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待你心里不挪窝 > 第8第9章 勾搭

第8第9章 勾搭

作品:待你心里不挪窝 作者:舒虞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丁纯沐没过来吃早饭, 几人与这户今天轮到做饭的人家围一张小桌吃饭。

    清粥搭配腌制食物,还有一盆新鲜炒菜。

    阿茶村的饮食习惯如此,早上不吃油腻, 清汤寡水,来这里待了一星期多, 易胭胃口也没习惯。

    不是吃不惯, 而是她向来没吃早餐的习惯,一时半会儿改不过来。

    平时有苏岸管着,她早餐多少还会吃一些。

    他不在她便不自觉了。

    早上易胭找丁纯沐算账只有小沈和小冬亲眼目睹,但小冬不是个能守住话的人,知道点什么都会跟同事说, 这会儿估计一起前来的同事都知道早上发生了点什么。

    且估计会被添油加醋成是易胭的错, 欺负丁纯沐。

    因此餐桌上很安静, 只有大家各自闷头喝粥发出的呼呼声, 竹筷碰在瓷碗上发出哐当声。

    这几位同事不是为丁纯沐打抱不平, 只是觉得不能惹易胭。

    别人大多碗里粥喝了大半,易胭百无聊赖挑了几口吃。

    周凛就坐在易胭对面。

    男人敛眉低目,吃饭很快, 已经盛了第二碗,筷子扒拉几下碗便见底。

    易胭又再次不动声色瞥了眼周凛眼睛。

    在周凛察觉到时候她已经先一步移开眼睛, 没被发现。

    当年也不过一个五岁女孩, 如今已经二十多年过去, 小哑巴口罩上那双眼睛在易胭记忆里已经模糊。

    但总归会有点感觉, 那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直觉。

    周凛眼睛不像小哑巴眼睛, 且他右眼角下没有点过痣的印记。

    明明当年目睹小哑巴死了,他从她们眼前被带走,遭百蛇毒噬,还有后来的枪声。

    易胭不明白自己到底还在想什么。

    小哑巴已经死了,是她害死了,就是她害死的,他已经活不过来了。

    愧疚会跟她一辈子。

    易胭愈发烦躁,她手里筷子放下,率先离桌。

    小沈看她站起来,碗里的粥几乎没动:“你吃饱了?”

    易胭点头:“你们吃吧。”说完离开了餐桌。

    易胭找了处地方,点了根烟抽。

    她背靠墙上,对面稻田一片绿油。

    易胭很清楚为什么会梦见周凛和小哑巴。

    周凛自她来阿茶村后对她没有一分恶意,且还无意中告诉了她关于阿茶村的一些细节。

    易胭一直没明白周凛这么做的目的。

    或许那个梦只是易胭强行想给周凛的行为安一个合适的理由。

    可是当年小哑巴已经死了。

    还有,有可能易胭只是想减轻自己这么多年的愧疚,她不知道小哑巴怪没怪过她。

    一根烟抽完,易胭心中躁意未减。

    脚下是土,易胭扔下烟头,脚尖碾灭。

    或许是最近发生太多事过于混乱,她神智不太稳定,易胭轻叹口气,抬手揉了揉太阳穴。

    阿茶村就像一张网,越深入越是乱麻。

    /

    易胭脚有点不方便,但也不影响行动。

    白天在外面一天也没见到什么可疑人物,大多都是村子里的人。

    昨晚发生那些事,易胭以为映沙是冲着自己来的。

    可她忘了阿茶村本身是一个危险体,映沙出现在阿茶村是跟阿茶村本身有关系,还是真的只是冲她而来。

    到傍晚时候,村里似乎热闹起来。

    阿茶村村民每到傍晚一般都是早早闭门,村里很早就悄无声息。

    但今天直到太阳下山外面还是很热闹。

    每天轮到给她们几位医生做饭的人家,早中晚餐都会包揽。

    今晚周凛没带她们几个过来吃饭,吃饭的时候门口经常有其他村民经过,一个个似乎都很高兴。

    有位同事有点好奇,不断转头去看,问了这家女主人一句:“今天怎么这么热闹?是有什么事吗?”

    往常给她们做饭的人家不会跟她们说太多话,但今天也许女主人心情好,对她们没过分戒备。

    “今天是火坑节,”女主人笑着说,“我们村的节日,每年一次,你们赶上了。”

    小沈问:“火坑节?”

    易胭也看向女主人。

    “对,就是跳火坑,我们这里一个习俗,往火上跳一跳,去掉霉气,”女主人道,“村里男的现在都到那个地方去啦,我家男人也过去了。”

    同事听了更是好奇:“火坑?是真的有火吗?”

    女主人已经吃完了,就坐着等她们吃完自己好收拾后过去:“当然是真火,才有气氛嘛。”

    “真火?衣服不会被烧到吗?”小沈问。

    女主人摇头笑说:“不会,大家都熟练了。”

    有同事想去凑热闹:“在哪个地方,可以带我们过去吗?想去看看。”

    明显同事问出这一句的时候,女主人迟疑了一下。

    其他人可能没注意到,但易胭注意到了。

    女主人做不了主,当女主人不知该怎么给她们答复的时候,周凛正好出现在门外:“可以。”

    周凛似乎只是途中经过,没有留下,连门都没进。

    既然周凛这么说,女主人就没什么异议了,她赶忙换上笑容:“对,可以可以,你们吃完我收拾一下,然后带你们过去。”

    易胭也没什么事,想过去凑个热闹。

    虽然她的脚受伤去了也没什么用,纯粹凑个热闹。

    火坑节就是阿茶村一个传统习俗节日,顾名思义就是跳火坑,半人高的火坑堆,人往上跑过去。

    易胭她们过去的时候空地上很热闹,已经点起了几处火堆。

    小沈跟易胭走一起,小声说:“平时村里看着没什么生气,今天倒是挺热闹的。”

    男女老少都聚在一起,看着村里的年轻男人拿着火把点火。

    带她们过来的女主人说:“待会儿你们注意着点,他们跑起来就不长眼,小心被撞到,要是被撞到掉火堆里就不太好了。”

    小沈看着周围一个个追逐打闹的孩子,问“小孩也会跳吗?”

    女主人:“不会,他们就是过来看热闹,小孩子行动慢,会被烧到的。”

    “哦。”

    小沈环顾一下周围,然后凑到易胭耳边:“怎么没看到莎莎?”

    最近几天她们都没再遇见莎莎,莎莎也没来找她们。

    易胭:“不清楚。”

    火坑堆是点在路中间,对面一排老房子,墙体没铺砖,水泥老化,墙边掉了一堆沙粒。

    小沈看一眼易胭还绑着的脚:“你的脚不方便吧。”

    她指指对面那排房子:“要不过去那边坐坐。”

    易胭点头:“过去吧。”

    这排房子是村民祭拜的场地,有几间里头点着香火。很传统的老式建筑,大宅门风格,只不过长期没人打理,房子很老。

    易胭和小沈在其中一间的外面台阶坐下。

    环境很噪杂,年轻男人们不知在说什么,笑着拿火把点火堆,女人们搀扶家中老人待在一旁,小孩则穿梭人群中追追打打。

    火堆火舌蹿起半人高,隔五六米一个火堆,周围仿佛都被照成火红。

    村民一个个脸上笑容洋溢。

    易胭对热闹氛围不太感冒,有时候人群越是热闹,她反而越是容易低落。

    从小不怎么习惯热闹场面。

    易胭和小沈没和其他同事待一起,两人有一搭没一搭说着。

    男人们手里还拿着火把,某刻不知哪个男人起了头,拿着火把跑着跳过了第一个火堆。

    周围瞬间响起欢呼声,人群很振奋,拍手叫好。

    火焰半人高,男人迅速穿过,半边身子被火舌席卷。

    出来时衣物完好无损,不带点火。

    男人停都没停下,往第二个火堆跑去。

    第一个男人刚跑过去,第二个男人便接上,跳过第一个火堆。

    欢呼声越来越高,此起彼伏。

    小沈大声跟易胭说:“他们跑过去我心都紧了下,好怕衣服被烧到啊。”

    路中间很多个火堆,一个接一个,男人们往前疯跑。

    村民都说跳火坑去霉气。

    这估计比过年还让村民兴奋,从第一个男人跳过火坑后,后面欢呼声就没停止过。

    易胭小沈没和其他同事一起待着,过了会儿跟小沈住同个房间的同事过来坐下了。

    “诶诶,小沈,”那位女生碰了碰小沈的手,“她们在勾搭帅哥呢?”

    小沈凑过去听:“什么勾搭帅哥?阿茶村的?”

    “想什么呢,不是阿茶村的,就是那天我们吃饭看见的那个帅哥。”

    小沈想起来了,就是那天来阿茶村谈生意的男人。

    易胭挑眉。

    苏岸?

    苏岸的确跟她说过今天会来阿茶村签合同,谈妥生意,但他没给易胭发短信,易胭也没去骚扰他。

    小沈问:“然后呢?”

    “来叫你过去啊,平常我们就没见几个帅哥,这个是真帅。”

    这位女生话音刚落,易胭忽然问:“勾搭上了?”

    女生没想易胭会跟她说话,愣了下啊了声。

    然后才反应过来回答易胭:“没有,我们连句话都不敢跟他说,太冷了。”

    小沈笑了笑。

    女生去拉小沈:“走吧,过去看看,就在对面,跳火坑你都看过了,去看看帅哥。”

    小沈这次来阿茶村后,跟易胭是关系最后的一个。

    她想着易胭大概没有兴趣,但把她一个人扔这里又有点不好。

    哪知易胭却说:“我也过去。”

    小沈有点意外:“你要一起过去吗?我还以为你没兴趣。”

    易胭单脚从台阶上蹦起,弯唇:“我对帅哥一向很有兴趣。”

    “那一起过去吧。”那位女生看小沈跟易胭好,对易胭说。

    今天节日原因村民都出来了,平时看不到这么多村民,今天才知道阿茶村其实还是挺热闹。

    穿过摩肩接踵的人群,还有一段距离,易胭就透过攒动人头瞥到苏岸。

    人群中格外显眼。

    而苏岸也第一眼看到了易胭。

    生意大约谈完了,周凛没在苏岸身边,往常苏岸出现在阿茶村外面,周凛总会跟在身边防着人。

    同事站得离苏岸有段距离,没人上去问。

    易胭没朝苏岸那边过去,而是跟小沈她们到其他几位同事那里。

    这些医生中个个都会收拾打扮,长得算是不错。

    易胭过去时她们在讨论:“站这儿半天了,待会儿人都走了。”

    她们推推一个平时胆子比较大的女生:“平时你胆子最大,要不你上去要个联系方式。”

    “或者说说话也行。”

    大家来阿茶村变得无聊许多,这点事都能凑一起说半天。

    又或许人天生对帅哥有兴趣。

    让一个开朗的女生去找人男生要联系方式并不难,但对方是苏岸,就苏岸那离三米都能把人冻成冰的气质,再开朗的女生都会退却。

    而这样的一个人,是易胭的。

    易胭站这里听别人讨论她男人,莫名觉得有点好笑。

    看她们讨论半天也没讨论出什么,易胭说:“我过去问问。”

    几人诧异看向她。

    易胭天生美人胚子,骨子里也有股魅惑。

    漂亮到同性会有危机感。

    有人说:“不用了,要不我们算了,别问了。”

    易胭勾唇:“那怎么行,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帅哥。”

    说完也不管她们怎么说往苏岸那边走过去。

    其实易胭就是为了找个理由去跟苏岸搭话。

    这里没人知道她们关系,阿茶村的人更是不清楚,她想跟苏岸说话总得有个理由,否则会让人起疑。

    易胭穿过人群朝苏岸走过去。

    苏岸没看她,但也没走。

    易胭走到苏岸身边,毫不客气伸手:“你好,我能找你要个联系方式吗?”

    苏岸终于转眸看她一眼。

    不远处篝火隐隐约约映他眼里。

    易胭竟看得心痒了下。

    但即使火光映眼里,还是没能消去苏岸眼中冷淡,与平时无异。

    易胭掌心还摊开着:“那边我同事都等着要你号码呢,可以给我你联系方式吗?”

    苏岸眼风冷淡收回,十分没有人情味:“不行。”

    易胭蓦地笑了,放低声音:“那如果只有我呢?我自己要你联系号码?”

    苏岸:“不可以。”

    易胭:“……”

    他们现在这样在别人面前看来已经是勾搭上了,话都说上了。

    易胭又朝苏岸靠近了些,啧了声:“怎么这么记仇?”

    “行行好呗,我以后不拿你开玩笑了。”

    苏岸瞥了她眼,易胭朝他眨了下眼睛。

    她注意到苏岸视线扫了下她的脚。

    她说:“没昨天疼了,好多了。”

    苏岸从兜里拿出手机,男人单手拿手机,骨节分明的拇指点了点屏幕。

    递给了易胭。

    易胭还以为苏岸是陪她做戏做全套,给她联系方式。

    她接过手机,低眸一看却是一愣。

    苏岸屏幕上给她打了几个字。

    -映沙毒枭洛在阿茶村有场交易。

    易胭早上便疑问映沙为何会出现在阿茶村,果然不单纯是奔着她来。

    易胭身侧的人群忽然挤动了下。

    她察觉到不对劲之时已经来不及,一道刀风冲她腰窝直来。

    下一秒易胭被苏岸猛地扯了过去,反身挡住。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