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更34王妃(三更到

作品:《敢为天下舞

    众人循声看过来,沈嫣往边上让开些,便见门边繁复的裙袍先露出一角,一双染了荷色指甲的手正轻轻提着裙摆,齐晦稍稍将目光上移,便见窈窕身姿端庄稳重地出现在门前,湘湘优雅地跨过门槛,松开了手中的裙摆。

    藕色为底的冬日礼袍层层铺开,金线绣的牡丹在裙下绽放,阔袖上绣着散开的花瓣,随着她每一步行走,仿佛随风飘动栩栩如生,没有姹紫嫣红的缤纷色彩,单一的藕色在金线的闪烁下更显华贵,而藕色也很好地隐藏了金线的张扬,齐晦在宫中见过无数华美艳丽的礼服,今日才真正明白,高贵为何物。

    为了配合这身衣裳,湘湘请沈嫣拆掉了高耸的发髻,将青丝低低盘在脑后,先生的首饰多是朴素大方的式样,她只挑了一支琥珀簪子固定发髻,另在鬓边簪了一排白玉珠花,与她胸前露出的白衣襟和臂弯上雪白的烟笼纱遥相呼应。

    湘湘还没开口,简风已经跑到她身边,得意洋洋地:“这下庞世峰还能什么,今晚一定把他吓一跳,我要是不在这里见一次,晚宴上一定认不出来。”

    简开闻嗔怪:“不得失礼,你还不快退下。”一面着,上前朝湘湘躬身道,“参见王妃娘娘。”

    湘湘欠身道:“简先生不必多礼,我还不是受过册封的亲王妃,且与简大人是莫逆之交,还请简先生把我当晚辈看待。”

    齐晦已经走上前,挽着她的手道:“你是我的妻子,皇帝若不予以册封,我也不会再有第二个女人。”

    湘湘淡淡一笑,简先生在这里,她不能随意表露自己的心意,沈先生礼多人不怪,不在人前失礼,就是妥帖的高贵。

    之后简开闻为他们讲了讲皇家晚宴的礼仪,何处通报何处行礼,入席后该怎么做,开席后从哪一道菜开始动筷子,舞乐时该如何击掌赞叹,所有的事都有规矩可循,只是先帝在时一味贪图享乐,从不在乎这些礼节,再豪华的宴会都充斥着靡靡之音,让人十分反感。

    繁复的礼节,让湘湘听得有些糊涂,可她今晚一定不会让齐晦丢脸,沈先生,尴尬的时候沉默是最强大的应对,什么也不什么也不做,只要高高挺起胸膛,就该别人心虚胆怯了。

    此时简夫人才派人来问老爷几时进去换礼服,却有下人从老侯爷那里来,传老侯爷的话,简府的人不参加皇帝新婚喜宴,先帝驾崩不出三日,皇宫竟操办喜宴,有违人伦礼教,简家的人不能做这样的事。

    简风张大嘴巴看了看爹,又看了看齐晦,道:“爷爷果然是爷爷,我们还是藏着掖着地想要对付皇帝,他老人家竟然公开叫板?不行,我要去给我爷爷磕个头,我这辈子都没这么佩服过他。”

    湘湘便看着简大人欢快地跑了出去,齐晦在一边习以为常,简先生也只是笑了笑,对于是否赴宴,简先生心里很明白,道:“我们简家还要世代传下去,与皇帝作对,不会有好结果。”又对湘湘道,“内子随行,礼节之上王妃若有不懂的地方,她会在旁指导。”

    沈嫣则道:“舅舅,我就不去了,我毕竟是外姓人,你们走后,我去陪外祖父话。”一面起身,上前来搀扶湘湘,“回去歇一会儿,晚上会很辛苦的。”

    两人结伴而去,只留下简开闻和齐晦,简开闻忽然道:“王爷,我们简家能不能世代传下去,先要保住这个国家。”

    齐晦眉心一震,果然简风的风骨多少受他父亲的影响,他淡淡一笑:“定不辜负先生的期望。”

    而此刻深宫之中,静太妃被抬到了中宫,皇后今早行了大礼,就等着晚宴陪皇帝列席再次接受群臣朝拜,方才皇帝传话到长寿宫,十一岁的皇后一直在哭泣,静太妃不得不匆匆赶来,果然跨进中宫大门,就听见哭声,辗转到皇后的寝殿,皇后正缩在床角,不理睬任何人的劝,她嘴里哭着:“我要见我娘。”

    静姝被抬到床边,皇后惊恐地看着她,静姝温和一笑:“娘娘,我是长寿宫的静太妃,往后会扶持您管理整个后宫,名义上算是您的婆婆,虽然我年纪不大,可正因为年纪不大,咱们能到一处是不是?”

    皇后不安地摇了摇头,继续哭道:“我要我娘。”

    莫家的男人都下了大牢,已经死了一批,还有一批等着处刑,女人们大多被发配为奴,最惨的是送去军营,皇后不该不知道这些,眼下她哭着要娘,不过是以为自己当了皇后,多少能有一些权力了。可皇帝不会给她任何权力,她若想成为她姑祖母那样的皇后,就会死的很惨。

    “皇后娘娘,您若要娘,就做不得这皇后,穿不得这凤袍。”静姝着看似温和的话,眼中却只有冰冷的目光,“您要亲娘,现在就能让太监带您去找,外头冰天雪地,您必须不断走,找不到就要一直走,走到腿断了走到冻僵了,再也回不来。您若不找娘,这里暖暖的屋子,软和的被褥,喜宴上的美酒佳肴,一辈子享受不尽。”

    皇后万分委屈地望着她,静姝叹了口气,皮笑肉不笑地问:“娘娘,要不要找太监来,领您去找娘?”

    年幼的皇后垂下目光,不甘心地摇了摇头,她不是傻子,她只是太弱,也许有一天她能真正长大,做个母仪天下的皇后,可她知道自己现在,根本对抗不了皇帝,和这个莫名其妙的太妃。

    “好孩子。”静姝松了口气,若是摆不平皇后,皇帝就该给她脸色看了,而她还记得太子昔日的承诺,他与太子妃大婚之夜,会让她来代替皇后。她不免又将皇后打量一番,如此瘦的身子骨,大概先帝会觉得有趣,可但凡还有人性在的男人,都不会碰吧。

    静姝扯了扯胸前的衣襟,将春光更好地隐藏起来,她光是动了动念头,身子就禁不住发热。她赶紧起身想去门前吹吹冷风,可她忘记了自己的脚不灵便,脚一踩下去就是锥心的痛,整个人狼狈地跌下去,宫女们赶紧围上来搀扶,却听见清脆的笑声传来,众人往床角看去,皇后正看着狼狈的太妃发笑,笑声森冷,笑容狰狞,看得宫女们心慌不已。

    静姝被搀扶起来,坐回肩舆之上,远远和皇后四目相对,十一岁的女孩子并不惧怕她,也许这一刻,家破人亡时埋在心里的种子,开始生根发芽了。

    天色渐暗,明德殿里里外外已经摆下酒席,待百官齐聚帝后入席,歌舞升平时,便是翻开一代帝王的新篇章,此刻已有官员陆续抵达,太监们有序地引领他们在各处落座。

    席间熙熙攘攘,都在议论着这几天的事,他们想象过无数皇帝驾崩后皇室朝廷可能出现的光景,却没想到,一切来得那么快那么急,一场雪而已,就真正变了天。

    此时一阵躁动,官员们纷纷起身,是宰相府的人到了,庞峻为首与夫人并肩入席,庞家子弟随行其后,大公子到三公子,还有待字闺中的庞姐。

    庞浅悠一身华服,将她姣好的容颜衬得更加美艳,她没有像平日那般目不斜视的端庄,从进宫起就不断地四处张望,她知道齐晦被封了亲王,她知道齐晦很有可能出现在今晚的宴会上,她好久没见到心上人了。

    而她更兴奋的是,现在齐晦成了堂堂正正的王爷,她是不是就有希望,成为他的王妃?

    宰相府一行人刚刚落座,就有太监报帝后和静太妃驾到,众人纷纷起身行礼,浅悠偷偷看了眼,只见新君领着还是个孩子的皇后步入上首,而那位传中的静太妃,则是被肩舆抬到殿前,由人抱着送入坐席,据她的脚被丽妃打算了,果然不假。

    山呼万岁,礼毕之后,皇帝让众卿落座,浅悠被繁重的礼服和发髻压得喘不过气,吃力地坐下时,却看见对面简风正朝她挥手,当然简风不是冲她,是冲边上的庞世峰,年轻俊朗的公子哥儿不知为什么特别的兴奋,像是在期待发生什么美好的事。

    浅悠推了推哥哥,问:“简公子在叫你呢。”

    世峰垂首喝了口酒,轻声道:“大殿之上,怎么好陪他胡闹,你不要到处乱看。”

    浅悠很没趣,嘀咕道:“问你齐晦来不来,你也不,我怎么觉得你越来越不把我当妹妹看了?”

    然而话音才落,忽然有太监走入大殿,在门前跪地道:“启禀皇上,朔亲王携王妃,请求觐见。”

    “王妃?”庞浅悠愣了愣,朔亲王是齐晦吧,她没记错,今早就听皇帝册封他的二弟为亲王,封号为“朔”,可是哪里来的王妃?齐晦他成亲了?

    “哥,怎么回事?”浅悠一把抓了世峰的胳膊,此时皇帝已经恩准,那太监便高呼一声,“朔亲王入殿觐见。”

    众人齐刷刷将目光投向殿门前,长身玉立的男子款步而来,陌生的高贵女子随行在侧,步入大殿灯火辉映,但见这位从没有人见过的王妃身上,光芒四射。

    ...

    ...请记住小说敢为天下舞 最新章节 1更34王妃(三更到网址:https://www.555b.net/1/1961/104919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