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死亡谷主

作品:《云兕

    “患?你来干什么?”婴宁走出门,看清客人红衣男子,也是语气冷淡,毫无故交相见的友善喜悦。

    男子瞪他一眼,道:“我叫吕一心,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能带外人来这里?还是个正道人类!”

    患?!怎么这么耳熟?洛之渊默默回忆自己在哪里听过这个名字,患、槐树村、患、槐树村。。。

    洛之渊脑中金光一闪,一下子想起来这个名字是谁,传说中的上古凶兽患!难怪刚才自己感觉到了极度的握。

    为什么要带自己来这里,难道这不是幻境,而是真实存在的槐树村?那些真的村民被患杀了,成了妖精生活的地方?

    可不久前自己明明看到的是死亡谷里的红花,虽说槐树村的确在死亡谷的边缘,可自己一行人之前所在的那红花田,离着槐树村的距离可不近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洛之渊愈发迷惑了。

    “这是我的地方,我想带谁来就带谁来,你管得着吗?”婴宁不屑的答道。

    “想带谁来就带谁来?说得倒是轻松,出了事情谁负责?这谷里可不是你随心所欲的地方。”男子回怼道。

    “会出什么事?事不都是你惹出来的么?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婴宁语气倨傲,跟男子的全无对待洛之渊时的温柔小意。

    “岂有此理!”男子被她激怒,突然暴起,手中的扇子化作一柄尖骨铁扇,对着她喉咙直飞过去。

    “小心!”洛之渊起身想要阻住铁扇的前进,却见红衣男子一旋,飞起一脚踢向他胸前,洛之渊忙侧身避过,铁扇张着锋利的尖刺,直打向婴宁的脖颈处,却见婴宁好似不知道握似的,站在那儿一动不动。

    洛之渊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惊叫道:“快躲开啊。”

    婴宁对着她温柔笑笑,道了声:“相公这么关心我,宁儿真开心。”

    扇子飞至,呆站着的婴宁却突然不见了,只空气中传来她嘲弄的声音:“患,几千年了,你怎么还是这么冲动啊,难怪人家都怕你。”

    男子听得咬牙切齿,收回扇子,对着虚空中的某处啪的打过去,得意洋洋的道:“你不也是一样吗九尾狐?明知道这隐身的幻术对我没用,还飘来飘去干啥?也不嫌累的慌。”

    扇子打过去的虚空中果然出现了婴宁的身影,她手一挥挡开了扇子,淡淡道:“说罢,你来干什么?别浪费我时间,我忙的很。”

    “忙?忙着勾引小白脸吗?别怪我没提醒你,人妖殊途,可别引火焚身,小心你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男子收回扇子,变回清雅的山水画面,优雅的摇着扇子道。

    “不用你管∫可不是某些没脑子的妖怪。”婴宁不屑道。

    男子双目圆睁,眼看又要暴起,半响,大概是知道自己占不了上风,强忍着怒火道:“好,你可别后悔。”

    拿着扇子出气似的用力扇了扇,片刻情绪平静了些,对着婴宁说道:“懒得和你贫嘴,我来是有正事的。谷主传信说,近日有首阳门徒入谷,让大家提高警惕,不要变成人家的铰亡魂。”

    婴宁有些不满道:“要不是你冲动误事,怎么会引来这些人!”转瞬,变了个笑脸指了指洛之渊道:“咯,你已经见到一个了。”

    红衣男子震惊的看了洛之渊一眼,气愤地指着婴宁道:“你,你,你,你竟敢带首阳门的人来这里,是要害死我们大家吗!”

    “首阳门怎么了?我给了他那么多次机会,他也没杀了我啊。活了几千年了,还是这么爱大惊小怪。出去可别说我认识你,丢人!”婴宁一脸不屑的说道。

    洛之渊再次被刚才听到的消息惊到,谷主?自己几人要去是的死亡谷,死亡谷不是个荒芜的凶险之地么,还有个谷主?

    这上古凶兽还要听谷主吩咐,那这谷主又是何种神通之人?这九尾狐和患在此住了几千年了?此前怎么从未听说过,这谷里还藏着多少这样的上古遗物啊?

    自己几人是因槐树村的事被派出来的,患冲动误事引来了自己一行人,那这槐树村的真相到底是什么?自己现在所在的槐树村,到底是不是那个传说被灭村的槐树村呢?

    洛之渊感觉一切好似一团迷雾,看不清走不出。

    那边患说不过婴宁,愤愤道:“我要去告诉谷主!你竟敢收留首阳门人!”

    “去吧,去吧°以为这谷里有谷主不知道的事吗。”婴宁无所谓的挥挥手道。

    轰隆!

    本是万里无云的天空忽地响起一声惊雷,婴宁与吕一心几乎同时抬头望了望天,脸色都变得有些凝重±一心也不跟婴宁打招呼,转身飞快的离开了。

    婴宁收起脸上的表情,对疑惑看着她的洛之渊道:“你可以走了,穿过最前面的百日红花田就能回到你来时的路。”

    “婴宁姑娘不解释一下这一切么?”洛之渊此刻却不想就这么迷糊的走了。

    “你想知道什么?我是谁?你是谁?这里是不是幻境?你我是不是真的是夫妻?”婴宁斜睨着他道。

    不待他回答,又继续说道:“这里是幻境也不是幻境,我是九尾狐妖如你所见,至于你是谁,你应该比我更清楚才是♀几天你经历的看见的,是我幻化出来的,也是你自己设想出来的。”

    “你们住在死亡谷里,听从谷主的指挥?”洛之渊最好奇的确是这个。

    婴宁迷之一笑道:“秘密知道得太多的人,通郴有好结果∫劝你回去之后,对谁都不要提起你这几天的经历,否则可能会有数不尽的麻烦。”

    “你我夫妻一场,虽是黄粱一梦,也还是有点香火情的,这是我给你最后的忠告,你出去可以对人说你当时昏迷了,什么都不知道。”说罢,婴宁像一缕青烟般消失不见。

    洛之渊忍不住对着虚空伸手,想要留住些什么,却连片衣角都没碰到,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失落。

    </br>

    </br></>请记住小说云兕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死亡谷主网址:https://www.555b.net/36/36169/15707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