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燕凌飞

作品:《都市之巅峰至尊

    静,静无可静。

    古人曾:‘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

    形容的可不便是此时的这副场景吗?

    随风潜入,润水浸入土壤,这明明是听不到。

    可,又能清晰闻之。

    ‘呼呼’‘嘀嗒嘀嗒’,一声又一声。

    额头的冷汗划过脸庞,在风的带领下,落入尘土里。

    高崇面前,那男人着实俊美,轿的眉目,刀削的脸庞,无一不精致。

    恐怕这世间很难找到比他更俊郎的男子了吧?

    可这还,远远不够。

    只见那男人额头处不知何时沾染到的那一丝血迹。

    整个人又突出了另一番的绝色。

    妖娆而又不失邪魅,再配上那一身骨子里独有的高贵气质!

    犹如在世妖神!

    “想活吗?”骤然间那在世妖神动了,修长的手指从口袋里拿出一块方巾,细擦着身上沾染到的血迹。

    “想!”高崇想都没想直接脱口而出。

    这时,司陌寒已经擦拭完了。

    手一松,方巾随风而飘,最终落在莫天那张脸上。

    就那般将他死不瞑目的眼睛刚好遮住。

    也不知道。

    这是天意,还是司陌寒故意的。

    “回去告诉高凌峰,今日之事高家还欠我师弟一个道歉!”

    “如有不从,我不建议去高家走一趟!”

    高凌峰,高崇的父亲!

    “不,不敢,前辈,我们一定会给燕先生一个满意的答复。”高崇使劲点头,唯命是从,不敢有异。

    他,敢反抗吗?

    不要命啦?没看到他怎么杀人的?

    这可是货真价实的宗师!

    太恐怖了,如果上天在给他一次机会,他打死也不会在来个地方。

    更不想在见到司陌寒这尊魔鬼!

    “滚吧。”司陌寒挥了挥手。

    “是。”高崇一听,连滚带爬报出了庭院。

    “等等!”

    “还,还有什么事吗,前辈?”

    “把他们带走,然后将这里收拾干净。”

    “好的,前辈。”

    然,又有谁看到,等到高崇收拾干净准备走时,一道内力就那般飘入了他体内?

    ……

    大院内,待到司陌寒走入时便听见女人儿欢快地声音清脆的传出。

    其中还夹杂着几道男子的厚笑声。

    “云翳,那这张呢?这张你们是什么时候拍的。”

    苏映雪手里拿着几张不知什么时候拍的照片,指着里面的一个长相十分酷似司陌寒的少年问道。

    只待燕云翳看去,就见照面里头少年涅的司陌寒,正蹲着马步,头顶在盯着一碗水。

    那涅和现在的司陌寒对比起来,好不滑稽。

    “这是师兄十四岁那年拍的,当时师兄同师傅说他还去参军,师傅自是不意。”

    “结果师兄就和师傅闹了起来,最后师傅怒了就将师兄匪。”

    “嗯,那后来呢?”苏映雪又问道,她可是记得后来司陌寒可是去参了军的。

    “后来师傅熬不过师兄,就告诉师兄只要他每天坚持马步一年,那他就同意师兄去参军。”

    “然后你师兄就坚持下来了,对吗?”苏映雪目光一亮插话道。

    “对,哪一年可是苦了师兄,本在初三学业正忙的时候,每天晚上回来还要蹲马步,可累惨他了。”

    说道这燕云翳眼里不禁透出想往的神色,“嫂子,你别看师兄他这人平时一幅冷淡,对任何事情都不关注的样子。”

    “其实如果要是他认准了的一件事,那就算是十头挪拉不回来,谁也别想阻止他。”

    苏映雪,“……”

    燕云翳这一番话不经让她想起了,前两天和司陌寒第一次交谈的那个时候。

    当他说出要对她负责并且娶她的话时。

    她原本以为这只是当一个男人遇到这种事情后本该负责的事。

    可后来想想并不是,无论是从他的言语里,行事风格里,都能看出这个男人的性格就注定是如此。

    认准了就是认准了,即使前方有无数险阻也别想让他吐。

    就如他想要参军一般,就如他想要和她在一起一般。

    固执得让人无言以对。

    “在聊什么,这么开心?”突兀的司陌寒的身影便出现在他们眼前。

    “没,没什么,就是和云翳在说你小时后的事呢。”苏映雪明显被突然出现的司陌寒惊了下。

    “哦?小时候的事?那有什么好说的。”司陌寒一边说着,一边坐到苏映雪身边。

    “嘻嘻,确实没什么好说的,也就觉得你这几张照片拍得真不错。”苏映雪轻笑道,眼底的俏意显而易见。

    旋即就将照片递给了司陌寒。

    司陌寒面色一皱,接过照片看了起来。

    然,待他看完照片后,他的脸色顿时就黑了。

    他怎么就不知道,他这些滑稽的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

    拍就算了,还拿给苏映雪看,这不是将他的脸都丢光了吗?

    “云翳,说说吧,这些照片是你拍的还是云梦拍的?”抬目,司陌寒冷冷看向燕云翳。

    那眼神,冷的绝对可以冻死人!

    燕云翳面色一惊,连忙解释道,“当然是云梦拍的,师兄你了解我的,我哪有那么无聊。”

    “哼,你最好祈祷是,否者我就将你暗恋云梦的事说出去。”

    “我去……要不要这么狠。”燕云翳瞬间泪奔。

    “哈哈~”一旁的苏映雪看着这两师兄弟相爱相杀的涅,便觉得好十分笑。

    “有那么好笑?”然,司陌寒冷死人的语气就这么飘来。

    “不,不好笑。”苏映雪立马就凸了笑声,捂着小嘴使劲摇头。

    不过话说回来,她好像发现了什么惊天大秘密?

    燕云翳喜欢燕云梦?

    师兄喜欢上自己的师妹。

    我靠,要不要这么雷人,电视剧里的东西,居然就这么让她遇到了?

    “咳咳。”这时原本吵闹中的三人,就被一道苍老而又浓厚的声音打断。

    三人连忙收了收声,起身望去。

    来人穿着一身黑色老旧的中山衣,一头白发,身形有些伛偻,大概七十好几的样子。

    看似老态,神色却异常红润。

    明显便是养生做的极好。

    老者便是司陌寒与燕云翳的师傅,燕凌云。

    “师傅您起来了?”刚过中午,这个时间燕凌飞都有午睡的习惯。

    一般情况燕凌云是要睡到下午2、3点的,只不过今日特殊。

    谁让他的大徒弟,司陌寒来了。

    而且还闹出这么打的动静,他不起也得起。

    燕云翳见来人是自己的师傅,不敢怠慢,沏好一杯茶递给燕凌飞。

    “嗯,都坐下吧。”燕凌飞扫了扫众人,最终将目光落在苏映雪身上。

    “外面的人都赶走了?”淡淡喝下一口茶,燕凌云这才看向司陌寒。

    言语里的深层含义,恐怕在场除了司陌寒,其他人怕是根本听不出来。

    “嗯,都赶走了。”司陌寒面色不改,默然道。

    “你没将他们怎么样吧?”

    “没有,这事本就是他们不对,他与他们理了理,他们便走了。”

    “哦,这样啊。”燕凌云拂过下巴的胡须,淡淡点了点头,不太多问。

    因为,该问的他都问了。

    而后,便将目光又落在了苏映雪身上。

    似乎想要在苏映雪身上发掘什么。

    苏映雪被燕凌云盯得尴尬不已,她能说。

    ‘这是怎么了吗?’

    ‘为什么老是看着她?’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只能任由燕凌云将目光打在她身上。

    燕凌云打趣一笑,便移开了目光,‘果然如此,这小子什么也没有告诉她。’

    别看刚刚他与司陌寒的对话看似无异,十分正常。

    可,那只不过是在说给旁人看得罢了。

    这些话,是只属于燕凌云与司陌寒这对二十几年师徒才能听懂的话。请记住小说都市之巅峰至尊 最新章节 第十九章 燕凌飞网址:https://www.555b.net/0/741/5207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