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七章 许昌

作品:《魄逆乾坤

第六章

这墨迹都未干,明显的是刚拟写的,恐怕就是澹台明辉那个老东西都没有看过,这家伙凭什么代表极乐魔殿的圣女,那个能俯瞰整个东洲的奇女子?难道……难道说这家伙还与圣女有关系?一夜满头冷汗,极乐魔殿的圣女某方面可是比沐家大小姐恐怖多少倍。

他豁然想起沐家大小姐的亲笔信,难道这就是那位蛮横沐大小姐信上所说的,这小子有能灭剑阁的底牌。

其实一夜理解错了,辰生与极乐魔殿圣女有关系就是沐雨蝶也不知道,她所说的底牌是能轻易杀死真尊强者的夜尊。

眸眸闪电般掠向辰生,望着这道不凡的背影,心底一沉,他越来越看不透这个跟随蕾娜来的小家伙了。

犹豫了半晌,心中徒然下了决定,手一扬,白光浮现,一只笔出现在手中,签了下去。

这一签,代表着天水域一次百年未有的势力变革,而这安静了数百年的天水域将由这个小家伙而改变。

辰生虽然背对着一夜,一副淡定从容,但心里却是慌急,若是这家伙不答应,那一切也只是空谈。

“希望特使也能说服澹台明辉那老家伙。”

辰生顿时心中一喜,转身。

“那叨扰夜楼主了。”

拿起已经落上一夜大名的契约,直接就出了门。

一夜签了名,接下来就该去会会澹台家族的族长澹台明辉,只要能说服那家伙,两方一旦联手,进攻剑阁的日子便会迫在眉睫,只要他一提,便能即刻攻打剑阁。

毕竟两方联手来个突然袭击,更能给毫无防备的剑阁致命一击。

中午,和蕾娜吃了午饭,问了一张天水城分布图,为避免耳目,简单画了妆,辰生便向着澹台家族行去。

澹台家族与夜楼虽然同在一城,但路程却是有些远,在大街上又不好飞行,只得购了一匹兽马,便奔向西南角。

“吁……”

勒马一停,一翻身从兽马背跃下,将其系在一根独木上,便转身望着澹台家族的正门。

不得不说,澹台家族不愧为天水城第一家族,光是门面便是宏伟壮阔,两头高耸石狮左右一立,睥睨天下,让普通人第一眼便能感受一股可怕无形威严。

表情淡然的走到澹台家族正门前,心里还是有几分忐忑,说服澹台明辉,是计划最后一步。

“站住,阁下是何人?来澹台家族为何事。”

几个面容肃穆的侍卫拦住了辰生,言语虽冷漠,却透着一缕客气,让人很难不舒服。

“劳烦大哥通报一下澹台家主,就说“魔云掌天,羡女轻舞””

不着边际的话,让侍卫一皱,疑惑看了一眼陌生少年,吩咐周边侍卫打起精神便小跑行进。

不多久,便见一个中年带着几个长老匆匆忙忙迎了出来,这么大阵仗,倒是吓到了守门的其他侍卫。

远远便听一道声音传了过来。

“魔使降临,澹台明辉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澹台明辉一马当先,望着门前少年也是一愣,总感觉有些熟悉。

但能说圣女“言律”,对方不是简单人物,多半来自极乐魔殿。

将辰生迎进族地,澹台家族的内部设计也是可怕惊人,攻守兼备,四周几个高耸如云的烽火台,甚至丹殿,兵器阁都一一呈现,地方看似不大,却是五脏俱全,让辰生啧啧称奇。

而身后的澹台明辉似乎也察觉到了什么。

迷惑的眼睛闪着精芒。

“你是夜楼那小子。”

突然他眸子一皱喝道,辰生一滞。

被发现了?三重真尊确实不简单,要知道此时他的容貌几乎完全变样。

再加上戮神之力可以转化魄力,身体完全流淌着纯净的火属性魄力,依旧被对方识破。

既然被识破,辰生便也不再隐藏,手抬起一抹,只见五官扭曲,一副清秀俊美的白皙脸蛋露了出来。

“澹台族长果然好眼力。”

呵呵一笑,辰生转过身,望向澹台明辉,依旧镇定自若,而其他人则是瞬间紧张起来,严阵以待的对着自己。

“怎么?澹台家主不会以为我区区一个大尊魄者,能在澹台家做点什么吧?”

眯着眼望着围上了的高手,一个个都不再大尊之下,辰生心中一紧,但面上镇定平静,谈笑风声。

“住手……”

澹台明辉一眯眼,抬了抬手示意家族高手停下,虽然不知道这家伙怎么会我教圣女“言律”,但光凭敢只身入龙潭虎穴的澹台家,这勇气便让他刮目相看。

“一夜那家伙让你来的?”

这小家伙来意不简单啊,刚得到栾山晶矿与剑阁摩擦便急忙来澹台家族,澹台明辉可不是傻子。

“我看小兄弟还是请回吧,你所来之事,我澹台家族是不会参与的。”

果然没那么好劝。

辰生心中一紧,面色不变,笑道:“怎么澹台家族就甘心一直做狗?打不还手骂不还口?”

“你找死……”

一众澹台家族高手怒极盎然,一股股可怕魄力席卷,恐怖的压力瞬间罩在辰生身上,刹那如同一座座小山峰叠加而下。

几个怒愤想出手,被澹台明辉阻止了。

澹台明辉脸色平静无波,眼睛眯成极度危险的弧度。

“小子我很佩服你的胆量,回去告诉一夜那家伙,澹台家族是不会去躺这趟浑水的。”

这人真不好对付。

紧紧盯着面无表情的澹台明辉,这家伙是个不折不扣的枭雄人物。

“澹台家主应该明白,我夜楼跟剑阁必有一战,而且是生死之战,你真以为夜楼如果覆灭,澹台家族能独善其身?我敢打赌夜楼被灭,澹台家族很快便会步入后尘。”

“澹台夜楼早就是一道防线了,不管家主承不承认,这已经是事实。”

澹台明辉眸子更是紧皱,浓浓泛忧,这也是他最担心的。

如果剑阁跟夜楼注定只能存一方,无论哪一方都不会让澹台家族独善其身,假如夜楼真被剑阁覆灭,剑阁再对付澹台家族丝毫不废吹灰之力,等喘过气,恐怕下一个便是对澹台出手。

这小家伙着实不简单,直接戳中了他忧虑。

“那我可以倒向剑阁,为何要助你们夜楼,要知道剑阁的机会可是很大,如果我承诺剑阁不出手,再由魔殿出面,我想换取和平不是不可能。”澹台明辉冷笑着。

“这的确可能,但向剑阁服软,家主不问问澹台家族的儿郎们?剑阁弟子一向嚣张跋扈,自命天高,伤害不知多少无辜性命,甚至连老少妇孺都不放过,我想这其中也有你们澹台家族的人吧。”

一些人暗暗低下头。

“家主,家族发展确实重要,但还天水域一片青天更难得,与其助纣为虐,何不与我剑楼行天道,顺民心,灭了剑阁,还天水域一片朗朗乾坤。”

转头望着那些低下头的少年弟子,甚至长老。

辰生脸色一正。

“你问问你们自己,真能受得了这份屈辱?好或许你能承受,可你的家人能吗?子牙长老,昔日你的儿媳被抢,为了家人你忍了,可你的儿子双腿被断,你还是忍了,这都可以理解,因为剑阁确实太强大了,凭你之力只会给家人带来惊天灾难,可现在有机会可以灭了剑阁,替你儿子儿媳报仇,难道你还是要忍吗?”

最前排一个年长的长老脸色通红,无尽的屈辱囤积在那双苍老眼瞳中,褶皱只剩下骨头的手指紧紧的捏在一起,想起家中已经颓废的儿子,心宛若刀割,他抬眸看着澹台明辉,没有说话,双眸布满血丝,只希望澹台明辉能给一个公道,他死也安心,同一时间数十道火辣辣的目光囤积在澹台明辉身上。

剑阁早已经引起了无数公愤,辰生做的只是将其再次翻起,将他们平静的血点燃而已。

这家伙真是一个弟子吗?

甚至比他更像一个枭雄。

三重真尊的敏锐力,何其惊人,澹台明辉能够清晰的感受到这里每个人不同程度的怒愤。

这小家伙想以势逼我吗。

眸子锋利起来。

“仇自然必报,剑阁强但我澹台明辉以命起誓,我澹台家族所受的屈辱,必定以鲜血来还,只要诸位信我明辉,剑阁必会付出代价。”

“但凭家主吩咐。”子牙长老血红着眼,低吼道。

“但凭家主吩咐……”

“……”

一道道热血亢吟如滚浪叠起。

澹台明辉很满意,至少他没有失势。

“小子你确实有手段,但是与你夜楼合作无异于与虎谋皮,我家族之仇我等自会报,何关他人之事,来人送客。”

澹台明辉毫不留情,这是下了逐客令。

“大胆……”

辰生声音猛一沉,手掌瞬间浮现一块暗黑色的令牌,高举在空中。

“极乐圣使令?怎么可能……”

澹台明辉双眸惊恐,再无镇定,心慌身乱,脑海轰鸣,连忙下跪。

“澹台家族澹台明辉见过圣使……”

所有人一时都慌了神。

连连随同澹台明辉跪下。

“见过圣使……”

“见过圣使……”

见这场景,辰生终于松了一口气,还好当日在苍玄阁那个极乐魔是留下了一个令牌给他,说是慕容清给他的。

望着澹台明辉的惊恐模样,辰生有些讶异,虽说隐隐猜到这令牌不凡,但仿佛远远超出了他的猜测。

……
本章已完成! 魄逆乾坤 最新章节第七七章 许昌,网址:https://www.555b.net/112/112986/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