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巴兹的天台

作品:《[综英美]我有特别的作死技巧

ads_wz_txt();

洛基之所以被称为邪神,前者是因为他层出不穷的坏点子,后者是因为他依然保留着身为一个神所应该具备的能力。

相比较于人类,他更加强大,更加聪颖,并且,更加不顾一切。

不过显然,洛基并不觉得自己必须要蹲在一个阴暗的角落里偷听两个蝼蚁一般的中庭人互相争吵。是的,即使巴兹医院楼顶上的莫里亚蒂和夏洛克的说话声音并不大,可洛基依然会把他们的交谈归结为争吵。

因为他们的信仰是那样的大相径庭。

洛基百无聊赖的坐在石板上,他可以完美的掩饰自己的身影,让他得以逃过所有人的眼睛,选取好了最佳看戏角度的洛基把手上的铁球抛来抛去。这是那个叫做埃里克的男人给他的,显然埃里克对于自己的磁场对洛基无效这点感到很有兴趣。

长长久久的争论其实半点没进到洛基的脑袋,洛基把更多的心思花费在了观察不远处的高楼上埋伏的莫兰身上。他拥有着比莫里亚蒂更敏锐的视觉和听觉,所以他能看到莫里亚蒂看不到的。

那个金头发的男人,他的蓝眼珠一直盯着的是莫里亚蒂,而他的枪口,一度对准了拉扯着莫里亚蒂领子的夏洛克。

这让洛基轻轻挑起眉尖,宝石般的绿眼睛里闪过一丝迷惑,接着就是了然和嘲讽。

又一次的背叛,显而易见,而背叛的理由,那么可笑。

无论是欺骗他,还是舍弃自己,要做的就是接近他,缠住他,用情|欲蒙住他的眼睛,用爱情麻痹他的心灵,亲爱的洛基,你会做得很好。

这是莫里亚蒂曾经对他说过的话,小吉姆并不知道,这句话让洛基死死地刻在了脑袋里。他或许曾经有过怀疑,但是现在,看到这一切,洛基哪里还有不信的。

就在莫里亚蒂毫不犹豫的饮弹自尽之后,莫里亚蒂吹了声口哨,然后轻巧的跳到莫里亚蒂身边,歪着脑袋看他。人类的眼睛看不穿神的伪装,所以夏洛克咬着牙的来回张望时没有看到洛基,莫兰用微微颤抖的指尖拨动保险栓时没有看到洛基。

可是,原版已经死的无比透彻的莫里亚蒂,那双无神的眼睛却慢慢有了焦距,里面,倒映出来的是一个仔细盯着他瞧的绿眼睛男人。

把子弹取出来,我很难受。莫里亚蒂不能说话,只能用眼睛传达出自己的不适。

“先说好,你可别乱动,不然的话血流不止我可没办法救你。”洛基耸了耸肩膀,在心里嘟囔了句“柔弱无力的蝼蚁”,伸出手指微微一勾就弄出了子弹——这个塑料玩意儿还真硬——然后手掌拂过,就止住了流血的伤口。

洛基可以制造出莫里亚蒂已死的假象,可是这些血液却必须要贡献出来,小吉姆不惜弄伤了自己的脖子,显然,他很疼,最讨厌的是疼还喊不出来。

小吉姆真可怜。只有眼睛可以动弹的莫里亚蒂郁闷的看向洛基。

洛基坐到了莫里亚蒂身边,小心的躲避开了血迹,然后抱着膝盖看着不远处来回踱步的大侦探:“你觉得他会怎么样?”不等莫里亚蒂回答,洛基就慢悠悠的说,“当然,他会寻求他哥哥的帮助,那个也姓福尔摩斯的家伙搞黄了我不少案子。”

莫里亚蒂转转眼球,表示赞同。

“不过我觉得他的如意算盘要落空了。”洛基弯起嘴角,有种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喜悦感。他伸出手指指了指不远处的高楼,那里,莫兰仍然一动不动的趴在窗边,可他手上的来复枪却已经闪烁红光,“你的同居人显然对你的‘死亡’很不满意,瞧瞧,他生气起来的模样真吓人。”

夏洛克已经走到了楼顶边缘,他在往下看,手放在口袋中的手机根本没有机会拿出来。

莫里亚蒂转着眼睛去看莫兰,果然看到了红光闪烁。

自己已经死了——至少看上去是这样——莫兰压根儿看不到洛基,那么,唯一的目标就只有已经停住脚步的夏洛克。

虽然笑不出来,可这并不能阻止莫里亚蒂突然好转的心情。他躺在那里,闻得到自己的血液的甜腥气味儿,冰冷的地板让他后背生疼,但显然莫里亚蒂觉得心里无比舒坦。

我亲爱的塞巴斯蒂安,你好像做了个不得了的决定呢。

===========================================================================

夏洛克显然看到了莫兰,事实上在莫兰不再刻意隐藏自己的时候还是挺好发现的。

他是一个变故,是夏洛克脑袋中三十六种计划中的唯一的变故。

全世界唯一的咨询侦探站到了楼顶边缘,往下看了看,没有任何准备措施的街道等待他的就是死亡。他拿着手机,只要摁下通话键就能接通迈克罗夫特的电话,可他却不能动一下手指尖。

没有人比夏洛克更明白他那位哥哥的心思,曾经夏洛克被毒|品迷惑的时候,迈克罗夫特几乎把整个伦敦都倒了个个儿就为了找到他,甚至不惜动用最精锐的队伍,差点引发国际恐慌。那是个为了保护他可以牺牲一切的男人,一旦这件事情让迈克罗夫特知道,那个男人头一个牺牲的,就会是华生。

告诉我,亲爱的夏洛克,你愿不愿意用你的命去换华生医生的命呢?

夏洛克回头看了看仍然躺在血泊里一动不动的莫里亚蒂,微微闭了闭眼睛。自己或许赢了他,但是到底还是要面临这个抉择。

真是干得漂亮,莫里亚蒂。

在心里感叹了一句,夏洛克回过头重新面对着湛蓝的天空。他抬着头,看着触手可及的蓝天,下了个决定,是那么的自然而然。

莫里亚蒂说的没错,他掌握了自己的弱点,或许只有在这种时候夏洛克才能感觉到他的好医生有多重要。

“迈克罗夫特,你总是说爱情是理智的敌人。好吧,我现在承认你是对的,该死的,你总是对的。”夏洛克低沉的嗓音在天台回荡,或许是说给身后的莫里亚蒂听,又或许是说给自己听。

他轻轻吸了口气,等往下面看的时候,那双眼睛再次恢复了美丽而冷静的光芒。看着走下出租车的华生,他拿出手机,摁下的唯一的快捷键。

‘喂?夏洛克,你在哪里!’华生听上去很着急,好医生总是那么担忧着自己的同居人。

夏洛克弯弯唇角,轻轻开口说了句:“回到原地,约翰,抬起头,我在上面。”

担下所有的罪责,然后跳下去,用最屈辱的方式,用爱的名义,夏洛克知道自己再留下一段遗言后就可以保护他的好医生不受伤害。

只是,这个过程未免太过让人厌恶,而夏洛克甚至可以完美的拿捏好自己的每个动作表情,也能猜想到自己的同居人到底会有多难过。

扔掉手机,也扔掉了华生的叫喊,夏洛克张开手臂一跃而下。

在陪同赫德森太太看的肥皂剧里,所有的爱情故事都有圆满的结局,大家都可以好好的在一起。不过显然肥皂剧不可靠。

真是,让人厌恶的结局。

===========================================================================

莫兰微微挺直了身体,漠然的看着从天台上掉落的男人,看着他狠狠地摔在地上,鲜血满地。

这里没有监控摄像头,没有m16的人员跟踪,莫兰无比清楚这一切。

收起枪,他却久久没有起身,那双蔚蓝色的眼睛依然盯着对面的天台不放。眼框里的那颗泪水早就被风干了,男人的表情坚毅而果断,如墨深沉。

就在莫里亚蒂的身上迸溅出血花的瞬间,莫兰抓住了一直以来总是在脑袋里一闪而过的那些碎片。他想起了一些事情,或许不够完整,但却足够深刻。

最深刻的,莫过于在战场上,一个黑色头发的矮小男人扑住了他,被弹药碎片伤的血流不止。他叫自己上尉,他有一双棕黑色的眼睛,他叫,莫里亚蒂。

莫兰靠着墙,用手紧紧地捏住了自己嗡嗡作响的脑袋。很疼,可是莫兰那依然零碎散乱的记忆却无法拼凑出一段完成的过去。他有些后悔自己在心理治疗的时候没有乖乖配合,或许他就该听从吉姆的,换一个心理医生。

是啊,自己早就该听他的,他的小吉姆,他总是那么有道理。

觉得眼前都开始模糊的时候,金发男人却握紧了拳头,淡漠着脸没有丝毫表情的把枪收进黑色提包里。这时候,他感觉到了手机的震动。

他的手顿了顿,而后摁动了接听键。

无比沉稳,不带丝毫颤抖。

“安西娅。”他的声音低沉好听,是属于成熟男人的味道。

‘boss想知道你的位置,莫兰,你在哪里?’

莫兰的眼睛看向窗外,此时,夏洛克已经被抬上担架往医院里面送,地上的血液已经慢慢变得没有了鲜活的颜色:“我跟在boss弟弟的身边,我很好。”

电话那边似乎松了口气,显然心提得很高的安西娅对于莫兰的回复很是安心,女人的声音也不由自主的变得和缓起来:‘那福尔摩斯先生的情况如何?boss很着急。’

莫兰的眼睛转向天台上,那里,莫里亚蒂孤零零的躺着,一动不动。莫兰站起身来,弯起唇角,露出了个冰冷的笑,可声音却依然平淡无波,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切如常。”

‘那你是否可以回来一趟,boss说最近可能会发生一些事情,需要当面跟你说。’

莫兰把玩着手上的枪,低垂眼帘:“……我会去找他的,一定。”

然后,不等安西娅回应,他就把手机狠狠扔到地上,拿起枪,漠然的扣下扳机。

小小的黑色手机瞬间四分五裂,崩裂开来的零件撒了一地。莫兰微微抬起下巴,脚上的小牛皮靴慢悠悠的踩上去,然后,用了力气碾了一圈。

金色的发丝一如往昔的灿烂,但蔚蓝色的眼睛却深沉的如同海水一般。

眸子深沉。

作者有话要说:夏洛克是真跳,表示我一依然坚定相信着bbc也是真跳,夏洛克命大才没死

帮卷卷喵祈个福,然后给莫兰点个赞

莫娘你一下子玩儿了好几个人,开心了么~【莫娘:嗯哼=v=

福利爪机党:

今天也是萌萌哒~
本章已完成! [综英美]我有特别的作死技巧 最新章节第48章 巴兹的天台,网址:https://www.555b.net/0/969/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