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将计就计

作品:《雄霸隋唐

辛法道:“恐怕两位将军正带兵赶来全文阅读。“

楚云飞沉思了一下道:“既然这样,我们也不可太着急了,先过去看看,再做定夺。”

说着,楚云飞也不去看辛法的脸色,传令下去,全军将士全神警戒,跟本王去看看韩擒虎,打点精神,不要给本王丢脸!

号令传下去,隋军都精神抖擞,昂首挺胸地跟在楚云飞身后,向韩擒虎的军营行去。

远远地,韩擒虎的哨兵就开始叫喊:“什么人?报上名来!”

旁边的张武高声回应道:“是晋王爷杨广!扬州总管到了!快快让韩将军出来迎接!”

楚云飞心中暗笑,这种喊号的事情麻叔谋这厮是最得心应手的,后来这厮收了王伯当这狗头当小弟,就开始偷懒了,把这些杂七杂八的事情一股脑儿的交给王伯当代理,还美其名曰给这小子练胆量。

现在王伯当跟着麻叔谋没过来,张武只好自己动嘴了,好在这厮跟着麻叔谋时间也不算短了,弄的一个堂堂的武林高手跟个兵痞子没什么两样,干起这种事情来是得心应手的,楚云飞也不知道这算不算是一种进步?

对面的哨兵一听这话,急忙道:“请晋王稍等,我这就通知韩将军!”

说着,这哨兵一溜烟小跑回了军营,紧接着,军营中一阵骚动,韩擒虎全身披甲,骑着战马从军营中冲了出来,身后的隋军全都是披甲备马,一副要开仗的架势!

楚云飞向身后的隋军挥了挥手,意思是大家小心戒备。

韩擒虎径直冲到距离楚云飞五十米开外的地方,这才勒住了马匹,向身后一挥手,喝令士兵停了下来,向楚云飞道:“晋王大驾光临,有失远迎,还请晋王恕罪!”

楚云飞冷哼一声道:“是我来的不周,没有通知到韩将军,怪不得你,不知道韩将军为何全身披甲,这岂是迎接本王的道理?”

韩擒虎滞了一滞,这才道:“晋王息怒,末将打仗习惯了,就是在行军休息的时候,也从不卸甲!”

楚云飞接着冷哼一声,用手指了指韩擒虎身后的士兵道:“难道这些士兵也跟韩将军一样,都习惯了披甲休息吗?”

韩擒虎转头向身后的士兵看了一眼,转过头道:“晋王说的不错,兄弟们都和我这个大老粗学,见我不卸甲,他们也都不卸甲!”

楚云飞大怒,暴喝道:“韩擒虎!你莫非以为本王是三岁顽童,任由你戏耍不成!?”

韩擒虎皱皱眉头道:“晋王何出此言?韩某不过是自保而已,大家心里清楚就是了!”

这一下楚云飞心中更添恼怒,戳手指着韩擒虎道:“你这狗贼,我隋朝待你不薄,怎么你竟敢勾结叛逆,作乱江南?你这忘恩负义的狗头,现在还说什么自己心里清楚?”

韩擒虎冷笑道:“幸亏我早就得到密保,说你怀疑我图谋不轨,勾结乱党,聚众造反,我本来还不相信,现在一看,果然如此!杨广,你出口伤人,把这等莫须有的罪名强加到我身上,你可有什么凭证?”

楚云飞怒喝道:“你这乱臣贼子还敢狡辩?不说别的,今天你目无法纪,敢对本王如此不敬,按律当斩!还不束手就擒?更待何时?”

楚云飞说的声色俱厉的,其实心里也清楚,自己不过只有两万人马,对方却又三万兵马,而且显然韩擒虎也早有准备,这要是拼下来,估计楚云飞肯定会被打的屁滚尿流,狼狈逃窜了。

果然韩擒虎听到这里,冷冷一笑道:“晋王乱命我可不受,你要是想抓我,只要把证据拿出来,我韩擒虎愿意俯首认罪,束手就擒,可是晋王你要是没有证据的冤枉好人,就不要怪我不客气!我跟你到金銮殿上讲理去!”

韩擒虎这一番话说的在情在理,听得楚云飞心中暗赞,姜还是老的辣,这话时半点不假,韩擒虎这一番话说出来,于情于理都站稳了脚跟,况且韩擒虎手下三万人马虎视眈眈,即便是楚云飞想不讲理地持强动手,也讨不了好。

这一来楚云飞倒有些骑虎难下了,他只好硬着头皮继续道:“韩擒虎,难道你是真想造反吗?”

说着,楚云飞不由得回身瞪了一眼辛法,心说你不是去搬兵了吗?怎么还不到?

辛法被他瞪了一眼,急忙向远处指了指。

楚云飞顺着他的手望去,心中大喜,原来远处一行人马正向这个方向走过来,看打扮装束,就知道这些人是隋军,不是贺若弼的人,就是崔长仁的手下。

楚云飞心中立刻大定,说话的时候底气也壮了些,他冷冷地扫了一眼韩擒虎身后的士兵,接着道:“韩擒虎,你自己想造反也就罢了,怎么还把自己的兄弟也都带上?将来被抓住了,岂不是落得个满门抄斩的下场?你这不是坑害自己的兄弟吗?”

韩擒虎冷笑一声道:“杨广,你休要血口喷人!我韩擒虎行事光明磊落,岂能反叛朝廷?我的手下兄弟知道我的为人,当然跟我是一条心了!即便你想离间,也是枉然!”

说着,韩擒虎转头向远处望了望,显然他也看到了过来的隋军。

楚云飞冷哼一声道:“人心隔肚皮,做事两不知!韩擒虎,你要是没有勾结叛党,没有图谋背叛朝廷,为什么不敢下马受缚?分明就是担心事迹败露!”

两人说话之间,远处的隋军铁骑如飞,转眼间已经来到众人面前,当先一人全身披甲,正是崔长仁!

楚云飞总算是见过一次崔长仁,眼神一冷,心道你总算是出现了。

崔长仁志得意满地当先向楚云飞奔了过来,身后的人马成扇形散开,隐隐有把楚云飞一行人马围在中间的架势。

他向楚云飞打个哈哈道:“怎么,晋王这是干什么啊?”

楚云飞淡淡道:“贺将军在哪里?”

崔长仁皮笑肉不笑地道:“贺将军正在往这里赶过来,怎么,晋王全军披甲,兵锋直指韩擒虎将军,难道有什么事情不成?”

楚云飞冷冷道:“韩擒虎勾结反贼,意图叛乱,崔都督,你来的正好,这厮竟然敢拒捕,你先帮我拿下他!”

崔长仁啧啧连声:“晋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 ?韩将军一生忠勇,为我大隋朝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就是皇上都对韩将军礼敬三分,你一个臭乳未干的小毛孩儿,脱了开裆裤还没两三天呢,就敢对韩将军吆五喝六的?在这样下去,过两天这还有我们的活路吗?韩将军,本都督敬重你的为人和本事,既然晋王为上不正,我们何必替他卖命?王子又不止他一个。”

崔长仁说着,把眼睛向韩擒虎瞟了瞟。

韩擒虎兀自气呼呼地瞪着楚云飞,呼哧呼哧地吹着胡子:“老臣好意过来帮他平叛,没想到竟然遭到晋王这样的侮辱!奶奶的,真当老子我好欺负吗?惹恼了老子,老子还不干了!你不是说我要造反吗?老子索性造反给你看看!”

说着,韩擒虎怒目瞪着楚云飞。

旁边的崔长仁连声道:“韩将军这话说得好!惹恼了我们,我们一起反了!”

楚云飞听到这话,忽然转头望着崔长仁,双眸一寒道:“崔都督,你说什么?这种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出口?”

崔长仁被楚云飞双目一瞪,不由的心中一寒,他哼了一声,硬着头皮道:“怎么样?难道就任凭你胡作非为,我们连反抗都不行吗?”

楚云飞冷冷地道:“崔长仁,你竟然敢心存反意,口出大逆不道之言!这种话,你也敢说出口?!”

崔长仁心中隐隐有些寒意,可是转念一想,现在楚云飞身边不过两万余人,自己和韩擒虎两人身后可各自跟着三万多人马,即便是楚云飞翻脸,也不是自己和韩擒虎两人的对手,自己又有什么好怕的?人嘴两片皮,只要自己和韩擒虎合力拿下楚云飞,到时候到了金銮殿上,还不是由着自己和韩擒虎说话吗?

想到这里,崔长仁挺了挺脖子道:“我就是说了,你又能把我怎么样?你这就叫官逼民反!我们这是不得不反!”

就在这时候,远处传来急促的马蹄声,众隋军纷纷抬头望去,只见远处一行人马正向这边冲过来,单听马蹄声整齐划一,马上士兵鸦雀无声,就知道这是一久经沙场的劲旅!

众人都被马蹄声惊动,纷纷转头向来的这批人望去。

来的这些人正是贺若弼手下的军士,这些隋军整齐划一,齐刷刷地向两边散开,隐隐和楚云飞的两万隋军,韩擒虎的三万人成琦角之势,这样一来,崔长仁的三万隋军反倒被包围在中间了。

贺若弼在马上向楚云飞微微躬身道:“贺若弼见过总管大人。”

他身后的士兵纷纷躬身,齐刷刷地向楚云飞躬身行礼,齐声叫道:“参见总管大人!”

楚云飞点点头,向贺若弼挥挥手道:“将士们一路辛苦了!这些俗礼,暂且免了!”
本章已完成! 雄霸隋唐 最新章节第四章 将计就计,网址:https://www.555b.net/5/5718/17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