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网游动漫 > 三起命案 > 十第一百四十九章 完了(完本)

十第一百四十九章 完了(完本)

作品:三起命案 作者:头头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刘波鸿抱着头在医院楼梯间踏步上坐着,嘴里叼着一根烟,现在回想起自己杀了王福田,刘波鸿很是后怕,都掉起眼泪了,固然张曼莲已经顶了罪,但还是担心东窗事发。

    “先生,你怎么哭了,需要赞助吗?”一个护士上楼梯时问道。

    刘波鸿抬开端,抹了抹眼泪,说:“没事,烟熏的。”

    刘波鸿调剂了下自己的情绪,让自己不要往想王福田的逝世,就当什么事都没产生过,多想想其他事情,比如王福田的人身意外险,或几个月后自己要降生的孩子,还有自己将来进进zheng,,,..fu部分工作,这些事情让刘波鸿感到自己和赵尤雯未来的一切将是非常美好的。

    外面的夜幕已经降临了,月亮很灰暗,星星不见踪影。

    赵尤雯实在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伤心过度,在医院挂了几瓶点滴,第二天一早医生让出院,回家多休息就是了。

    刘波鸿刚把赵尤雯带回家,很快,赵尤雯接到了一个电话,是赵科隆学校的领导打来的,领导先说了几句慰问的话,表现学校的领导、同事和学生对于赵科隆的遇害很难过,最后说让赵尤雯来学校把赵科隆的个人物品拿一下,来了一个新老师。

    赵尤雯状态很差,刘波鸿前往了,赵科隆的办公室里也没多少东西,刘波鸿盯着办公桌上的电脑盯了好久,旁边的老师说电脑是学校的,不能带走,刘波鸿说太好了,那东西真的就没有多少,简略收拾了一下。

    刘波鸿把赵科隆的个人物品搬回了家中,但不见赵尤雯的人,喊了几声没回应,卧室、厕所都找遍了,都没有,她往哪了?刘波鸿不免担心起来,赶紧给她打电话,本来她往了赵科隆的家里,赵尤雯说她想爸妈了,非常想念,想念以前在一起生活的日子,现在感到以前父母吵架都是一种幸福,赵尤雯说着伤心肠哭泣了起来。

    未来一段时间是非常艰巨的,需要赵尤雯挺过往,刘波鸿会一直陪伴她身边的,挂了电话,刘波鸿筹备往找赵尤雯时,收到了一条彩信,是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吓得刘波鸿差点跪在了地上,照片上的内容是自己那条染血的皮带和鞋带,紧接着又收到一张照片,是刘波鸿把王福田杀了后把车开到有人来往的那条路上,自己下车时被拍了,刘波鸿的手直发抖,直嘀咕自己可能完了。

    刘波鸿像是淋了一场雨,不一会儿浑身快要湿透了,冷汗直冒,最后,给这个发彩信的拨了电话,听到那边一阵不怀好意的坏笑。

    “你,你,你是谁?”刘波鸿发抖着问。

    “实不相瞒,我是李军!”

    是董玲花的儿子。

    “你拍这些照片什么意思?当时你怎么会在,你到底要干嘛?”

    “我妈在警察的眼皮子底下被杀,我仇恨警察,他们赔了点钱这事也就算了,他们固然无能,但他们也不愿看到我妈被杀。至于杀我妈的凶手,所有人都猜忌是张曼莲,我感到除了她不可能有别人,我想杀了她为母亲报仇,但我也知道杀人是重罪,我也没那个胆量,最后我决定绑了她,警察不肯用刑,那我来用,绑了她折磨一番不信她不交代,只有这样才干将她绳之以法,要是指看警察没完没了的调查,哼,调查到猴年马月也不必定能给张曼莲定罪。”

    “绑张曼莲得找个僻静没人的处所,所以得找准机会,前天我就开端监督她,哦,警察也在监督她,但我没有放弃,各监督各的。当天张曼莲开车出门了,但奇怪的是她开车在满大街瞎转了好几个小时,什么都没干,然后回到家了,我百思不得其解她为什么要这样。第二天,也就是昨天,一大早张曼莲又出门了,这次她在一个路口强行闯了红灯,由于警察的车被其它车拦阻着,追不了,张曼莲就这样把警察甩掉了,我的车也被拦阻着,一同被甩掉了。”

    “我这才明确本来张曼莲早已创造警察在跟踪她,难怪她昨天瞎转悠了好几个小时,当时也不明确她有没有创造我,等路口的灯绿了后,警察才追了上往,我没有追,确定追不上了,我把车停在路边,在想接下来该怎么办,要不要往张曼莲的家里蹲守,毕竟她确定是要回家的。成果,不一会儿我看到张曼莲的车返回来了,我赶紧跟了上往,一路跟到蔚蓝悦城小区,张曼莲的车顺利刷卡进往了,我没有卡进不往,我跟门卫交涉了好长时间,说我可以掏钱,但门卫坚决不让我进。”

    “不让进我也不打算进了,实在把车停外面人是可以进往的,我对张曼莲进往做什么一点都不感兴趣,我只盼看她能往一个人少的处所,让我逮住机会绑了她。我就在外面等,等她出来,没过多久,张曼莲开车就出来了,我持续跟踪。我创造张曼莲往的处所正是我乐见的,她把车开往郊区了,只要到了郊区我就有机会绑架她了,到了乡间小路,她的车开得很慢了,我不敢开车再跟踪了,这样确定被她创造,便下了车步行,由于到处是庄稼和野草,很便于暗躲。她把车停在了一条羊肠小道上,成果刘波鸿从车里下来了,我直接傻眼了,更让我傻眼的是下了车的刘波鸿抽了皮带,把内裤脱了,还有袜子,然后又钻进了车里,我不明确刘波鸿在干嘛,我推测张曼莲应当在车里,是张曼莲把刘波鸿从蔚蓝悦城小区接出来的,我在联想,刘波鸿脱了内裤钻进了车里,而且还是在这没人的处所,难道和张曼莲在车里做那事,我想到这个一阵恶心,感到不大可能。”

    “过了一会儿,刘波鸿从车里出来了,把内裤袜子又穿上了,还埋了什么东西,然后把车开走了,我赶紧过往将东西刨了出来,看到是带血的皮带和鞋带。顿时,我感到大事不好,刘波鸿把车停在了不远处有人来往的路上,然后他离开了,由于我感到刘波鸿必定是把张曼莲怎么着了,所以在他下车离开时我拍了张照片,留了证据,然后过往一看,看到车里那个人并不是张曼莲,而是王福田,他浑身是血,已经逝世了。我第一时间报警了,我说王福田逝世了,逝世在了一辆车里,告诉了警察车的具体方位。”

    “昨天晚一点的时候,警察通知我说把一切都调查明确了,张曼莲和王福田联手把我妈杀逝世了,还有,赵科隆竟然不是赵尤雯的生父,王福田才是,最后,张曼莲杀了王福田,这个案子比我想象的要复杂的多。”

    当时,刘波鸿动手杀王福田时还特地视察了四周的情况,怎么就没创造李军啊!刘波鸿试探性地和李军交易,说:“我想买你的照片,你意下如何?”

    李军思量了一会儿说:“你买了照片,但我这嘴……”

    “给封口费。”

    “能给多少?”

    “我的情况你也知道,并不是腰缠万贯,你要个百万几十万我根本拿不出来,这样,我把我现有所有的钱都给你,可以吗?求你饶我一命,求求你了。”刘波鸿恳求道。

    “可以,你加一下我的微信、支付宝,把钱都转过来,是所有的钱,不要给自己留一个子。”

    “谢谢,谢谢,确定了。”

    自己有救了,刘波鸿手忙脚乱给李军转钱,真的是一分不剩转给李军了。

    刘波鸿坐在了地上,自认为李军会信守承诺,自己安全了。

    不料,李军很快来了电话,刘波鸿接通说:“我所有的钱都转你了,谁骗你是小狗。”

    李军不好意思地说:“我很抱歉。”

    “你什么意思?钱我都转你了。”

    “实在我找你之前有考虑过以此讹诈你的钱财,但是我思来想往终极还是掐掉了这个动机,我感到一旦讹诈了你,以你杀王福田的心狠手辣来看,你确定不会放过我,我早晚会被你解决掉,你不会容许我像一颗雷一样一直存在着,所以,在找你之前我已经把那两张照片发给了警察,他们应当很快会到的,看你把钱尽数转给我的份上,我把这事通知你,接下来你是流亡天涯,还是束手伏法,你选择吧!”

    刘波鸿牙齿磨得霍霍作响,恨不得将李军啃咬成齑粉,刘波鸿气得骂了两句,但李军已经挂了电话,没给骂他的机会,无助的刘波鸿在房间转了两圈,头脑处于蒙圈的状态,根本还没做出是流亡还是伏法的选择,但两条腿已经筹备要溜了。

    成果,打开房门,创造已经出不往了,赵科隆、卢戈、马婧等人在门外站着,刘波鸿眼前一黑,全部人向后倒在了地上,嘴里不停地嘀咕:“完了,完了,完了……”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