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务任十七(四)

作品:《快穿之干掉白月光

右侧高山上的敌人也到达了地面,一落地,便抬起手中的武器,瞄准卫君和谢清。

秦珂回头一看,大惊失色:“是弩!快闪!”

卫君迅速抱着谢清翻身下马,仓促避开了第一波箭雨。

几个骑兵发现了这边的状况,趁敌人装箭的空隙,驱马踏去,手起刀落。

秦珂心道:幸亏送亲的是骑兵,这次要都带的步兵,还是电视剧里那种三秒死的作战能力,恐怕这个任务就要提前结束了。

谢清惊魂未定,疑惑道:“他们的目标为何是我?”

还一脸震惊的卫君摇摇头,老实道:“末将也不知晓。”

弩兵的偷袭失败后,战况便明朗起来。骑兵对单兵的作战又快又狠,不久之后,这场混乱就结束了。

卫君拾起地上掉落的弩,向谢清汇报情况:“这些是我们大谢的兵。”

她把弩递给谢清,一脸不解道:“从制式还有这上面没有被磨平的编号来看,他们应该是郡主府的兵。”

谢清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难看起来,他摩挲着弩上没有磨干净的花纹,眼睛眯了起来。

“为何?”他轻声道:“我都要嫁去李国了,她为何还要派人刺杀我?”

秦珂默默无语。

前方传来了马蹄声,是卫君之前派出去的三个骑兵回来了,她们是去打探山谷那边李国接亲使团情况的。

“卫将军!不好了!”为首的年轻女孩急道:“卫将军,李国使团……出事了!”

“什么?!”众人皆惊。

“属下到达李国使团落脚处后……发现李国使团前来接亲的人全都躺在地上,一个活的都没有,属下查看了伤口,可以确定,是被人偷袭截杀的。”

她从身后拿出一把刀,道:“这是现场留下的一把刀,属下……”她犹豫了一下,咬牙道:“认出这把刀,是何州的李简将军麾下的玄甲兵所持。”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这个李简也是晏郡主的亲信之一。

谢清愣了好久,突然笑道:“她这是……何意?刺杀于我,偷袭使团,然后呢?她想做什么?”自己都要嫁到别的国家了,晏郡主依然要对他赶尽杀绝吗?

卫君撩着头发,思索道:“莫不是想挑起两国纷争?”

她身边的士兵惊道:“不可能吧,自从联亲盟约签订之后,我们跟李国多少年没打过仗了,这时候挑起战火,对谁都没好处。”

谢清道:“晏郡主此人凶横残暴,性情执拗且不通情理,平日里甚喜杀戮,欺凌无辜。说不定,她还真的是为了挑起战事……”

秦珂心中很无奈。为什么她一直想要安安心心做任务攻略男主,而梦里却总是让她努力保护男主呢?而且谢清的体质设定太差,一直是她和卫君在保护谢清,谢清虽然没有拖后腿,但是在遇到大的危险时也帮不上太多的忙。

卫君带着十八骑清理现场,秦珂领着谢清坐在一旁的石头上,帮他把头发重新梳好扎起来。谢清的头发又浓又密,而且是黑长直,一点也没有脱发的迹象,身为现代人深受头秃困扰的秦珂表示自己非常嫉妒了,忍不住上手摸了几下。

秦珂有种错觉,自己变身成了谢清的贴身老妈子,她一边挽着谢清的头发,一边说:“你见哪个王子出门远嫁不带个贴身的人照顾,你倒好,能省就省,全部要靠我来。”

谢清满心忧愁,只知道她在说话,但根本没听她在说什么。

秦珂帮他理好头发,绕到他面前,看着他的脸问道:“王子接下来有何打算?”

谢清这才回过神,摇头道:“不知……我在想,不如先让卫君写封密信呈递给女皇,说明此事……”

“我是问你还要不要去李国?”

谢清神色恍惚地点了点头。

“当真?”秦珂说道:“你好好想想,不要再变卦了。”

“哦……”谢清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她突然喃喃道:“不对……我其实……我心里隐隐觉得不能嫁,但又觉得必须要嫁……”

“那你到底怎么想?”秦珂问他,“最好早做决定。”

他顿了顿,最终叹气道:“容我再想想吧。”

送亲的队伍整顿完毕,谢清又坐上了喜轿。

卫君正经道:“请王子放心,末将这次必定尽心护送,一定把王子安全送至李国。”

谢清并未搭话,而是目视前方,一语不发。

秦珂沉默地随着喜轿慢慢走着。

她的心里也没有底,万一真的和上次的梦一样,没到李国又出了幺蛾子,自己又被逼婚……

等等,谢清长梦不醒,会不会是跟嫁人这件事有关?

上一个梦,他并不知道新娘(郎)是谁,但在上飞机前,很坚定地说要去大明岛结婚。然而到最后却突然抗婚,情绪失控致使梦境崩塌。

这一次,尽管他心系自己的国家,不舍离开母亲,并且李国长公主还是个从未露面疑似病弱的女人,他依旧说要嫁。

谢清刚刚也说了,一方面他觉得那个人必须要嫁,另一方面又不能嫁……

有蹊跷。

一定有原因在!

秦珂正在思考,谢清忽然出了声:“停下!”

他猛地掀开喜帘,走了出来。卫君惊讶回头:“公主有何吩咐?”

谢清看了秦珂一眼,慢慢说道:“我不嫁了。”

秦珂激动地吸了口气,静静等他的下文。

“我不嫁了,我要回大凉。”

卫君一脸痴呆:“王子……这是何意?”

“我不能放任奸**国殃民,我们回去!”他对卫君说道,“我们回去,我要查清这件事。母国国事未定,我哪还有心思嫁人。”

他走过来,对秦珂严肃说道:“我想好了,我要做鹰,堂堂正正地俯瞰我大国河山!”

——

帝京的宫中燃起了灯,女皇歪在床上翻书。小太监小跑了进来:“圣上,何州方向来的密信,是十八骑的吴就亲自送来的。”

闻言,女皇脸色一变,接过密信,快速看了起来。

“好啊!好啊!”女皇一掌砸在床上,怒道:“谢争这个孽障!孽障!”

“速叫……咳咳咳!”

“圣上……”侍女连忙帮她顺气,可女皇脸越来越红,咳得也越来越急,她捶着床,焦急地想说什么,却两眼一翻倒了下去。

“哎呀!”侍女慌张道:“快来人!传御医!”

她朝门口跑了两步,突然一拍脑袋又折了回去,把女皇手中的密信轻轻折好藏进自己怀中,自言自语道:“这可不能让晏郡主看到……”

此刻,晏郡主府。

“你说什么?没死?!”晏郡主将手中的茶杯狠狠扔过去,在报信人身旁碎了个四分五裂。

“一群废物!”

她背着手在屋里走来走去,问道:“那谢清人呢?!”

“……不,不知道。”

“什么叫不知道?!一大堆人还能一下子从原地消失不成?!”

“接到任务失败的消息,卑职就派人守在了抚州和何州关口,可等了两日,什么都没发现,王子他,他就好像真的从原地消失了一样……”

“滚滚滚!”晏郡主气急败坏道:“全都给我滚!”

报信人小心翼翼道:“卑职……有个猜想,不知当不当讲。”

晏郡主停了下来,阴着脸道:“快说!”

“正常说来,峡谷只有两处出口,一端通向抚州,一端通向何州,然而若不走这两条路,而是翻过峡谷两侧的高山,取道姚南,从姚南北上便能入京……可是,王子一行人数众多,翻山并非易事……所以一开始,卑职并没重点监视两旁群山。”

“你说,若他真走这条道,一定会经过姚南?”

“正是,因涝灾一事,除了姚南,其他的路皆无法通行,若王子想返回帝京,姚南是必经之地。”

晏郡主沉默下来,抚摸着唇两侧,仿佛那里有胡须一样,半晌说道:“噢?若真如此,那便是他自寻死路。”

她狭长的眼一眯,道:“赵张在姚南,传令下去,姚南的官员们都警醒点,一旦发现他出现在姚南,立刻拿下!”

报信人颔首领命。

“等等,李国那边……什么反应?”

报信人语气带着疑惑:“说来也奇怪……抚州州牧将此事报与李国那边,然而至今还未收到任何回信。”

“女皇这里呢?”

“送亲队被袭一事,臣无法隐瞒不报,但一直有意拖延,想来消息要再过几天才能传到帝京。”

晏郡主还想再说什么,下人却匆匆跑来:“殿下,宫里,宫里传来消息,女皇病重,已昏过去半个时辰了!”

闻言,晏郡主双眼冒光,哈哈大笑:“好!好!病得好!太好了!简直是苍天助我!”

报信人立刻跪地磕头道:“卑职提前贺喜殿下,祝殿下早日登基,继承大统,得偿所愿!”

——

正如那个报信人所想,谢清一行人翻过山,取道姚南。

为了不引人瞩目,卫君把送亲队的众人都安置在了何州边境的一个小村里,只拨出三人跟着她,与谢清秦珂一同入姚南。

谢清他们在山民家用自己的衣服换了几套粗布衣,披星戴月赶下山,等在姚南城外。卯时城门开后,几人混在送货队伍中,进了城。

姚南此时正遭涝灾,内城衙门外,静坐着一排书生,身后是因涝灾流离失所的灾民。

她们大多拖家带口,一个个神情激愤,站在前排书生身后,恶狠狠盯着衙门。

衙门外,站着一圈手持武器的士兵,同静坐的书生对峙着。

谢清揭开兜帽,问旁边的灾民:“大姐,这是怎么了?”

那个灾民怒瞪着眼,大声说道:“怎么了?!吃人了!”

谢清一脸莫名。

天灾过后的灾区和灾民很难缠,是秦珂的的心理阴影。如今又看到类似情景,她默不作声地向后退了半步。

只希望在谢清的梦中,自己不会跟这群灾民发生冲突。

谢清问道:“吃人是何意?”

那个灾民愤愤道:“这可不就是吃人!河水涨了之后,我们四个乡的田地全被淹了,没饭吃,没屋住,只得上衙门来跟大夫人说。前几日,大夫人说朝廷派来了大官,来给我们送粮食,让我们都别急。这些日子,大伙儿都巴巴盼着,老早就赶来等着大官开仓发粮,可那个大官,来了之后屁动静都没,对我们也不管不问,每日都窝在衙门里喝酒吃肉!你说说,这还有没有天理了!”

谢清指着衙门前静坐的书生,问道:“他们在干什么?”

“这几位书生替我们乡民们写了状子,说是要替我们状告衙门,主持公道。衙门一日不理,他们就绝食一日!”

卫君道:“赵张来了都快七天了吧,为何还不放粮?”

谢清摇头。

秦珂很是熟悉其中的套路,毕竟她看了很多小说。她眉头一皱,悄声道:“你说过,她想要功绩。所以,她有可能是在逼反。”

“你说什么?”谢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什么意思?”

“赵张带着赈灾款和兵士而来。历来赈灾,都是要做两手准备,能安抚则安抚,若不行就镇压。安抚需大量人力物力,却仍有可能无法解决问题,到时候回到朝中非但无功,还要受过。然,只要逼反灾民,再行镇压,不但更简单,事成之后以灾民谋反上报朝廷,行镇压之举名正言顺。恐怕还能升官封爵,功名加身。”

谢清一脸震惊。

这时,从衙门里面走出了一位官员,她伸手正了正帽子,清了清嗓子,说道:“乡亲们,乡亲们,我们有话好好说,不要堵在衙门口,这不是耽误我们办公吗?有什么难处,你们派个代表,我们好商量。”

门口的一位清瘦书生摇摇晃晃站了起来,答道:“我田增,就是代表!”

官员笑容满面,问他:“田秀才,你让大家聚在这里这么多天,可有什么事?”

田增气愤道:“什么事?!大人何必明知故问!朝中派赵大人来这里开仓放粮,为何我们等了多日,却依然一颗粮食一碗粥都没有领到?”

官员打了个饱嗝,和蔼道:“不是都和你们说过了,开仓放粮,也要有粮才是。现在没有粮,怎么放?”

“胡说八道!简直是胡说八道!”田增气得直发抖,颤抖着手指着他,说道:“昨晚我们便看见了!分明有运粮车往粮仓里存放粮食!你们、你们简直是欺人太甚,不给百姓活路!”

“谁看见了?谁看见了?拿出证据来啊!”那官员笑眯眯道,“饭不能乱吃,话也不能乱说,拿不出证据,那便是在污蔑官府!”

田增的同窗看不下去了,忍不住道:“你们重兵把守粮仓,还要我们拿出证据,简直是没有道理!”

“看你满面红光,满身酒气,再看看我们这些乡亲们!”另一个书生也站了起来,神色激昂,将他身后面如菜色,瘦巴巴的小女孩推到前面,“你看看这些孩子!你们的良心呢?身为父母官,却蛇蝎心肠,不顾百姓死活,你们、你们还算人吗?!”

此番言论一出,群众们群情激愤,一个个不由自主地往衙门里挤。

门外的兵士门拦着他们,官员连忙往衙门内躲闪。

一个挤到门口的大汉突然大喊:“快看!他们拿肉喂狗!”

衙门里,一个杂役牵着一条毛色油亮的狗,另一个杂役往狗盆里放了一整块熏肉。

外面,一个孩子大哭起来,细弱的手扯着母亲的衣角:“阿娘,阿娘我饿,我饿……”

田增抖着手,大声喊道:“乡亲们!乡亲们!他们宁可将吃不完的酒肉喂狗,也不愿分我们一碗稀粥啊!”

几个灾民喊道:“冲进去!冲进去!打死这群狗官!”

此话一出,立刻得到了响应,饥民们一个个地朝衙门里面挤。

衙门里,赵张悠悠落下一枚棋子,听到外面的声音,摸了摸胡须,慢悠悠道:“可是反了?”

旁边一个官员答:“正朝衙门里来呢。”

“还是差点火候。”赵张站了起来,结果侍女递来的茶,漱了口,这才道,“你让府兵们都出去,将那几个带头闹事的书生拿下,捉他个十七八人,捆起来,压至祭台上,当众杀了。”

她慢悠悠转着袖摆,说道:“这样,他们才能反得更彻底,我等,也好向李简将军借兵镇压这群反民。”

“属下这就去吩咐!”

衙门外,秦珂和卫君竭力护着谢清从熙熙攘攘的灾民中出来,看着眼前的乱象,谢清眉头紧皱,自言自语道:“怎会这样……天底下,怎么会有这般狼心狗肺的人。”

只为了她一人的政绩,竟能不顾上千人的死活。

衙门那边传来一阵嘈杂。

秦珂吃力地踮脚,想看清那边的情况。谢清见状,一手揽着她的腰,把她托了起来。

秦珂猝不及防,惊呼了一声,低头瞪了他一眼。

谢清脸上表情依旧如故。

秦珂收回视线,只好轻声道了谢。一旁的卫君却快要将眼珠子给斜出来了。

秦珂问道:“看清了吗?什么情况?”

“……是府兵!”谢清抬起手遮住光线,朝衙门那边望去,“不好!他们在抓那些读书人!”

士兵们的刀剑对准了手无寸铁的人群,在杀了几个冲在前面的灾民后,人群静了下来,在刀剑的逼迫下,慢慢后退,让出了一个圈。

府兵们捆着那几个为民请命的书生,推攘着她们朝祭台走去。

一个身材圆润的官员慢慢从衙内踱步而出,神情悠闲,在几个府兵的护卫下,提着衣摆,踱上了祭台。

看到这名官员,谢清瞪大了眼,良久,他恨声道:“果然是赵张!!”

难道,她真的要逼反灾民?为了她一人的功绩,她要不管这许多人的性命吗?她真不愧是晏郡主的亲信,和她一样草菅人命。

赵张站上祭台,双手一展,示意大家安静下来。她清了清嗓子,和颜悦色道:“自姚南发生涝灾之后,晏郡主殿下茶饭不思,心急如焚,派我赵张前来协助咱姚南的官民们渡过此劫,赵某身先士卒,接到急令便日夜兼程马不停蹄的赶来,然,赵某来了之后,才知姚南也没有存粮。俗话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姚南无粮,赵某也无法开仓放粮呐,这几日赵某一直在等各方的援助粮,大家伙儿只要再忍耐几天,我们官民一心,就会成功渡过此劫。”

田增一口啐到他脸上,愤然道:“呸!抚州的粮前日便到了,粮仓内的粮食都要溢出来了你赵张分明就是想贪污粮款搜刮……”赵张微微停了一下,旁边的府兵会意,立刻上前,一拳打在了田增脸上。

田增满口鲜血,歪倒在地,身边的同窗们忿忿不平,齐声叫道:“赵张!你个狗官!满口谎言,欺瞒无辜百姓!!”

赵张提高声音,压过他们,厉声道:“然而,我身边的这些逆贼,在灾难到来之时,趁机利用百姓,扰乱民心,蔑视官府,蔑视朝廷,实乃大逆不道,依照我大凉律法,这些人,当枭首示众!来人!”

一排府兵上前一步,拔出弯刀。

满场寂静。

一个小女孩被吓得大哭起来。

她的哭声似乎惊醒了周围的百姓和灾民,一个大汉举起拳头,大叫道:“大家伙儿上啊!打死狗官!救出这些学生!”

场面混乱起来。

赵张哈哈大笑:“好!好!来得好!速速拿下这群反贼!反民还敢抗命?!杀!杀!统统杀了!”

谢清沉声叫道:“卫君!”

卫君一拍弓搭上箭,对准赵张,一箭射去。

利箭穿胸而过,赵张的笑声立刻断了。

她呆滞了一秒,往后退了几步,看到抱着秦珂的谢清,抬起手指,惊恐道:“怎么会是……王子……”

他轰然倒下,张开嘴,双目圆睁。

她旁边的本地官员吓了一跳,连忙去探她的鼻息。

“啊!”那个官员吓得倒退几步,大叫道:“死了!赵、赵大人,死了!”
本章已完成! 快穿之干掉白月光 最新章节任务任十七(四),网址:https://www.555b.net/43/43884/1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