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野花总比家花香

作品:《雄霸隋唐

    楚云飞刚才怕暴露身份,所以离的比较远,现在仔细四处张望,发现周围沒有其他人,他轻轻地落在地上,往前走近了些,这才再次向里面张望全文阅读。

    借着淡淡的月光,楚云飞看得清楚,自己先前跟踪过來的夜行人不是别人,正是翟让这厮!

    楚云飞心中一动,心说难道翟让竟然和这事情有什么关系?

    他当下按捺住自己的性情,屏息凝视地望着场中。

    只听见翟让的声音冷冰冰地响了起來:“陆羽,东西在哪里,打听清楚了吗?”

    这时候,楚云飞才知道这年轻人叫做陆羽,只是不知道他和叶紫陌之间是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出卖叶紫陌他们。

    只听这年轻人道:“师父,我还沒打听到,听说这对宝贝藏的很隐蔽,说不定在老太太手中。”

    翟让冷冷道:“怎么这么长时间了,还沒有打听出來?”

    陆羽道:“师父,叶大小姐的口风很紧,这件事情,恐怕连窦建德都不知道。”

    翟让冷哼一声,显然非常生气,又问道:“陆羽,为师让你潜入叶家已经一年多了,连这么点儿事情都打听不到?算了,这件事情先不说了,他们这里,有些什么厉害人物?”

    陆羽道:“也沒看出來有什么厉害人物,不过叶紫陌从來都沒在我们眼前动过手,不知道她的武功究竟怎么样,老太太的功夫那是不错的,另外看门的那个赵老头好像也是个高手,其他像窦建德他们这些年轻人,跟我的功夫也就是上下之间,不足为虑。”

    翟让点了点头道:“山主已经发话了,这一次我们必须一鼓作气收了连云九寨的这些蠢货,叶家老太太你就不用管了,你眼力不错,那个赵老头才是厉害角色,找个机会把他摆平了。”

    说着,伸手交给陆羽一个小包,离得远了,楚云飞也看不出來究竟是什么东西,只听翟让道:“把东西放在老头的茶水中,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管了,至于那个叶紫陌,一个女流之辈,能成什么大事?”

    陆羽伸手接过小包,点点头道:“师父,你放心就是了。”

    翟让这才点点头,向陆羽嘱咐了一句道:“你小心些,不要露出马脚。”

    陆羽点了点头。

    翟让这才一转身,身影一晃,向远处疾飞而去。

    楚云飞静静地伏在地上,心说这次先放翟让一马,静下心來看看事情究竟怎么发展,然后再做定夺。

    当下楚云飞任凭翟让离开,却静静地望着陆羽。

    只见陆羽看了看手中的这包药物,冷冷一笑,反手把这包药扔进了旁边的花丛之中。

    楚云飞看的心中奇怪,心说这厮不是帮着翟让吗?怎么竟然把这包药物扔进了花丛中?难不成是个双面间谍?

    双面间谍这种事情并不少见,对于楚云飞这样的特种兵來说,更是司空见惯,小菜一碟,他见这陆羽把药物扔进花丛之中,就知道这一次恐怕翟让失算了。

    不过这倒是正合楚云飞的心意,毕竟在这色鬼心中,叶紫陌这个美人儿,比起翟让这狗头让楚云飞顺眼多了,就算是陆羽真想帮着翟让陷害这赵老头,楚云飞也不会袖手旁观的。

    当下楚云飞见陆羽回去房中,他也不做声,悄悄地溜回自己的屋子中,躺在床上睡着了。

    第二天清晨,楚云飞很早就起床了,心说还是不喝酒的日子清爽些,至少早晨起床的时候不头疼。

    他出门之后,见天色只是微微发亮,园子里面安安静静的,显然大家都沒起床。

    远处传來阵阵蝉鸣蛙声,一阵青草泥土的气息扑鼻而來,楚云飞只觉得心旷神怡,忍不住深深地吸了两口气,心说古时候的空气,真叫一个爽啊!

    这厮沿着青草地往前走去,慢慢地來到后院的演武场,低头在旁边摘了一朵野花,放在鼻端闻了一下,连连点头,心说谁说路边的野花不要采來着?老子看來,野花总比家花香,这话才是人间至理,看看这野花,带着一滴晨露,在林间绽放开來,透露出來一种粗野狂放的气息,让人看着就是心中舒畅。

    这厮正在胡思乱想,就听见身后传來叶紫陌的声音道:“楚公子起來的这么早?”

    楚云飞急忙转身,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叶紫陌已经站在自己身后,这丫头的轻身功夫真是了得,过來的无声无息,简直就如同鬼魅一般,以楚云飞的耳力,竟然沒有听到她是什么时候來到自己身后的。

    他一笑道:“倒也不早了,在这么美丽的地方,睡多了岂不是浪费了大好青春,少睡些儿,能多享受一下这种天然的花香鸟语,岂不是好?”

    叶紫陌淡淡一笑,风轻云淡的道:“看不出來,楚公子还是个风雅的人。”

    这一笑只看的楚云飞双眼发直,风雅不风雅的这厮早忘在脑后了,风流两个字也被这厮看的变了味道,这厮笑的色迷迷地道:“花美草美,人却更美!这些景色虽然美丽,可是姑娘往这里一站,这些花花草草的都失去了颜色!”

    叶紫陌微微皱眉,心说怎么这些男人都是一路货色?这厮才认识自己不到一天,立刻就露出本來面目,看來还真是自己看走了眼。

    她皱眉道:“楚公子,这些话就不要说了,有辱斯文。”

    楚云飞讨了个沒趣,心说这丫的怎么这么不客气?老子好心称赞你相貌美丽,怎么这么不给面子啊?自來美人儿都喜欢人夸奖她们长相美丽,怎么这一招到了这里就不灵了?

    他转念一想,立刻想通了其中的原因,叶紫陌常年出入在酒楼之中,见到的都是那些形形**的酒鬼,想必这些话被那些夯货都已经说泛滥了,这妞听的都厌烦了,所以才对自己这话这么反感。

    楚云飞心说有错就改,这就叫真豪杰,咱弄错了,立刻就改不就行了?

    想到这里,楚云飞立刻改变策略,这厮把手中的折扇往外一抽,刷地一声迎风打开來,轻轻地晃了两下,这才叹了口气道:“是小生一时口不择言,唐突佳人了,我见这朝露清晰,又看见姑娘美色相映,就像是一副绝世佳作,浑然天成,恍惚之间,觉得姑娘和这花草树木相互映衬,宛然一体,忍不住开口赞叹,天工造物当真是神奇无比,竟然能随手创出姑娘这般绝色,又有旁边的鲜花绿草相点缀,当真是赏心悦目,世间造物之神奇,恐怕莫过于此了。小生一时兴起,满口胡言乱语,唐突了佳人,在这里赔礼了。”

    这厮说完,向叶紫陌微微躬身谢罪,他啰里啰嗦的一大堆,说白了还是在称赞叶紫陌的美丽动人,不过现在这厮变了一副狗脸,收起那种色迷迷的丫丫表情,换上庄严肃穆的神情,而且咬文嚼字的,把叶紫陌的美丽和旁边的花草树木连在一起,听來立刻把下流变成了风流,听的叶紫陌一双眼睛闪闪发亮,心说这人还真有几分歪才,虽然不说是出口成章的,说出來的话倒不像酒楼里的那些土豹子,别有一番风情。

    当下叶紫陌微微一笑道:“楚公子过奖了,妾身不过是蒲柳之姿,哪里当得起公子如此称赞?”

    楚云飞连连摇头道:“紫陌姑娘这么说可就不对了,谦虚固然是人的美德,可是太谦虚了,就变成骄傲了,以姑娘的绝世容颜,即便是我用尽时间的华丽辞藻,也不能表述万一,这是造物者的神奇手笔,姑娘这样谦虚固然不错,可惜辜负了造物主的神奇手笔了。”

    叶紫陌听他之乎者也地一通乱扯,还是在称赞自己的美貌,忍不住笑笑道:“楚公子,这些话就先不说了,我们先去用过早饭,恐怕过不了多久,就该有人上门來了。”

    楚云飞佯装一愣,茫然道:“今天还有人要來吗?”

    叶紫陌扑哧一笑道:“那当然,要是沒人來,我们自己跟自己,还有什么好打的?不是告诉你今天有打架看吗?”

    楚云飞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神情道:“原來如此,我还以为你们自己人之间比试一下武艺就行了。”

    叶紫陌淡淡笑道:“不是这么回事,是辽东一带横行的一伙马贼,不知道怎么回事,忽然发來战书,说要到这里來挑战我们连云九寨的各位寨主,问我们敢不敢应战。”

    楚云飞皱皱眉头问道:“是辽东一带的马贼么?这么远的距离,他们怎么会跑到这里來下战书?”

    他心说辽东靠近高丽,不知道这些马贼跟高丽人有沒有什么关系?翟让所说的宝物,不知道又是什么东西?

    叶紫陌摇摇头道:“我们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这些人突如其來的,还说要是我们不敢应战,就全体投降,听他们号令行事,就为寨主当然不愿意就此投降这些辽狗,所以才过來找我。”

    楚云飞终于忍不住问道:“不敢请问姑娘一件事情,这些江湖豪客,为什么会称呼姑娘为叶当家的?”请记住小说雄霸隋唐 最新章节 第二十四章 野花总比家花香网址:https://www.555b.net/5/5718/245579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