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科幻小说 > [综武侠]圣僧 > 7.0.第七十章

7.0.第七十章

作品:[综武侠]圣僧 作者:鼎上软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软软雄起!  成都府郊外秋意参半。

    方天至行在官路上, 极目一望,见绿草万里起伏, 被群峦环抱。萋萋远峰之上, 一二倾白云,三四星枫艳, 朦朦胧胧在碧天之下。

    方天至回过头来,踏着泥土一步步往前走。更往前处, 正有一道百丈竹林, 路头隐没在其中。几个农民立在林外砍竹, 身旁已放倒了数十棵,零落横在道中。

    瞧此情状,他忽而想起了几天前在山中遇匪的事来。那日群匪有备而来,虽对他而言不值一提,但放眼江湖,却各个都算好手, 为首那一汉子更要厉害。贼人若有如此本领, 寻一山头抑或水泊,坐起一方帮派也未尝不可,何必有一日没一日的做劫匪勾当?又思及群贼行事心狠手辣, 进退有度, 不由犹疑起来, 心觉这事十分蹊跷, 不该放首恶离去。但金环镖局抓了许多青衣汉子, 得空了审问一番, 就能得知其中情由。

    方天至想到这里,猛地醒悟过来。

    副总镖头周岳在金环镖局经营多年,此番心怀异心,如何不带心腹好手一并上路?恐怕当时情形应是如此——贼匪率先发难,令镖局众人陷入混乱之中,他再趁机取王传恭性命,届时总镖头罹难,镖局群龙无首,他一声号令之下,手下心腹再倒戈相向,砍杀不知情的镖师。

    如此杀人灭口,他不仅可以同贼匪分了那笔红货,还可将一切推得一干二净,待回到湖北,正可以接任总镖头的位置。

    这是一石三鸟的好计谋,差只差在多了个方天至,而周岳见他年纪太轻,不将他放在心上,就此坏了大事。

    但这坏的不过是周岳的大事。那群贼人剽悍至此,不似寻常匪徒,首领全身而退,留下数十个好手在金环镖局手里,当不能善罢甘休。他这番走了,多半已落在他们眼中,金环镖局恐怕要遭。

    思及于此,方天至立刻倒转脚步,回身往成都府而去。他于险峻奇巍的少室山上攀越奔纵了十几个年头,又身负少林绝技一线穿这样的绝顶轻功,飞跑起来只怕与苍鹰猎豹也无区别。他离开时不急不缓,一路赏景,出城未有几里地,回赶不多时便见到了城墙。两三个元兵正把守城门,检看进城百姓的箱货,忽觉一阵白风自身旁刮过,定睛一瞧,甚么也没有,城门之外的土道上,连一丝沙尘也未扬起。

    而方天至过了城门,捡小巷纵穿民宅,直线往金环镖局的分局而去。又跳下一座二层客栈的楼顶,穿过一条小巷,金环镖局就在眼前。只见两扇黑漆大门紧闭,他敲了两下门环,无人应答。细听之下,仿佛宅后隐隐有刀兵喊叫之声。他再无犹疑,一掌推在门上,只听喀拉一声,那扇大门应声而开。

    方天至来不及细看,几步穿过大宅,绕到后院。只见院中两方人马混战一处,青衣人与镖师打斗,镖师之间也互有打斗,往来刀剑相接,正自惨烈。地上已然横尸数具,显然镖局众人颇为不敌。再一细看,王传恭衣裳上尽是血,正与两个颇为剽悍的中年汉子交手,他一眼瞧到方天至,只觉是活佛降世,不由悲喜交加,一齐迸发在胸腔里,嘶声痛喊道:“圆意师弟!小心那两个首领的青衣人!”

    方天至目光一转,只见院墙边的榕树荫中,两个青衣戴斗笠的人正抱手站着,一人腰间挎有一柄长刀,另一个身量高大,宛如铁塔,将那挎刀的汉子衬得竟有些矮小瘦弱。他二人不在众人中厮杀,只守在墙边,似乎是为了防人逃跑求救,身旁已毙倒了三个镖师。

    那挎刀汉子一见方天至,新仇旧恨涌在一处,却哈哈大笑了一声。方天至心中杀意已起,他望着院中炼狱,虽然心无波动,却怪自己太过手软,留下这样一个烂摊子,听闻笑声,不由双手合十,面上毫无表情,只道了一声:“阿弥陀佛!”

    说罢,脚下不停,向那二人走去。

    他一身雪白僧袍,踏入溅血的青砖院中。众人厮杀正猛,有青衣汉子瞧见他手无寸铁走来,不由一刀向他砍去,方天至目不斜视,任那刀剑落下,而右脚踏出一弓步,猛地两手成拳朝那汉子一击。这一击犹如奔涛巨浪,咆哮扑来,那汉子全未料着,被一拳击在当胸,整个人弓成一弯,朝后方倒飞而去,沿途撞翻五六人后,势犹未尽,最后滑到在地,胸骨已全凹了进去,可想见脏腑尽碎。

    这天崩地裂般的一拳,打得院里交手的众人不由纷纷停了下来,目露震惊的望向他。而方天至看也不看,不等尸首落地,便收步站直,继续朝那二人走去。众人登时如潮水般朝两边退却,给他三人留出一方空地。

    抛开此节,却说方天至刚进院不久,金环镖局外头便结伴来了三个女郎,正是方天至在城门口儿瞧见的那几人。她们本是峨眉派的女弟子,此番奉师命下山,寻访谢逊的下落,恰巧在附近的客栈里落脚。巧也巧了,方天至一路踏民宅而来,飞落之间,恰被其中一个瞧见了,那人不是别人,也正是与方天至在城门楼前,四目相视的那一个。

    她见这和尚本是出城的,如今急奔而回,可能出了甚么事——少林寺的和尚远远跑来四川,兴许也是为了谢逊而来。她便同师门姐妹说了,一行人往他去的方向一追,正瞧见一间镖局大门洞开,其中似有人打斗。众女郎往地上一瞧,只见一根碗口粗的横栓断作两截,上头裹着的铁皮竟生生裂开了,不由吓了一跳。要知这铁皮木栓的断裂模样,显是被外力折断的,却不是刀兵所致。何人竟有这样的掌力?难不成是金毛狮王谢逊?

    几人对视一番,悄悄进了院,过了宅子正厅,隔着半掩的后窗偷偷查看,却没瞧见谁人像生了金毛的谢逊,打斗的众人武功都稀松平常,遗憾之余又松了口气。眉心点了朱砂的那个少女一眼先瞧见了那白衣和尚的背影,忽听他念了声佛号,便朝院子里厮杀的众人走了过去,不由好奇他要干甚么,欲相帮哪一方。她正定睛去瞧他武功,却不料他一拳将一人打飞出去了,登时吓了一跳。

    又见院墙边,那挎刀的青衣汉子将抱在胸前的手臂放下了,口中道:“白狮撞日,打得不错。”他虽如此说,却似乎还未当一回事,扭头朝那铁塔般的同伴道,“师兄,你说怎办?”

    那铁塔般的青衣人哼了一声,众人本以为他要说甚么,却见他忽而侧身,两手一抱,将院墙下一口等人高的大缸提了起来,口中大喝一声,向方天至平平扔了过来。

    那大缸里头装满了水,本是为了防走水而备下的,一缸足有个千八百斤。这汉子如此将它扔了过来,竟是力大无穷一般。水缸来势极快,眨眼间便飞到方天至眼前,窗外那少女虽事不关己,却都将心提到了嗓子眼里,几乎要轻声叫出来。

    她没叫出声来,王传恭却目眦尽裂,生怕这于己有救命之恩的师弟被撞个身骨断裂,要知这外来的千斤之力,若非内力深厚,要硬抗便如找死一般,当即大叫道:“师弟快躲开!”

    方天至如若未闻,待那水缸迎头压来之际,不慌不忙横踏一步,右手于袍袖翻飞之间,不动声色的一掌按在那大缸的缸壁上。

    他那一掌无声无息,仿佛林间稚童轻轻拍了下树干般。那缸既没有将他撞的骨骼断碎,亦没有被他拍得四分五裂,而只在他掌上微微一滞。这只是飞花落叶般的一瞬,下一刻,方天至撤下这掌,两手将大缸一扶,轻飘飘的放落在地上。

    须知举鼎容易,放鼎难,要将这大缸如一只茶碗般放在地上,手头上的力气又何止千斤!他这一放刚定,原本在院墙下站着的挎刀汉子已离他一步之遥。这人在大缸飞出之际,已经朝方天至奔来,原意有二。若这和尚被打的骨碎筋折,他便上来补上一刀,若他将缸用拳打碎,那水花碎石翻飞间,他迎面突来一刀,取其旧力已竭,新力未生之时,也可重伤于他,不怕他再翻出浪花来。

    谁料这贼和尚竟不声不响的将缸放下来了!但他精研刀法,一刀气势已足,不可停下,便顺势斩来。他这一刀方出,却听身后的师兄惊疑不定的道:“般若掌?!”

    而一旁旁观的王传恭更是震惊而无以复加,重复他的话道:“甚么?甚么般若掌?是少林七十二绝技的般若掌么?”他话在口中,眼却望着那口大缸。只见缸及地面,周围几米的青砖纷纷一陷,竟生出裂纹。而那缸中的清水一滴未洒,却宛如滚水般沸腾不止。他那缸前的白衣师弟望见来的一刀,右臂向水中高落一击,激起三尺飞浪。

    那清水飞浪犹如一道帘幕般隔在了方天至和迎面一刀之前。水珠万点飞溅,映照在方天至的黑眸之中,他宛如过去十几年在罗汉堂后练功一般,两臂直出,朝前推出了金刚掌第八式,“神气东来”。日光隔水照耀在他的掌指上,只见掌未及水幕,那水便粉身碎骨般炸裂开来,朝那持刀的青衣汉子飞去。

    那汉子只觉迎面真气鼓荡,犹如排山倒海,胸中脏腑一痛,烦闷欲呕。崩溅而来的水滴流光溢彩,朝他兜头罩来,他眼中忽而剧烈一痛,涌出的也不知是水是血,他又恐又惊,大叫一声:“师兄救我!”

    此时那一刀已在方天至胸前,他白玉般的手指不慌不忙,犹如拈花摘叶般,向上轻轻一捏,精钢刀刃当即断作两截。那盲眼汉子天昏地暗之间,还不知晓,不顾周身被水珠打的生疼,回刀归身,不敢攻击,而是将刀舞将起来,严守门户。

    自抛缸到刀断,其间不过两三招,眨眼呼吸之瞬。众人为这白衣僧人如此神功所摄,竟一齐在这院中站了这片刻,无人动手。此时见那盲眼汉子一套刀法使出来,烈烈生风,威锐逼人,几十招下来身周竟有一道闪闪刀幕,显然并不是个任人拿捏的孬货,称得上是用刀的一流高手。再想到他竟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人打到眼瞎,连舞的是断刀也不知,不由觉得惊心动魄,众人还自发呆,只见方天至踏过水缸,也不理那瞎眼的汉子,朝院墙旁的青衣人飞身而去,二话不说,天降一掌扑落在他头上。那汉子不敢不接,又不敢接,他虽然正靠在两丈高的院墙边上,但轻功稀松,哪里敢当着这杀贼的面跳出去,硬着头皮大喝一声,使出看家的一套掌法,举起双手与方天至对了一掌。

    众人只听喀拉两声,那大汉惨叫一声,两条手臂异形怪状的一扭曲,血登时染了一袖子。方天至对了这掌,人如一羽鸿毛般朝地面飘落,未及落地,左手朝那汉子后颈衣领一拎,将他整个人抛到院中,那舞刀的汉子不知,感到异风来袭,登时提刀迎击,刷刷两下,将那晕过去的大汉砍死了。

    此时再看,那倒毙的大汉两肘衣裳破损,刺出两截新鲜白骨来。而他脑袋上的斗笠翻落,竟露出一个光头。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