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如凤令 > 第43章 雀儿

第43章 雀儿

作品:如凤令 作者:槐秋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 )春末清晨啼莺舞燕,流水飞红。今日温青梧起的比往日迟了两刻中,醒来时整个大福宫都苏醒了。

    柳叶提着早膳蹦蹦跳跳地跨了进来。不同于将来时的唯唯诺诺和小心拘谨。这些日子她越发活泼起来。

    留吉看着温青梧起来,提着扫把走了出去,端了一盆清水进来。

    温青梧穿好柳叶放好的碧纱襦裙,又套了个半臂系好前襟,低头确定春、光不露。这才拍了拍胸脯,站起来走到洗漱架上。

    留吉将拧好的帕子递给温青梧。

    “昨夜没来过了么。”温青梧擦着脸颊,小声地开口。

    “没有。”留吉接过帕子,又清洗了拧干递过去。

    “几时了?”温青梧看了眼窗外的蓝天,问道。

    留吉将帕子递过去时,忍不住瞧了眼温青梧的神色:“早着呢,才辰初三刻。”

    那的确还早着。

    温青梧不再多言。

    这一日她只等着亥时,有些她不了解的牵扯和秘密,定然要慢慢梳理清楚才行。毕竟是跟她自身有关的。

    可温青梧还没有等到亥时,酉时用过晚膳,便见高琴琴又来了。

    将放下手里的碗筷,还漱着口。温青梧抬眼看向走进来的高琴琴。眉头微不可查的一皱。

    今儿一直惦念着亥时的事儿,竟把她给忘了。

    “堇则。”高琴琴走进来,看了眼她身边的留吉和柳叶:“可弄好了?”

    温青梧没回应,将漱口的茶水放到柳叶端着的托盘里。

    “呀,你这穿的是什么?”高琴琴走进,看着温青梧外面套着的半臂:“你难道还穿着这个出去?”

    这半臂一穿,好风光全挡住了。还有什么诱惑可言?

    “还系这么紧,你不怕把自己勒死么?”高琴琴说着上前要去帮忙解开温青梧系得死紧的半臂带子。

    温青梧抬手挡住了高琴琴伸过来的手。

    “我有些不舒服。”温青梧道:“请回吧。”

    至少今夜,她没工夫跟高琴琴斡旋。

    “不舒服?”高琴琴看着温青梧沉默的样子,想了想,笑道:“那行,你休息罢。我不叨扰你了。”

    话音落下转身提着裙子离去。

    转出去走向自己的屋子。春娘等在门口,看到高琴琴盈盈而来,上前迎了一步:“才人又去看温才人了么。”

    高琴琴没回她话,而是站定在廊下,抬头看向廊上的小雀。

    不舒服?是终于勾起药效了么?她嘴角浮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

    “将雀儿取下来。”高琴琴说道,抬脚走进了舞中。

    隔着窗户看了眼在外头搭着椅子踮着脚取鸟的春娘,高琴琴走到梳妆台下,蹲身取出最里面的箱子,打开一层又一层,在最里层的锦盒中,撕开了贴着盒子的锦布,拿出了里面的一块玉佩。

    这是一块腰佩,白璧圆润,上面纹了一朵荷花,象征君子品洁。卍字纹嵌边。

    高琴琴看着手里的玉佩,眼神温柔似水地摩挲着。

    鸟叫声起,春娘的脚步跳下了凳子。

    高琴琴赶紧将锦盒一层层关好放进了梳妆台下。

    “才人,雀儿取下来了。”春娘提着鸟儿走了进来。

    高琴琴将玉佩放进了衣袖之中。上前接过春娘手中的鸟架子:“你在屋里,我出去转转。”

    “是。”春娘站在门边,看着高琴琴走出院子。

    这些日子,才人愈发不爱带她随侍左右了。难道是她做错了什么被厌弃了?

    高琴琴提着鸟儿走出大福宫,向右边的道路走去。过了九仙桥,走到一个岔路口,她停下脚步。

    铺了石板的园地上,岔路分道。左边那条,是通往九仙门旁的竹林里。右边那条,是通往拾翠殿,向金銮殿而去的路。她看了看左边那条,又看了看右边那条。

    嘴角勾起一抹笑,提着鸟笼走向左边岔道上的一棵树后。放好鸟儿,回到了大福宫,目光瞬也不离温青梧的屋子。

    宫外鼓声阵阵,宫门一层层开始落钥。

    天色暗尽,大福宫中诸人渐渐熄灯。温青梧看了看天色,走到梳妆台边,看着铜镜里的自己。一身碧纱留仙襦裙,草色纹樱花半臂,抹了胭脂的粉红脸颊像三月桃花,十四五岁正是含苞待放的年纪,沉静的颜色和樱花半臂衬得她整个人娴静中带着三分俏丽。

    一条浅色轻纱披帛勾在她的手腕上,垂至着云头锦鞋的脚踝。

    这半臂是不是不够长?

    温青梧拉了拉衣襟,盖过锁骨。

    “才人,时辰差不多了。”留吉站在一旁,忍不住提醒道。

    “嗯,熄灯吧。”温青梧说着,解开了衣领将半臂系得更紧了些。

    晚风凉凉,温青梧双手放在腹前端着身子跟在留吉身后。柳叶已经睡下了。此刻留吉提着走在前方,温青梧顺着他的步子缓缓走着。

    宫内也有宵禁,这个时辰若没有通传和特殊事情,才人品阶的人是不能随意出门了的。

    所以留吉也没有打灯笼,只趁着宫中的八角灯走着。天上明月若有若现,月光稀疏。

    出了大福宫门不久,留吉眉头皱了皱。却也没说什么,继续走着。

    过了留仙桥,留吉走着的步子一顿。他看着前方的两条岔道。

    “怎么”

    “嘘!”留吉打断了温青梧还没说完的话。夜风吹来,留吉转头看向温青梧:“前面一直有人跟着我们。”

    前面有人跟着我们?

    温青梧随着留吉往旁边站在了旁边去:“什么意思?”

    留吉也觉得很奇怪。他道:“前面那人从我们从大福宫出来,便走在我们前面。似乎知晓我们要去哪里似的。”

    若是一两次巧合还好说。这一路都相同,且最后这个岔道都是同样的方向。要知道这个岔道之后便是九仙门旁的竹林了。

    留吉不能不谨慎。

    “你可知道是谁?”温青梧问。

    “奴婢不知道是谁。主子在这里等着,奴婢去看看。”留吉说道。

    有清脆的鸟儿声传来。留吉将迈出的身子被温青梧抓住。

    “不用去了。”温青梧压低声音道:“我知道是谁。”

    留吉转头看向温青梧。

    温青梧看了看前方的两条岔路:“她应该是要去另一条的。”另一条,是金銮殿后的。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