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夜行 > 第209章 红袖失踪

第209章 红袖失踪

作品:夜行 作者:战歌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日光渐暖,一众警卫队员不一会儿时间就将早饭吃完了。

    赵烺思考良久,觉得是时候找个地方安置这些警卫队员,不能让他们像以前一样,一直待在孙先生的行馆暂住了。

    这些都是我赵家之人,要将他们安然无恙的带回去!

    心中既有决定,赵烺不再耽搁时间,就将众人带到报馆街那边家中,而后将一摞银票递向严宽,道:“阿宽,给你个任务。”

    “任务?”

    严宽看着那摞银票,连连摆手道:“二少爷有什么任务直接吩咐就是,给我这么多钱干嘛!”

    “不是这个意思!”

    赵烺指着大门口排成五队的警卫队员道:“你们被我二叔派来保护我的安全,以前你们一直处在暗处也没给你们找个合适的住处。

    广州局势日益复杂,如果还像以前那样分散行动,指不定哪天我们就被各个击破了。

    因此考虑再三,我觉得既然广州已经有很多势力知道我们的存在了,那我们何不光明正大的找个落脚之处,将所有的力量都聚到一起。

    而至于安全方面,只要我们加强戒备,我相信是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今天你们什么都不用操心,带着兄弟们去街上好好置办几套衣服,然后在这附近寻个宽阔的地方买下来,作为我们的落脚之处!”

    “谢谢二少爷!”

    乱世当兵只为了口饭吃,严宽带着这些警卫队员风餐露宿,只为了护佑赵烺安全,这其中之苦他最清楚。

    心下感动,严宽也没有多说,将银票接过,转过身子,道:“兄弟们,二少爷给的钱让我们去置办住所。以后我们在广州也有自己的家了,不用在外面吹冷风吃冷饭了!

    二少爷这么看得起我们,兄弟们,你们说该怎么办?”

    “誓死报答二少爷!”

    “誓死报答二少爷!”

    “……”

    一道道嘶吼声在这大街上响起,仿若一道道划破苍穹的誓言宣誓着他们的存在。

    赵烺知道这是严宽有意帮他竖立威望收拢人心,仔细想来却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阿宽,我于兵权无意,这一点我自小就多次跟二叔声明。二叔已经赵家警备力量慢慢交接与你,你又何必如此呢?”

    这些话赵烺都放在心里没有明说,他知道严宽如此做肯定有他的想法,只有以后找机会与他好好谈谈了。

    严宽带人离开,大门口只剩下了赵烺、李广、秀秀三人。

    广州时局复杂,多有匪徒明抢暗砸,凶恶之事做尽。

    钟荣光先生最近一直操心着将马小朵救回来,因此安雅报馆那里倒是不经常去,而至于挂着外事记者身份的赵烺,更是不用前去了。

    回家换了套干净的衣服,出了房门看着已经换好衣服等在门口的李广跟秀秀,赵烺轻笑着道:“我要去答谢姑娘,你们要一起去吗?”

    “那当然!”

    秀秀走到赵烺跟李广中间,整个人挂在他们胳膊上道:“哥哥你可是答应过我的,你无论去哪都要带上我跟李广哥哥的!”

    “哈哈,你个小机灵鬼,我们走吧!”

    “嘻嘻,赵烺哥哥你是在夸我对吧?”

    “那当然了!”

    “可是为什么我感觉不是呢?”

    “你感觉错了呢,秀秀!”

    “我不管,我要吃糖葫芦!”

    “好好好,我们一人五串,吃个饱!”

    ……

    所在的地方是临近十八甫的一个街区,较为靠近六明渠。

    赵烺来过两次,因此此次再找之下并不困难。

    路上赵烺买了些礼物,伴随着温煦的日光,约莫二十来分钟后,带着李广秀秀二人在一个青砖绿瓦的独家小院前停了下来。

    “院门是开的?”

    晨风徐徐而过,吹的眼前打开了一丝缝隙的院门吱吱作响。

    赵烺清了清嗓子,来到院门外面站定,朗声道:“姑娘可在,赵某此次特意前来答谢救命之恩,往姑娘出来一叙!”

    院门虽然开着,但赵烺觉得还是要礼貌一些才是。

    只是声音落下,院内却还没有一丝动静。

    赵烺心中疑惑,又道:“姑娘,你在里面吗?”

    ……

    声音落下,除了晨风吹起落叶的哗啦声,院内却还是没有任何声响。

    秀秀拉了拉赵烺衣摆,道:“哥哥,姐姐是不是出去了啊?”

    “不应该呀,依着的警觉性,出去之后怎么会不关门……”

    “烺哥快看,这里有血迹!”

    赵烺犹自疑惑,李广猛然一声惊叫指向了门廊位置。

    赵烺仔细一看,门廊角落里果然有几滴鲜血留存。

    “不好,里面出事了!”

    赵烺心里一紧抬起脚步推门而入,顷刻间刺鼻的血腥味扑鼻而来使得三人齐齐将心提了起来。

    园中一滩滩鲜血散落各处,一朵朵散乱的腊梅花瓣落在上面,看起来别样狰狞。

    里面的时间房间全部敞开着,赵烺冲进去一看,只见里面的家具摆设全部散乱不堪落在地上,且屋内也有斑斑血迹存留。

    不仅如此,一番寻找之下,就连小黑的影踪也没有看到。

    要知道小黑跟感情家伙,这一点赵烺是知道的。

    昨夜到了广安医院之后小黑就独自离开,照着赵烺的想法它肯定回到了身边。

    只是所见,这里空空入夜,却也是极为奇怪。

    “这里发生过一场十分惨烈的打斗!”

    赵烺蹲下身子捻了下地上血迹,那些血迹已经干涸成块,看起来明显有些时间了。

    “根据这些血液凝固的程度来判断,这场争斗发生的时间至少在十个小时之前了!”

    赵烺站起身子凝声说道,目光下意识看向了左手手腕。

    “上午九点钟!”

    赵烺深吸了口气,道:“昨夜地宫争斗是从晚上十点半左右开始,跟这里的争斗的时间也极为接近。

    而姑娘身在广州多次帮我,指不定就得罪了哪方势力。

    由此判断,两方争斗怕是肯定有所联系!

    唉,都怪我。

    小黑要是一直陪在姑娘身边,依着的实力再加上小黑,她肯定是不会出事的!”

    “那该怎么办?”

    李广在房中翻找了一圈,除了杂乱的物什,别的线索什么也没有找到,遂问道。

    “姑娘于我有救命之恩,一定要找到她,保证她在广州的安全!”

    赵烺沉思了一下,道:“这样子,我们在这附近先问问情况。如果实在问不到线索,就向十八甫警署报警,同时向孙先生求援,警卫队也要派出去寻找!”

    “好,就这么办!”

    李广紧了紧肩上长弓,道:“烺哥,你跟秀秀一组,我自己一组,我们分头行动,半个小时之后还在这里汇合!”

    “嗯,行动吧!”

    按照赵烺的想法,本来是想分成三个方向去调查情况的。

    但李广明显是担忧赵烺安全,时间紧迫,也不能再去耽搁时间,赵烺也就没说别的,带着秀秀向着前方两百米左右的一个居所走了过去。

    眼前是一个有些破旧的小院子,赵烺走到院门前敲响房门,道:“里面有人吗?”

    声音落下,院内一片寂静没有任何回响。

    赵烺心中疑惑,力道又加重了些继续敲门,大概敲了三四分钟,就在赵烺即将转移别家之时一阵阵脚步声响,而后院门“吱嘎”一声打了开来。

    “谁啊,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开门的是一个三四十岁的中年妇女,她打着哈欠满眼惺忪地将院门打了开来问道。

    “大清早?”

    已经快九点半了,可是跟大清早扯不上什么关系。

    只不过调查下落才是最重要的,眼前的这户人家是距离家最近的,赵烺没有说别的,从怀里掏出了一枚银元递了过去,道:“大姐,我想问下,昨夜你可听到边上那家人有什么可疑的动静吗?”

    “银元!”

    妇人一把将银元抢过中指弹了下放在耳边倾听之后,脸上喜色愈深,而后将银元放进怀中,道:“昨夜我天刚黑就吃饭睡觉了,这一觉睡的可香了,感觉到现在脑袋还涨涨的没睡好,并没有听见什么可疑的动静!

    我已经将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了,没事就快走吧!等会让我家那口子看到了就不好了,他会吃醋的!”

    “这……好吧!”

    没问到什么有用的线索,赵烺也颇为无奈,只能伴着院门猛然关闭之声离开了这里。

    “哥哥,那大婶什么都不知道,就让她白赚一个银元?”

    “唉,为了寻找姑娘,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毕竟她于我有救命之恩,最重要的是找到她,确保她的安全!”

    “哦,这样啊!”

    秀秀歪着脑袋看着赵烺沮丧的表情,试探道:“哥哥,你这么担心姐姐,难道真的是因为救命之恩吗?

    哥哥你是不是喜欢姐姐?”

    “你个小丫头年纪这么小,知道什么是喜欢?!”

    “嘻嘻,我知道啊!”

    秀秀故作老成地背过双手,道:“我喜欢赵烺哥哥,李广哥哥,严宽哥哥,柳翠姐姐还有……”

    “呃……”

    赵烺一阵错愕,轻道:“原来你说的喜欢是这样,只是你所理解的,跟我们的却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呢?”

    秀秀歪着头,道:“我知道跟哥哥姐姐们在一起很舒服,很开心。特别是赵烺哥哥,你对我最好了。我喜欢跟你们待在一起,你们会保护秀秀安全,而如果有人敢欺负你们了,我也一定要他们好看。

    难道这不是喜欢吗?”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