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如凤令 > 第49章 诡秘

第49章 诡秘

作品:如凤令 作者:槐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走到门口遇到提着花篮回来的留吉。花匠谄笑着冲留吉行了礼,这才走向下一个才人的屋子里头。

    “怎留了这多?”留吉走到桌旁,看着堆成了小丘的花瓣。一捧捧的装进花篮里。

    “你可了解这个花匠?”温青梧问。神色深深。

    留吉摇了摇头:“奴婢之前在掖庭里头,对这边花匠不甚了解。”留吉奇怪地看向温青梧:“怎么,主子不识得他?”

    温青梧叹了口气,按着脑袋怅然道:“至自雨亭落水后,我便记不起许多事了。”

    留吉恍然,这事儿他听柳叶说过。

    温青梧又叹了口气。

    留吉担忧道:“主子怎么了,不舒坦么?”自从跟了温青梧后,留吉看见的她,都是平静得不动声色,足智多谋也不甚言谈的。

    几乎从未见过她这般神态,似是疲惫,又似为难。

    温青梧没应声,揉了揉太太阳穴后沉吟片刻,似是想到什么忽而坐起了身子:“去将那花匠唤过来。就说我这儿花瓣不够。”

    留吉看了看花篮都装不下的玫瑰花瓣,应声道:“是。”出了门。

    那花匠正在隔壁的才人屋中送花瓣,听到留吉的话,很快便过来了。

    温青梧神色已经恢复了平静,端坐在榻上,翻着案上不知何时放着的书籍。

    “才人。”那花匠跟着留吉走进来,冲着温青梧行了礼。

    温青梧挥了挥手,留吉退出了屋子,站在门边看着庭院。

    温青梧关上书,看向屋里弯腰站着的花匠,开门见山地道:“不瞒公公说,至自雨亭落水之后,我便记不起往日许多事了。身在何处,以及我为何人,都还没弄清。”

    “至于公公所说的吩咐么”温青梧顿了顿:“我更是不了解了。”

    花匠听闻温青梧的话,抬头看向温青梧,眼神满是审视和质疑。

    对着温青梧平静得不起一点儿波澜的脸实在没看出什么,花匠这才低下头:“不了解无在乎,你只用按照吩咐做事便可。

    消息,在玫瑰花圃的花枝中。”花匠将声音压得极低,用着只有两人能听到的声音道:“石像下的玫瑰花圃中,会有断枝。其中有小截一头稍尖一头断口参差不齐的断枝,取来从尖口处打开,里面会有下达给你的命令。”

    温青梧听得仔细,待花匠说完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思虑须臾又抬头看向花匠:“如我所讲,我忘却了往日诸事。那公公觉得,如今的我又要凭借什么依旧为你们所差遣呢?

    钱财?信念?愿景?还是被威胁的家人?可如今这些,我皆不所求。因为忘却也没有什么挂念的。如此,我又凭什么继续为人所差遣?”温青梧语序缓缓。

    花匠没料到温青梧会如此说,愣神之后便沉下了脸:“你的意思,是要背叛了?”

    “不敢谈背叛或是倒戈。”温青梧自然没有傻到还不了解状况就结仇。这人,一看就不是高琴琴那种被深宫斩了翅膀和后路的小宫妃。“只是我忘记了前事,没了那些支撑我做下去的缘由,也就少了一定要做和一定要成功的行动力和执着了。

    公公该知道,忘了这些,根本没什么信念去支撑着做完。”温青梧摊开了双手,显得些许无奈。面对花匠的脸上第一次有了平静之外的表情。

    花匠的脸色变了变,片刻之后,道:“没有什么支撑你的。那些都是我们需要的。

    所有人,都是为了你在做事。”说完,挎着篮子大步离去。

    温青梧摊开的手僵住。

    都是为了给她做事?所以她是所有人的主子?

    主子?一个小花匠对她这个主子又怎么会横眉冷眼?温青梧握着摊开的双手,放在腹前。舒展开的眉头蹙成了小山。

    留吉走进了屋子,看着神色凝重的温青梧,垂手安静地站在她身旁。

    “那花匠走了?”温青梧问。

    留吉出去看了眼,回来应道:“已经出了大福宫。”

    温青梧闭起眼睛,撑在桌案上,也不知想些什么。

    晚膳过后,早歇的才人们已经开始沐浴了。有的在窗下做着女红乘凉,有的在庭院或外头散步。

    温青梧散步中的一个。

    在庭院里走了一圈,温青梧转出了大福宫。路过玫瑰花圃时,温青梧扫了一眼石像下零落的断枝。很快收回目光继续向前而去。

    过了大福宫,转到御花园里。将转了个弯,跟迎面大步走着的男子撞了个满怀。

    温青梧后仰,留吉赶紧搀扶住她。

    温青梧退开几步,摸着有些疼痛的额头,抬头看向来人。触及男子深绯绣纹衣袍,身子微低准备行礼。

    男子身材修长,面目俊朗。那双眼睛尤为不羁。看清楚是温青梧,那男子从鼻子里不屑地“哼”了一声,嫌弃地拍了拍将才撞到温青梧的前襟,大步离去。

    温青梧低身准备行礼的身子站直,看着男子的背影。

    “这是梁王。”留吉在一旁低身提醒道。

    皇六子梁王,梅淑妃的儿子。之前留吉写给她的后宫人物里面有提及过。

    “我跟他有仇么?”温青梧问。

    “这,奴婢就不知晓了。”留吉将头埋低。

    温青梧收回目光,看了看前路。转过身子:“回罢。”

    说完,带着留吉往大福宫里走去。

    慢悠悠地转回大福宫时,已经临夜了。路边的宫灯早已亮起。

    夜色中温青梧站在大福宫外,瞧了瞧下面的花圃。低身,估摸着样子随手捡了几根枝丫,便回了屋子里头。

    柳叶已经倒好了沐浴的水,洗净的花瓣放在桶边,看到温青梧走进来,脆声道:“才人,可要沐浴了?”

    “把花瓣放进去就可以出去候着了。”温青梧将手中的枝丫放在桌上,细细地一根根看着。希望运气好一点儿,能有那根藏了消息的枝丫。

    “是。”柳叶回声。

    一根根摸过,温青梧在其中一枝断枝上停下。拿起来,细细的瞧了瞧。

    上面的切痕让温青梧面上一喜,打开一瞧。却是白纸。她皱眉,想了想,走到灯旁,取下灯罩,将纸张在火焰上晃了晃。

    空白的纸张上逐渐显现出几个字。

    太子妃,端午日入宫。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诸天剧透群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