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如凤令 > 第55章 赢局

第55章 赢局

作品:如凤令 作者:槐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因为她棋艺技高,有名气在外。倒是没什么闺阁好友会自讨没趣地主动去找她下棋了。又因自己是女子,男子跟自己对弈,赢了不见得多有脸,输了又打脸。

    这些年愈发难以找到能跟自己对弈的了。

    即使是个可能下不过几手的小才人,她都来者不拒。

    襄城看着苏锦礼莫名的兴趣,倒是不意外。这位太子妃从小跟她一起长大,性格寡淡高冷,但若是碰到跟棋有关的,保准来兴趣。

    太监和婢女很快收拾了画案毛笔纸墨,搬来了对弈的棋盘和两蛊棋子。

    温青梧站在棋盘旁,在对面比了个请的姿势。苏锦礼亦不推辞,先温青梧一步坐了下去。

    “规矩可改动改动?”温青梧问。

    苏锦礼看着温青梧:“如何改?”

    “不座子如何?”温青梧脸上浅笑,敷了胭脂的脸再阳光下娇艳得让人挪不开眼。

    苏锦礼笑了笑:“便依才人言。”

    黑白有守,座子便是先放入两黑两白抢占四角。以此抵消先手的优势,让两方处于公平境地。

    但这样,便少了许多棋局的千变万化和生死厮杀。

    不座子,棋局瞬息万变。

    苏锦礼抱过棋案上的白子。不过让了先手的优势,无伤大雅。往日她和闺友玩时,让十个字都不足提。

    “太子妃,用黑子吧。”温青梧缓缓盘腿坐了下面。端着黑子推到了苏锦礼面前。

    场中又是一静。

    黑子,是先走。棋子多一颗,也就是让棋。少了座子还敢拿白子下?

    哪里来的脸和自信?!

    场中震得连嘲笑都没了,只目不转睛地看着这边。看着苏锦礼。

    比起其他的惊诧和不屑,苏锦礼怔了一瞬,而后倒是接得洒脱。像是遇到了什么奇异又兴奋的事,抱过了黑子蛊,往自己面前一放:“多谢。”除了先生,这么多年还没有人在不座子的情况下让她棋的。

    宋杳坐在人群最下方,看着敞地里的温青梧,有些不忍直视。叹了口气:“我们去走走吧。”

    实在是不忍心,看到温才人……

    除了宋杳,还有许多少女纷纷起身,也在宫婢的带领下去花园子或是荫道上观景。或是去那九曲回廊和湖上亭看太液池。

    一盘对弈没什么好看的,还忒费时。主要是谁会去看一个胜负注定的棋局呢?

    “是。”丫鬟忽而应声,扶着宋杳起身离开去外面的院子里转了起来。

    苏锦礼执着黑子,下在了棋盘之中。

    温青梧执白,跟着落下。

    前几手苏锦礼落得都比较悠闲,过了第五手,她忽而意识到,对弈者似乎在布石!

    能在她手下不动声色的布石?苏锦礼有些意外。她端坐起身子,认真地看着整个棋盘,心思敛了起来。

    再落子,不再如先前的不在意,而是斟酌着落子开始抢占棋域!趁着对方布石还未曾完成,局面还没有打开。

    本以为十几手就能完的棋局,一下便是小半炷香的时间没了。

    看着太子妃苏锦礼面色沉重又慎之又慎地看着棋盘,旁边围着的众人都意外起来。

    才人管萍儿坐在郭茵茵旁边,看着场中不发一言置若无人的温青梧,和肃穆深思的太子妃。皱起眉头:“太子妃怎这副表情?该不会这温青梧真有高超棋艺罢?”

    郭茵茵闻言,转头看向高琴琴。要说整个后宫谁最了解温青梧,自然是往日跟她同进同出好得几乎连体的高才人了。

    高琴琴冷笑一声:“放心吧。我跟她下过棋的。草包一个。”

    场中,温青梧盘腿端坐在蒲团上,看着变幻莫测的棋局。在外人看来不过是几步,但只有她和苏锦礼明白,将才那几步都是逆转棋局的生死子。

    大场已过,苏锦礼执着子却深思着。

    她明明一直在逼子挟路,侵占对方领地。可每每看着对方棋域要没时,一个白子下来,总能将整个棋局翻转过来。

    绝处找生后,反将她逼入死地。

    大半柱香过去,苏锦礼开始中盘厮杀。忽而发现,对方也开始厮杀。她废了对方一角,对方就能杀她两方。

    不说实力悬殊多少,但这一盘棋这样下去,她决计难赢!

    宋杳转了一圈,跟着丫鬟户儿转了回来。

    “还在下呢!”户儿惊道。

    宋杳看着敞地中正对峙的热火朝天又平静沉默的两人,‘呀’了一声:“听说太子妃棋艺很高呢。父亲说整个天周都跟她对弈的,一只手指都数不整。”温才人能跟太子妃下这么久,就算输也不丢脸了。

    宋杳带着丫鬟坐到了位置上。

    虽说难看胜地,但苏锦礼心中却燃起了一团火,灼烧着她!按捺着心底的躁动和兴奋,她仔细摸索着棋间布石。

    执子深思才落。

    温青梧亦是执白子,看着棋盘停顿片刻,而后抬头看了眼已经烧到尾的香,落子。

    “时辰到。”襄城大声开口。

    说完,她亦是好奇的起了身。因着苏锦礼的缘故,她也或多或少对棋偏爱些许。先前说一炷香不过是定的规矩。却未曾想过以苏锦礼的棋技,在一炷香内竟都没有官子!

    襄城提着锦缎襦裙上前,看着棋盘,看了又看。

    “锦礼,你是黑子还是白子?”她有些不确定地开口。

    开局前应该是之前听错了罢……

    “黑子。”苏锦礼倒是没有一点儿输的窘迫,只兴致勃勃地看着棋盘,挑了个黑子看着。

    襄城终于回过神来,转头震惊不已地看着温青梧,张着嘴想问什么,嘴唇翕合。

    看着襄城公主迟迟不说话,也有脾气急的少女坐不住了,起身上前去看。

    “白子赢了!……等等,白子是谁?”

    “白子是谁?”管萍儿亦是问道,转头看向郭茵茵,不可思议地瞪大眼睛。一定是哪里出了错!

    郭茵茵黑着脸,那个名字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只能转头恶狠狠地看着高琴琴:“你不是说他棋艺很差么?!”

    “不可能!”高琴琴一把推开郭茵茵,不可置信大步跨上前要去看棋局!

    “棋局,才人温青梧略胜一筹。”襄城看着越来越多挤过来欲要看棋盘的人,开口大声道。说完复杂地看了一眼温青梧。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