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躲在暗角之处

作品:《妖妃来袭,请王接驾

花红的酒量当真是不好。或许是听闻她有办法能令她得偿所愿。她开心所致,才会饮了那般多的酒水。花红冰冷的面上浮起难得的笑容。

眸中流光似转。

或许是幻想着能和她的主人永远在一起。甚至他们之间可以孕育一个孩子。这种难得的感觉,让她太兴奋了。竟然多喝了几杯。想必在幻想着能够让主人将她假装成司徒雪茹。然后信她。才笑成这般。

她虽然冰冷,只是一个幻想着爱的女子。

她只是想和主人在一起,永远。这次有这个机会。她别提多开心了。她想要更多。她不仅要这露水姻缘。还要主人的孩子。还要永远陪伴在他的身边。这不现实的一幕,竟然被司徒雪茹有机会给实现。她如何不动容?

主人多么机智的男子。他文武双全,英俊潇洒。他黑沉的眸,总是能令她的心为之动容。只要能看到主人。能陪伴在他的身边,她就足已。司徒雪茹竟然说能让她有机会和主人生孩子。这是她曾今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她一直在鼓励着她。她说,女子就应该大胆的去追求爱。什么都不要怕。

不给自己一次机会。谁又能料到接下来的结果是什么?或许想象的后果。并不见得成真。每一个女孩子来到这个世间,都该大胆的为爱固执一回。走出这一步,或许迎接的就是她的春天。

她所说的话,是她曾今都没有想到过的。她被她说动了。

她说主人不会发现,她用了幻术。主人会误认为是他的迷醉错情。那么她就不必受主人的责难。她想的是那般的美好。司徒雪茹。她是巫族灵女,在周国是神一般的化身。她是周国的传奇。她如是说,是给她一个机会。她如何不心动?

花红当真是醉了,一直在喃喃,“主人。主人。”

她的脑海一直在幻想着主人深情款款的眸子。幻想着主人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在紧紧的拥住她。

或许应该说,每一个女子在爱情面前都是傻子。只要能得到爱,她们的高智商都会化为零。

司徒雪茹眸子凄楚。万万没想到那个自始至终一直在暗害她的人,竟然是他。怎么会是他?这样的认知,令她心痛难耐,她心痛的无以附加。她的凌蒂竟然要纳妃?她逃离这里,该何去何从?

她费劲心机,追逐的一切。莫非都是错的?

她眸子沉寂,不,不,她不相信。凌蒂会那般做。凌蒂不会对她变心。即便他们闹僵,他万万不会肆意纳妃。

那不是她认识的凌蒂。不是。

司徒雪茹在一个草人身上。贴上了黄1色条幅。上面写上了他的生辰八字。然后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的针。她要让他去死。她要用最歹毒的诅咒术。咒死他。让他受着最大的折磨。日夜受着撕心裂肺的苦楚。生不能生,死不能死。

司徒雪茹见花红已然醉的太厉害。她眸子狰狞,她在极力掩饰着自己的情绪。她要让轩辕锦付出惨痛的代价。他竟敢自始至终都在伪装。哈哈。他果真是天下间最好的戏子。他不去大戏台唱戏,当真是屈才了。

司徒雪茹紧紧捂住心口。脑海闪过从一开始,徘徊在她四周的冰雕面具人,轩辕锦。这个卑鄙小人。以前只道是他冰冷,可是没想到他竟然会是如此卑鄙无耻的小人。他费尽心机做尽了一切事。不外乎是为了得到她。不外乎是为了那至高无上的皇位。

司徒雪茹竭力掩饰住她的情绪。她的眸子闪烁着狠辣的光。

她看着迷醉的花红,然后妩媚笑道,“花红。我已然做好一切了。今日夜晚。你的主人就会将你看成是我。就如同我对你所言。穿上我的衣衫。对他挥动袖袍。宽衣解带。热吻。就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不过,你只是我的替身。你愿意吗?”

花红迷醉,喃喃,“我愿意。哪怕只是替身。我也愿意。”

司徒雪茹笑的妖娆妩媚。她笑,“那你赶紧换衣服吧。当做我的替身,得到你主人的怜爱。你的主人也不会怪你。男人犯的错,没必要要女人来承担。不要怕,勇敢的去做。”

花红点头。

然后除去她身上的衣物。司徒雪茹给了她一件她的衣衫。花红醉意癫狂的,就那般随意的穿上了。

司徒雪茹见花红已然烂醉了。然后在她后脑勺猛然拍了一下。花红眸子惊愕。有几分清醒,奈何司徒雪茹打的她异常的重。花红就倏然晕过去了。

花红解开了对她武功的封术。她才能有办法通用巫族心法。继而解开封住她巫蛊之术的枷锁。

栖息妄想封住她的巫蛊之术,将她困在冰雕面具人的身边。根本就是妄想。她要为她的孩子报仇。

不。他不是冰雕面具人。他是轩辕锦!!轩辕锦,你这个卑鄙的小人。我要让你生不如死。你加诸在我身上的痛,我要你百倍偿还。

司徒雪茹穿上了花红的衣衫。然后在针扎小人上面开始下咒。上面滴上了她艳红的血。妖娆的血珠子就那般滴落在小人身上。被针扎小人给尽数吸收。

司徒雪茹唇角浮起阴狠的笑。做完这一切。她已然很虚弱。她慵懒的擦拭掉额头的汗水。然后环视四周。这个针扎小人应该放在什么地方?

司徒雪茹眸子尽是阴狠,所谓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

司徒雪茹将这个针扎小人放至屋顶一处隐秘的地方。

做完这一切,她已然有些筋疲力尽。

夜色已深。是时候离开这里了。

司徒雪茹怀揣着满心的怨恨,离开这座冰冷的囚室。她着了花红的衣衫,趁着夜色弥深,找机会离开这里。她上次跟着冰雕面具人出去。不,应该称他为轩辕锦。

上次去看墨弘的坟时,她悄悄的记下了路。

她是故意佯装虚弱。她的身体她最清楚不过。虽然虚弱,可还没有到那种虚弱不堪的地步。墨弘。墨弘,娘一定会为你报仇。孩子。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冰雕面具人处理完事务,随即来到了司徒雪茹居住的房间。

刚一打开门,就嗅到浓郁的酒气。见她在榻上歇息。

冰雕面具人走近,妖娆的紫色纱幔在轻柔漂浮。

冰雕面具人眸子尽是犀利。她才小产不久,竟敢喝酒?她当真是不要命了?

每日他都要来看雪茹,若是不看她,他的心底就会不安。

他缓慢而又轻柔的掀开了纱帐。

见到榻之上躺着的女子。

眸子大惊。

花红?竟然是花红?

她喝的酩酊大醉,躺在雪茹的上。竟然还穿着雪茹的衣衫。岂有此理?

雪茹去哪里了?

冰雕面具人在花红身上猛拍了一下。

花红倏然惊醒。

睁开惺忪的眸子,就瞧见冰雕面具人。

他冰冷的冰雕面具在幽幽的光下反射着森冷的光。

花红酒意未醒。喃喃,“主人。”

花红还在幻想着能和主人共赴芸雨。主人此刻竟然就出现在眼前,她如何不开心。

她起身。然后大胆的圈住冰雕面具人的脖子。

冰雕面具人冷冷的喷着气息。

花红吐气如兰,“主人。你知道吗?我一直在等你到来。你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花红轻柔的呢喃。她望着冰雕面具人的样子近乎要醉了。

冰雕面具人瞳孔骤然一缩。“啪”恍若烙铁般的巴掌掴上了她的面。

她被狠狠的打在榻之上。

花红瞬间惊醒。“主人?”

冰雕面具人怒吼,“花红。司徒雪茹呢?她去哪里了?”

花红酒意瞬间彻底惊醒。

花红环顾四周,哪里还有司徒雪茹的身影。花红睫毛微颤。面临榻之处。居高临下的冰雕面具人。她深深知道她上了司徒雪茹的当。

花红眸中含泪,“主人,花红不知道。”

冰雕面具人怒吼,“废物!”

“来人。速速传来栖息,带着人马一定要速速追回司徒雪茹。”

冰雕面具人的一声大吼,室内骤然闪现一个守卫。守卫规矩的称是。

冰雕面具人追道,“记住。不准伤害到她。若谁敢伤她分毫,我要他的命。”

冰雕面具人眸子冷冷的看着花红。他周身散发的怒火近乎要将她给焚烧殆尽。

花红浑身都在微微的颤抖。

冰雕面具人猛然扼住她的喉咙。他的声音冰冷至极。他恍若来自十八层地狱的鬼魅。气息幽冷,“我让你看着她。你竟然敢让她跑了?”

花红被扼住喉咙,艰难的道,“主人,司徒雪茹狡诈,我上了她的当。”

冰雕面具人眼神无比的讽刺轻蔑。“你竟然会上了她的当?那我养你这个废物有什么用?你知不知道她才小产不久,身子很差,贸然离开此处,她有多么危险?”

“你竟敢解开她的封术。”冰雕面具人咬牙切齿。他愤怒的吼道,“你知不知道。你这样会害死她。”

冰雕面具人狠狠的扼住她的喉咙。他非常痛恨眼前的这个蠢女人。她为何会被骗?都是因为她的私欲。她若没有私欲,雪茹如何能骗的了她?

冰雕面具人眸子异常阴狠。“你刚刚那般柔情的看着我?你在期待什么?期待我对你的临幸?是不是?”

花红哽咽,“主人,我,我真的错了。是司徒雪茹太过狡猾。她说她有办法让我得到主人的欢心。能够陪伴主人一晚。甚至我还有可能怀上主人的孩子。我就上当了。轻信了她的话。我被她给灌醉了。才会”

冰雕面具人眸子阴狠。狠辣的手掌骤然袭上她的胸。骤然用力。花红的面容近乎扭曲。

他咬牙切齿。手背上的青筋爆出。“不就是想要得到我的信?我让你这般想?你要记住你的身份。竟敢如此愉悦。就该受到惩罚。”

他如此狠辣的出掌,是她没有预料到的。他竟然能狠下如此毒手。她的主人。果真是没有心的。她怎么还能幻想能够陪伴在他的身边永远。甚至为他孕育孩子。

呵呵,这些是多么不切实际的事情。胸口传来的剧痛。让她面容扭曲的可怕。近乎让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主人,我错了,我错了。”她求饶,他再这般狠狠的她,她的胸骨就要碎了。想必那处早已被掐青了一片。

花红眼泪流下,她的主人竟然对她如此狠毒。这个认知,让她泪流满面。她柔软的心,彻底崩塌。原来她的心。也会这么痛。

冰雕面具人怒吼,“你就这般想着男人?好。今日我就要男人好好的信你。”

花红面容扭曲,“不要啊,主人。不要啊。”

“来人。”冰雕面具人骤然出声。

进来一个守卫,“主人。”

冰雕面具人狠狠的一甩。

就将花红扔到了地上。发出剧烈的碰撞声。花红衣衫不整。她苍茫用衣衫裹住她的身子。她喃喃,“主人。”

冰雕面具人冷冷说道,“花红就赏给你了。你要好好的让她在上得到满足。”

花红面色苍白。哭诉,“主人。不要。主人,不要。花红当真知错了。花红不敢异想天开。去想不该花红想的事,主人,饶过花红吧。主人。”

冰雕面具人骤然弹出一指,空际中的气流骤然袭上花红的穴。

她瞬间不能动弹。花红眸中凝满了绝望。她的主人对她根本就是没有一点的情感。竟然要将她赏赐给别人?

花红身痛,心痛。花红面色苍白的可怕。眸子就那般楚楚可怜的望着主人的背影。期盼她的主人能够改变主意。

奈何她不能动弹。主人冰冷的声音再度传来,“没听见我说的话?花红赏给你了。你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守卫看着貌美的花红。她衣衫半解,有着无尽的风情。瞬间一阵心猿意马。

守卫颤抖的抱着花红离开。

花红眸子凝满了绝望。她只能被这个小小的守卫,糟蹋身子。主人。即便你不要我。为何要这般的恶心我?主人?

冰雕面具人摘下面上的冰雕面具。面上深沉。晦涩难堪。“雪茹,你就这般想离开我的身边?不顾你虚弱的身子。你可知你这般做。后果是什么?”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花红被守卫给扔到榻之上。守卫眸子放射着精光。尽是垂涎之色。“花红。花红。你可知道,你被主人赏赐给我了。今日我想怎么睡你就怎么睡你。”

花红轻合上眸子,睫毛微颤。泪水爬满了面颊。守卫覆上她的身,冷笑,“花红。平日里你不是最傲娇?不将我们这些小小的侍卫放在眼里吗?想不到我竟然会得到主人身边的冰冷美人花红。哈哈。花红。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花红不能动弹。主人点的穴道。她冲破穴道当真费好大的气力。她想逃开那恶心的嘴唇。可惜她却无法控制她的身子。只能任凭那双恶心的双手在她的身上抚1触。滋滋啦啦的裂帛声被撕开。花红眸中尽是屈辱的泪水。这个守卫异常的蛮横。好似在发泄着什么,没有丁点的温柔。

她的身心都得到严重的摧残。她已然麻木,任凭这个守卫肮脏的唇游1弋。

守卫恬不知耻的道,“呦呵。你还是处子?当真是没有看出来?我是不是捡到了宝?哈哈。放心,我会好好对你的。花红。”他变着法的折磨着她。花红期盼这些折磨能够快点结束,奈何她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任凭屈辱的泪水滑下面颊。

司徒雪茹,都是司徒雪茹。若不是她,她花红怎会沦落到这一步?

飞飞华丽的分割线

司徒雪茹没有想到这里竟然是这般的大。她还没有离开这里,竟然就听闻一阵骚动。

司徒雪茹心中警铃大作。莫非已然被冰雕面具人给发现?竟然这般快被冰雕面具人给发现了?

司徒雪茹心中咯噔一下。轩辕锦,他果真是好本事。出动这里大部分守卫,只为抓她?

司徒雪茹赶紧躲入暗角。屏息凝神。想必栖息也在这其中之列。她还有可能逃离这里吗?

暗角里面很黑。近乎没有一点光。司徒雪茹很怕黑,以前还会有轩辕凌蒂将她拥入怀中。或者三哥会温柔的对她说。不要怕黑。

如今却是没有了。她孤立无援。对轩辕锦下巫蛊咒术,已然用尽她的气力。是她高估了她的体力,她没有想到她才离开这里不久,竟然就虚弱成这般样子。

听闻有脚步声渐渐而近。

“你们搜查这边,我们去查探那边。千万不能放过任何蛛丝马迹。”

“记住。不论如何,一定得找到司徒雪茹。不然没法和主人交代。千万不要伤害到她。”

尖细诡异的声音。是栖息的声音。

司徒雪茹在暗角之处,近乎能感受到一股凛冽的气势。

栖息再度说道,“她小产不久,身子虚弱,想必她也跑不了多远。在这四处好好给我搜。不要让主人失望。主人的手段,你们都知道的。”

“暗角之处也不要放过。若是被司徒雪茹逃离出去。你我都没有活路。”栖息声音很冰冷,他异常邪魅的说道。尖细诡异的声音异常刺耳。

司徒雪茹心中咯噔一下。

她惊觉他们已然朝着暗角之处过来。这里很阴暗。四面是假山。

一进来里面伸手不见五指。

司徒雪茹手指紧紧攀附在岩壁。她一定得逃离这里。就要离开这座囚宫了。她不能功亏于溃。

“大人。这里面很黑,伸手不见五指。想必她不会在里面。”有人说道。

栖息冷笑,“任何地方都不能放过。明白?”

“进去搜。”

司徒雪茹眸子阴狠。好一个栖息。莫非这次她当真是躲不过了。司徒雪茹集中精力,念咒。巫族之术有种能够短暂隐形的秘术。她一定要成功。一定。这是她最后逃离这里的机会。绝对不能功亏于溃。不然,她一定会被轩辕锦给再度囚禁,甚至是利用。

司徒雪茹紧紧捂住心口。她不知迎接她的将会是什么?

司徒雪茹惊觉眼前微微一亮。他们带着火把已然进来。她眸子惊恐,不知她的巫蛊之术有没有起作用。她只能看着几个守卫带着火把进来。

这可如何是好。她藏匿在这里,定然会被发现。

栖息在外说道,“有没有人?”

几个守卫却是说道,“大人,里面一望到底,没有人。”

司徒雪茹心中放下大石。她果真还是成功了。她期盼,他们赶快离开这里。她当真是很虚弱。不然当真是坚持不下去了。这种巫蛊之术,只是昙花一现,不会坚持太久的。这是巫族心法中一种离奇秘术。

元宵节快乐啦。么么哒
本章已完成! 妖妃来袭,请王接驾 最新章节005躲在暗角之处,网址:https://www.555b.net/2/2773/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