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如凤令 > 第48章 花匠

第48章 花匠

作品:如凤令 作者:槐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温青梧抬头看着留吉。

    留吉走近,俯身贴近温青梧的耳朵,道:“奴婢听齐王府的丫鬟们有谈起,说淑妃本是洛阳青楼女子。秦王前往洛阳时遇见,替她赎了身,纳为妾。后来秦王举事,事成,入主大内。便封了她为淑妃。”

    青楼女子。

    温青梧想了许多种可能,唯独没有想到梅淑妃会是青楼女子。

    那这个梅淑妃,和前世杨淑妃,除了名分相同外,倒没有相同的地方了。

    论身世,杨淑妃乃是赫赫有名的弘农杨氏出生,又是前隋皇室公主。身份高贵自不必多说。梅淑妃却是青楼女子;论子嗣,杨淑妃生皇三子吴王李恪和皇六子梁王李愔,梅淑妃生的却是皇十三子赵王李甫,和皇六子梁王李颖。

    看着温青梧陷入沉思,留吉退开。

    所封的王号和皇子长幼排序目前看来,倒是大体相同。

    “才人。”柳叶挎着花篮子走了进来。打断了温青梧的思绪。

    温青梧看向柳叶。

    柳叶站在门帘处,没有走进来,看着温青梧,声音有些小:“那个花匠又来了。”

    花匠?很快温青梧反应过来柳叶说的是谁。她从榻上站起身子,走到窗边。

    玫瑰花已经半谢半开了。昨夜晚风不知吹落几许,凋零的花瓣落在土壤上,在清晨里铺了一层殷红。

    一个身着蓝色常袍的花匠,低身翻着土壤。

    留吉和柳叶跟着温青梧站在旁边。伸着脖子瞧了会儿,发现没什么二样。柳叶转身挎着花篮蹦蹦跳跳地出了门。

    片刻之后,花匠站起了身子,手里还拿着翻土的小泥锹。转头,直直的看向温青梧。

    温青梧迎上他的目光,无波无澜,平静的像是清晨的湖水,不起一丝涟漪。

    不同于上两次的平静淡漠,花匠看着温青梧,忽而皱了皱眉。然后低下头,不知想着什么。

    片刻之后,甩了甩手里的小泥锹,低下身子继续翻起来。

    有个念头在温青梧脑子里晃过,她脸上一热。捏紧拳头很快平息下去。

    不会的,肯定是她想多了,

    留吉收回看着花匠的目光,瞟了一眼温青梧。

    他这个主子身上,似乎有太多秘密了。且他有一种直觉,这些秘密,跟平常宫妃会有的秘密,天渊之别。

    留吉回过头,垂下眉目,纵使什么也不知晓,但依旧什么也没有问。

    不似平常宫妃,他本来就知道不是么。那么秘密肯定也就不同了。遇到一个不同寻常且能尽忠的主子,是他们这些奴婢的气运。

    温青梧静静地看着埋头苦干的花匠。

    那花匠弄完了花,在角落里拿起一个大篮子。提着走进了大福宫。

    温青梧这才看清,他手上提着的篮子里,装满了胭脂红的玫瑰花瓣。

    花匠提着篮子,走到大福宫靠门的第一个屋门口,跟走出来的宮婢说了些什么,丫鬟走了进去,拿出花篮出来装了花瓣笑着道谢。

    又走到隔壁屋子,然。

    挨个问了过去,有些屋子拿了花瓣,有些没拿。户户挨着走近了温青梧的屋门口,站定。

    “才人可在?”外头传来稍显稚嫩的声音。

    话音将落,温青梧便从纱帘后面走了出来,她看着太监,年岁约莫有二十四五了。面白无须,看着倒是清秀。

    “奴婢这儿有些玫瑰花瓣,才人可要一些?”他说着,踏过门槛走了进来。大概是儿时阉割的缘故,声音还带着童音。

    温青梧看了眼不请自入的花匠,向着堂上的硬榻走去。留吉到了杯茶放在榻上立着的低案上。

    走进来将手里提着的篮子放在大桌上:“这玫瑰瓣用来泡澡活血行气,晒干了入茶又能降火气,理气解郁。”

    “才人可要留一些?”他站在桌边,看着温青梧,卑微地笑着。跟所有小太监见了宫妃一般模样。

    若不是之前温青梧见过他对上自己那平静无波的眉眼,她大概也信了面前这太监真的只是单纯来送花瓣的花匠。

    温青梧端起手边的茶,喝了一口:“正不巧,屋子里的花篮让丫鬟拿出去了。”

    “若是才人要的话,奴婢就放在桌上也行。”花匠微微弯着腰,道。

    “那便放个几捧罢。”温青梧放下手里的茶杯。

    花匠闻言,捧着篮子里的花瓣,看了眼留吉。又飞快地看向温青梧再收回目光。

    一眼而过时,温青梧捕捉到了他眼中的凌厉。

    温青梧舒了一口气。

    幸好是凌厉,不是缱绻或者深情什么的。

    “还是去把柳叶的花篮子拿过来。”温青梧道。

    留吉看了眼花匠,应声:“是。”退了出去。

    温青梧目不转睛地看着低头捧着花瓣的花匠,带听到留吉脚步声消失在门口,刻意压低的声音传来。

    “大暑去洛阳行宫避暑,想办法提前去结交李臻。洛阳行宫里,你需要将一个人安插到他身边。”

    看着说话的花匠,温青梧身子坐直。抿着唇沉默着。

    花匠捧完最后一捧花,看向温青梧。眉头皱起。

    “可是,皇上不亲近我,不会带我去洛阳。”迎着花匠的目光,温青梧道。她放在腹前交叉相握的手攥紧。

    “这不需要你担心。”花匠收回目光,将桌上散开的花瓣拢起来堆成了一座小丘:“只需按照吩咐的做便是。”

    温青梧感觉自己脑子糊乱。背上渗出一层冷汗。她到底穿到了一个什么人身上?!

    宗室暗线?前朝党羽??敌国细作???江湖杀手????

    在花匠冷漠又审视的目光中,温青梧抛开糊乱了的脑子,将方才他说的话飞快的理了一遍。

    “只是,我在深宫,如何有机会在大暑前去结交太子?”她终于在一身冷汗中找到了话语中该问的。

    李臻,东宫太子。乃贞德帝李珉的嫡长子,生母先皇后慕容舒。

    她一个身在深宫的宫妃,怎去结交东宫的太子?!

    “这是你的问题,不该问我。”花匠挎起了篮子,脸色漠然。

    温青梧感觉昨夜好不容易睡安稳的头,又开始疼了起来。

    挎着篮子转身的花匠忽而停下,转身看向温青梧:“记得准时去取消息。”说完挎着篮子走出去。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