法?是先从上面开始呢?还是先从下面开始?是在这里脱了衣服呢?还是先上床去,再脱衣物?”

楚云飞不由一笑,心说这丫头胆子好像比自己还要大上许多,这样下去,估计肯定是自己先叫逃命,楚云飞虽然大胆,却也有些不好意思当着兰陵和柳墨玉的面把自己扒个精光,与其到时候被李慕清逼的认输,倒不如现在就自动认输,免得到时候沒有半分面子。

当下楚云飞一笑道:“算你狠,我就是要证明一下我们肌肤相亲了,用得着这么大张旗鼓的吗?肌肤相亲吗,呵呵,这样就能证明了。”

说着,楚云飞大嘴一张,狠狠地吻在李慕清的樱唇上面,舌头轻轻一挑,已经进入了李慕清的樱桃小口之中,來回肆无忌惮地搅动了一番,这才性满意足地离开李慕清的嘴巴,笑着道:“这就叫肌肤相亲了,妹子,看明白了,下次可要给哥哥作证,免得这丫头不认账!”

说着,楚云飞笑嘻嘻地放开了李慕清,李慕清只是白他一眼道:“坏蛋,什么时候不用手段,让人家心甘情愿的服侍你,那才叫本事!”

楚云飞呵呵之笑,知道李慕清生性外和内刚,极有主见,虽然她是全心全意地深爱着自己,却不会因为这个而轻易投降,这一点,倒是很有些现代美人的风格,我爱着你,却是独立的自己,不会因为爱你而神魂颠倒,失去自我,我爱着你,但是,我还是我自己。

当下众人开始忙碌着张罗楚云飞和柳墨浅的婚事,兰陵显得兴奋不已,说來这还是楚云飞的第一次大婚,虽然不久的将來,楚云飞就会和萧绰成亲,举行的婚礼当然要比这次更加隆重,不过那些事情都是杨坚他们操心的事情了,跟兰陵沒多大关系,这次却不一样,毕竟是楚云飞和柳墨浅结婚,一个是自己的哥哥,另一个却是自己如同亲姐姐一样的闺蜜,兰陵当然无比兴奋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兴奋之中,却又有些些微的酸楚。

楚云飞也不敢怠慢,向杨坚呈送了书信,说明自己为了能和江南百姓打成一片,所以才不得已找了个江南女子成亲,因为时间紧迫,所以來不及亲自去京城里面面见杨坚,这次成亲的对象是个寻常江南女子,只是自己的侧妃,还望父皇能体谅儿臣为国为民的一番苦心。

他这封信言辞之间非常诚恳,其实杨坚那里倒是不会有什么问題,楚云飞担心的主要是独孤皇后,这位皇后对男人三妻四妾的非常反感,楚云飞生怕自己无意间惹怒了独孤皇后,说不定她横加阻挠,所以开口闭口的,都把国事放在前面,虽然明眼人都能看出來,这不过是个托词借口,只是能找到借口也不错不是?
本章已完成! 雄霸隋唐 最新章节第十九章 肌肤相亲,网址:https://www.555b.net/5/5718/29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