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四章、状元楼

作品:《云兕

    洛之渊抬头仔细观察着眼前的状元楼,楼高三层,整体漆成朱红色,屋檐房梁细节饰以各色栩栩如生的小动物。

    顶层,四面皆有一个开阔的弧形观景厅,既将楼内一楼、二楼的风景尽收眼底,也可面朝外部观赏四周的风景。

    厅内摆着考究的桌椅茶具,每个厅子的门顶上都写着句诗。

    东面的是“合升明月”,南面“曲径通幽处”,西面“千山鸟飞绝”,北面“独钓寒江雪”,正对应着各个方向的景色。

    二层的檐柱雕成了各种乐器状,窗户,上则是画的各种聚会宴饮的场景,有‘杏林赏梅’,‘蟾宫折桂’,‘天子宴乐’。。。

    一楼大门顶上挂着快鲜亮的牌匾,上面龙凤凤舞的写着“状元楼”三个大字,两边竖着一副对联,“十年寒窗莫笑痴,一朝成名天下知”。

    此刻,一楼被有些疯狂的大姑娘小媳妇们,挤得满满当当。

    二楼,几个打扮得很是光鲜的青年公子,打开窗户,嬉皮笑脸的跟楼下各色姑娘们挥手招呼。

    三楼倒是很安静,厅子里空空如也,只衣着整齐划一的店小二,来回添加着各色酒水果盘,想是在等什么人。

    “让让,让让,麻烦让让啊。”状元楼内出来一个总管涅的中年男子,试图分开门前拥挤的人群。

    但他客气的声音,被淹没在此起彼伏的莺声燕语中,听不见任何回响。

    “让开,让开,都让开。”

    人群的背后,传来了一个很不客气的女声,一个梳着双丫髻,穿着粉色上衣白色褥裙,肤色偏黑丫鬟打扮的姑娘,正指挥着几个壮实的家丁扒开人群。

    “魍魉!师兄,你看那是不是,我们在死亡谷见过的那个,凶丫头魍魉?我就说昨天在客栈门口看到的人影,怎么那么眼熟。”

    丛一看到女子的正脸,跟洛之渊确认道。

    洛之渊点点头,两人想上前看清楚些,却被纷乱的人群困住,只见魍魉身后团一顶粉色的小轿,轿子四周都装饰着合欢花。

    风吹起轿帘,隐约可见里面坐着一位一身白衣,蒙着面纱的女子。

    “让什么让,先来后到不懂啊。”一个拉扯间被推倒的女子,很是不忿的冲努力分散人群的家丁吼道。

    “抱歉姑娘,家丁鲁莽,您受的损失,我们状元楼会全部赔偿。”终于挤了出来的状元楼主管,客气的说道。

    说罢回头招呼道:“归园,送这位姑娘去医馆,药费记状元楼账上。”

    女子见他如此客气,也不好再说什么,乖乖跟着店小二走了。

    “你是怎么搞的,这些都是什么人。”形似魍魉的姑娘,很是不满的训斥总管道。

    “实在抱歉,小艾姑娘,实是没料到那曲才子,竟有这般大的号召力 的马上解决问题。”总管恭敬地说道。

    说罢转向围观的人群,高声道:

    “诸位,今日状元楼歇业一日,请诸位勿再围观,凡今日楼前的,待会均可领餐劵一张,日后可在我状元楼免费用餐一次。”

    围观的大姑娘小媳妇们,见见心心念念的曲才子无望,有些失望。

    但状元楼的一顿餐食,却也是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消费不起的,这个补偿倒也是不差了。

    于是总管的话一说完,便有人领了小二递来的餐劵,三三两两的离去,不一会儿便只事几个,看衣着明显不缺钱的,还在执着眺望。

    总管见门前清静了,留下店小二继续劝说那几个固执不走的。

    自己转向女子道:“观景阁已经照小姐要求的准备好了,快请进去吧。”

    那貌似魍魉的女子手一招,四个轿夫抬着轿子进入了状元楼,转入后堂直至消失不见。

    “师兄,你干嘛拉住我啊?我想去问问那个凶丫头,死亡谷是怎么回事呢。”

    轿子消失不见后,丛一终于挣脱了洛之渊的钳制,不满的问道。

    刚才一看到那姑娘的正脸,洛之渊便将开心挥手招呼的丛一,强制拖至隐蔽的角落里。

    直到状元楼门前的喧嚣淡去,仍静静的呆在,斜对着状元楼正门的这个隐蔽地带,只是放松了对丛一的钳制。

    洛之渊也不知如何回答丛一的问题←只是本能的觉得,魍魉出现在这里,绝非巧合。

    而如丛一所说,昨日她看到丛一看过来,就飞速离开。刚才她的眼神,也明显是看到自己二人了,但却故作不识,显然是不想与他们相认。

    虽然遇见他们以后,自己一行人就遭遇离奇,但的确没受到什么伤害,那三个古怪的姑娘,对自己一行人应是没什么恶意的。

    此刻她一个人出现在这里,自己和丛一冒然上去,很可能会打乱她的计划,倒不如在外面静观其变,真有个什么,兴许还能搭把手。

    “她眼下可能并不想认识我们。刚才她看到我们的∫们去后面看看,他们应该没那么快出来。”

    洛之渊说罢,绕过隐藏的角落,往另一条街走去。

    丛一想想,虽说人潮拥挤,但自己和师兄,在一群女子中还是很显眼的。

    自己又一直在叫她,她回头时的眼神也有变化,确是不想与自己相认,泄了气,耷拉着脑袋,跟着洛之渊往旁边的街道,绕到状元楼背后。

    二人见四周无人,轻轻一跃,便翻过了状元楼不算低矮的围墙。

    状元楼的后院靠墙处,竟放养着两条凶恶的狼犬,昂首阔步来回巡视着。

    二人避过恶犬,穿过打理得很是整齐一片菜地,循着悠扬的乐声,来到了一座怪石嶙峋的假山前。

    假山上有个只有一张圆桌的方亭·子里,那引发骚乱的曲才子,正眉飞色舞的说着什么。

    他对面坐着一个白衣的女子,头上斜别着串翠玉做的叶子状头饰,乌黑的及腰长发,身形婀娜,看背影就知道是个美人,想来正是刚才那轿中人。

    桌上摆着精致的点心,沏着两杯冒着热气的茶,也不知是何种茶叶,那香气杳杳,熏得远远看着的丛一和洛之渊,都有些沉醉。

    假山下靠着湖堤的地方,摆着圆形的石桌,两个弹琵琶的乐女正轻慢捻抹复挑,倾心弹奏着。

    小艾和那状元楼的总管,笔直的站在乐女身后不远处。

    </br>

    </br></>请记住小说云兕 最新章节 第一百一十四章、状元楼网址:https://www.555b.net/36/36169/1570803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