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肖想本座的都得死 > 第74章 第 74 章

第74章 第 74 章

作品:肖想本座的都得死 作者:不问潘安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林星夜何曾面临过这种抉择。

    昔年他同人比试时, 面临最多的选择是要么化龙使出自己领悟到的剑意,要么就背水一战,也许是死, 也许是胜,都说不准。

    他做的抉择都有关生死, 无关风月, 现在却让他要么被亲,要么和宁隋结为道侣?

    若是宁隋藏着自己的脸不让他看,他非要强行去看宁隋,那么是他自己无理,宁隋想让他负责也还算有些逻辑。

    关键是, 宁隋的脸, 是他自己非凑到林星夜面前来暴露的, 林星夜想不看都不行。

    林星夜冷面含霜, 似清冷孤月, 心想这和耍无赖有什么区别?

    他正气恼间,宁隋则想离他更近些,让他更看得清楚他真正的脸, 然后萧云涵那种模样的,就被他远远地甩下去。

    宁隋越凑越近, 离林星夜越近, 他就越爱胡思乱想:【远看师兄已经似冰冷皎月格外动人, 近看师兄, 则更令人迷恋, 怪不得师兄身上永远笼罩着森冷剑意,他要是没这剑意傍身震慑人,真是不知道会招致多少人觊觎,师兄,他现在闭着眼,但我知道,他的眼里一定如秋水中落满了星星,若我吻上,该……】

    他闭着眼,宁隋都能说他眼睛好看?

    林星夜被宁隋无脑夸到想一剑给宁隋刺过去,他自觉他要是再不睁眼,真能被宁隋按在树上亲。

    他陡然睁眼,冰冷的双眸一下撞进了一双深邃的眼。

    如果说林星夜眼中总似含着万年不化的冰雪,冰天雪地中也绽放着冷傲的白梅,为他增光添彩,星辉淬于其中,更显绝色无双。宁隋的眼则如一望无垠的暗夜,沉静幽远,极具包容力。

    无论什么易容术,都无法改变眼睛,宁隋的阵法居然连眼睛、气势都能变?

    林星夜一愣,脑海中忽然一闪,想起宁隋这样的眼神气质,似乎在前世也出现过。

    当时正逢魔族作乱,林星夜的不夜城少君身份也暴露,无法以归元宗弟子的身份前去争斗历练。

    他又不会愿意以不夜城的名义前去,让中立的不夜城卷入纷争。

    林星夜便只持着剑,去战场远远望了几眼,顺道杀了几个不长眼撞上来的魔族。他去的正是宁隋所在的战场。

    宁隋所抵抗的是数以万计的除心魔和魅灵,浓黑的魔气猖狂地肆虐于战场,地面被腐蚀下陷。

    林星夜看见宁隋布下大阵,一个足以覆盖全战场的金色阵法稳定地飘浮于空中,宁隋站在最中心的位置,明明是最平凡的脸,他往下俯视战场时,却眼眸深邃,游刃有余地分析地面形势,继而掐诀变阵,一个个金色的光柱随着他的阵势从天而降,魔气从活跃到死气沉沉,最后全被他禁锢于阵中不得作乱。

    除心魔、魅灵的身躯分崩离析,化作新的魔气再被镇压。

    没留一个活口。

    林星夜看着那个场景,更加忌惮宁隋,同时也不服输,想再度回不夜城练剑。

    宁隋却发现了他,心中一紧张,干练的气势就消失殆尽:“少君,你来做什么?不夜城要参战?”

    宁隋紧张地看着林星夜,要是以往,他定然会想师兄来这里是不是关心他,可是师兄不是……师兄讨厌他。

    宁隋现在既觉得不夜城有些托大,虽然师兄足够强大,但他是不夜城少君,若被魔族不计损伤地抓去逼迫不夜城倒戈……那师兄不知道要受什么苦。

    同时,宁隋又怕师兄是来看魔尊的。

    林星夜见被宁隋发现,道:“不是,个人私事来此。”

    个人私事……宁隋更担忧:“今日我的战场已经处理完了,宵小魔族,不是我一合之敌。”

    他想,这等卑微弱小的魔族,怎能得你眷顾?

    “少君要是有事,我可替少君分忧。但需得少君再和我比试,这次……”宁隋垂眸,鼓起勇气再次越战,“这次少君输了,可莫要抵帐。”

    林星夜脸一冷,之前宁隋次次找他比斗,次次逼他认输。

    林星夜并不是输不起,他输了就再也不会出一剑,已是认输的意思,宁隋偏要他亲口说出来,他大觉恼怒,常常甩袖便走,走到一半时受不了自己次次都输,直接化成雪龙飞回不夜城,竟是半点都不想面对。

    他以为宁隋是要让他补齐之前认输的话,语气便不好:“既没比斗,宁隋,你别太自大。”

    他们的关系已经恶化到连师兄弟都不称呼。

    宁隋也听出了师兄不高兴,并且是不满他说他要赢。

    宁隋想,师兄喜欢强大的,看来我还不够让师兄信服,师兄才觉得我是自大乱说话。

    宁隋道:“比斗之后少君就知道了。少君,这是我新做的阵盘,你要拿回去看一下吗?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

    在林星夜看来,宁隋都和他约战了,还这样瞧不起他……

    他冷着脸:“不要。”

    林星夜转身就御剑飞走,徒留宁隋在原地暗自伤怀。

    但是宁隋总想着,这次比斗隔了很久,说不定他能成,他要多准备些聘礼给师兄。

    宁隋便搜肠刮肚地寻找龙族喜好的宝物,最后宝物倒是送给了林星夜,却不是以聘礼的名义。

    林星夜想着前世宁隋偶尔展露的气势,确实同眼前的宁隋极为相似。

    龙族的确好美色,林星夜喜好金光闪闪的宝物,但也不是不能欣赏宁隋这样的长相,毕竟他父君混沌苍敖,也是条黑龙,在龙族中也无龙不说英俊。

    尤其是,宁隋这样同闪亮宝石截然不同的长相,更让林星夜有新奇感。若是宁隋手捧着宝石,宝石在他的衬托下,定然更加闪闪发光,星光万丈……

    林星夜一直盯着宁隋,宁隋喉咙一动。

    【师兄当真喜爱我的模样,这样的话,那个黄发就完全不足为惧。】宁隋呼吸急促,【师兄这样盯着我,实在是令人想吻……】

    又要吻?林星夜瞬间清醒。

    他什么好看的没见过,宁隋的心声实在变态得能够碾压他的容貌。

    林星夜想到宁隋之前想的看了他脸就要娶他,先下手为强,冷声道:“宁师弟果真一表人才……”

    【师兄居然这么夸我,我的师兄……】

    林星夜仅仅是礼节性地夸赞,他赶紧闭嘴,换了个说辞:“今日看了宁师弟真颜,我心中总有些不安,我也看了些话本,常看见有人被看了真脸,就要赖上人娶他的,宁师弟,这种陋习你可有?”

    宁隋当然没有,他之前想那些只是面对师兄时的意动,当然不可能真做这么儿戏的事情。

    他道:“师兄,我没有。”

    【师兄真是正直,这些确实是陋习,真没想到,师兄光是看话本也能领悟到这些道理。况且……师兄只是看了我的样子,怎么就会想到嫁娶……师兄,他是否也……】

    林星夜万万想不到宁隋会这么想,不是宁隋先想的看了他就和他成亲?现在不过过了一刻,宁隋就认为这是陋习了?

    林星夜更觉得宁隋不管脸怎么变,都是一如既往地令人难以理解。

    他道:“宁师弟没有就好,我还有事,先行别过。”

    宁隋心一紧,师兄要走?

    【我在归元宗内只能继续易容,黄发却一直顶着他的黄头发,这样下去,师兄天天看到他,岂不会影响到我?】

    宁隋道:“师兄,可否暂为我护法?”

    他道:“我这个模样回了归元宗就得遮起来,师兄,从没人见过我的真容,我也想和人真诚相待。”

    他都将梯子给林星夜递过去了,林星夜眸中一动,宁隋确实不像个正常人,但是若这样的脸只能见一次,还不如多看会儿。

    林星夜薄唇轻启:“好。”

    宁隋默默开心,原地疗伤,期间一直用正脸对着林星夜。

    林星夜稍稍站远些,看宁隋的模样,想象宁隋捧宝石的样子……可惜了,宁隋不是不夜城的人,他没法差遣他为他捧宝石。

    一夜很快过去。

    萧云涵预备去找林星夜比剑,出门前,收敛好自己的魔气,格外注意了自己的金发金眸。

    他温和的脸上暗含狰狞的恨意和绝望,爱意交织在脸上,更显悲凉。

    “林星夜,时隔多年,你还是喜欢这些,金发金眸剑术……你从来不甘做云间雪色龙,真可笑,我那么恨你,还是得迎合你。”

    “宁隋也跟之前一样虚伪恶心,你不知道吧,他爱你爱得发狂,但永远不会成功。”萧云涵流金的眸子里如装着天空,嘴角浮起讥诮的弧度,“但他也是可怜人,可悲可叹,林星夜,你最薄情寡义……我只恨不能生啖你,食你血肉,看你怎么骄傲。”

    萧云涵嘴角的弧度放平,又恢复了谦谦君子的模样。

    他要出门,“哐”一声,一道无形的气墙将他拦住。

    宁隋的阵法无声地伫立在萧云涵面前,萧云涵面色一变。

    宁隋在阻止他赴约!

    他这边恨意深沉,宁隋那边已经治好伤口,他重新启动幻阵,恢复了平凡的脸要和师兄一起回归元宗。

    林星夜眼睁睁瞧着宁隋的脸变得普通,倒是什么话都没说,但是在宁隋主动挨过来那一刻,万分冷酷道:“我们先后回去,否则别人定会起疑,不利于你的秘密。”

    他说得冠冕堂皇,宁隋却心中一凉:【师兄定是因为我变丑了……才不愿和我走在一起。】

    林星夜全当没听到,自己转身就走。

    实际宁隋想的没错,林星夜虽然认为自己的脸最无用,最自卑他是云间雪色龙,但也没对自己的脸做点什么一劳永逸的事情。

    而且,在他小时候还没想到云间雪色龙那么讨厌时,也最爱在镜子面前照自己的龙身,若是尾巴粗一圈儿会怎么样,若是龙角更威风些会怎么样。

    “师兄,你认为我的真脸如何。”宁隋跟上来,准备唤起师兄对他真脸的好感。

    林星夜顿住脚步:“我一个剑修,并不怎么在意容貌。”

    他才不想被人当作肤浅的龙。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