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网游动漫 > 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 第127章 谁也不欠谁(二更)

第127章 谁也不欠谁(二更)

作品:恶毒炮灰他弟[星际] 作者:衣落成火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时淮一愣,然后满不在乎地说道:“我也挺讨厌他的,要不是亚雌不经打,我早套他麻袋了。”他也不吝于说出“家丑”,“宁少,你不知道,我这人天生聪明绝顶,所以生下来脑子太够用,身子骨儿又太小,就给挤成个傻子似的了,结果我那便宜爹妈真把我当傻子,关小黑屋一关十八年,嘿!”

    尚少宁倒是从来不知道时淮还有这样的遭遇,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好。

    说“你别在意”吧,他看时淮半点没在意的样子,要说同仇敌忾吧,时淮好像也没把这事儿当回事儿。

    时淮看他这样子,笑着摆摆手:“用不着介意,关了就关了,不也养着我吗?算两清了。”他是真把宁少当朋友,所以把自己那点事也都说了,“后来我和时岚都成年了,我其实慢慢已经不怎么傻了,而时家你们都知道的,最喜欢跟人联姻,时家选中的就是时岚,但时岚不乐意啊,嫌联姻对象是个破烂,他们算是终于想起我来了,把我丢出去跟破烂联姻了,正好把时岚给解救出来。”

    说到这里,时淮自己挺乐呵的,把亚岱的手抓起来摇了摇:“来来,我给你们隆重介绍一下,这位就是那个联姻的破烂了,大名亚岱·狄更斯,二十年才释放人形且据说联姻时已经是个智障的狄更斯家直系,他们家按规矩给了他一个男爵爵位就把他给丢到穷乡僻壤去了,顺带送了一个我这种的傻子亚雌。”

    一连串下来,他都不带歇口气的,最后还给下了个结论:“怎么样?傻子配智障,是不是特别般配?”

    尚少宁已经听得目瞪口呆。

    这都什么跟什么,自黑啊?还连自己的丈夫一起黑?

    但尽管这样,尚少宁还是听懂了时淮的意思:“所以你对时家……”

    时淮撇撇嘴:“我给你算个数啊,刚才说了,他们给我一口饭吃让我活了十八年,但也关了我十八年,所以这点我跟时家两清。另外时岚他妈生了我,可后来他让我代替时岚联姻,这也两清了。”他哼了声,“你懂的,算完以后我跟时家一毛钱关系也没有,你要真那么烦时岚,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用不着顾忌我,我肯定不帮他。当我不知道呢,我是听见他跟他妈商量用我代替的,不然他妈还想不起我来。”

    尚少宁这下轻松了很多:“懂了,我跟那个时岚的矛盾是解除不了的,你不在乎时岚就好了。你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一点也不想因为他们跟你有什么隔阂。”

    时淮忍不住笑了:“还隔阂呢,我没找他们算账就是我没忘那点血缘了。我可是一直被关在小黑屋里,也就是活着吧,吃饱穿暖都称不上。别说感情了,他们以为我不记得中间一群人喊我傻子傻子的?我敢说,如果我不是个亚雌,还算有点利用价值,我早被他们弄死了。反正我不欠他们的,他们也不欠我的,以后大家都当陌生人,谁也别找谁。”

    尚少宁有点同情地看着时淮。

    时淮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你这是什么眼神儿?”

    尚少宁立刻收回视线。

    时淮才摸了摸胳膊:“你可别同情我了,瘆得慌。”

    尚少宁笑了:“你还真豁达。”

    时淮摊手:“不豁达早就气死了。”

    事实上,如果时淮不是有前世记忆的话,他是豁达不了的。

    时淮跟时岚是双胞胎,他自己就因为出生之后反应慢就被关起来,而时岚这个双胞胎哥哥却受尽宠爱,谁能忍哪?

    好在时淮上辈子很乐观,本身是个孤儿没错,但馆主对他好啊,除了名分,其他和亲爹也没什么区别了。他心里早就有了敬重的长辈,对于这辈子的父母的希冀虽然有吧,可也不大,感情这玩意儿是需要经营的,便宜爹妈一开始就把他抛弃了,他当然也就把这点希冀给斩断,用理智来计算彼此之间的关系了。

    既然没感情,当然该一刀切的都一刀切,不至于考虑感情因素。

    这时候,尚少宁和阿伯塔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亚岱的身上。

    从刚才时淮的话里,他们都知道了这个人真正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对于尚少宁来说,他上辈子浑浑噩噩的,当然不会知道一些贵族家的隐秘,而这辈子虽然警醒了不少,可毕竟他也不是重生到小时候,这还没过多久呢,想要消息那么灵通也不可能。但是对于阿伯塔就不同了,即使他一直中毒,手底下也有一批忠心耿耿的人,不说对贵族们的事知道得巨细靡遗,但总能听到一些风声的。

    自然,阿伯塔也知道在大贵族狄更斯家族里,直系老四有一个出生时兽形没有遗传到狮子而是狐狸形态的长子,而这个长子很平庸,在狄更斯家不受欢迎,也曾经受过一些来自同代人的欺侮。除此以外,这长子过了十五年也没能释放人形,就成了狄更斯家的耻辱,成年后直接被狄更斯家打发掉,远离家族中心,甚至连正君都只是时家一个旁系的亚雌。

    本来阿伯塔没有把亚岱和狄更斯家族的耻辱联系在一起,毕竟亚岱跟什么平庸、智障完全扯不上关系,而且他尊重亚岱的实力,在发现对方设定了保密等级后,就没有强行调查,以免反而得罪了对方。可现在他听时淮说了这么一通,当然就确定了,也是非常惊讶。

    亚岱这样的人,狄更斯家居然直接把他给放逐了,真是让人难以置信。

    尚少宁的心情就更微妙了。

    上辈子的圣光药剂是狄更斯家弄出来的,这辈子他们几乎算是驱逐的废材,转眼就给配制出比圣光药剂好一万倍的曙光药剂,简直像个笑话一样。

    但尚少宁也有些不明白的地方,那就是像亚岱这样的人,上辈子为什么一点名声也没有呢?以及他突然想起,时岚才是最初的联姻对象……这么一想,细思恐极啊。

    会不会,是上辈子还是时岚去联姻,而时岚那么恶毒,他会不会是害了亚岱之后,恢复未婚的身份,再一路洗白回来?

    可如果是这样的话,尚少宁又想不通了,像亚岱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被时岚害了呢?

    尚少宁不由得看向了亚岱。

    亚岱正贴在时淮的身上,眼里都是柔情。

    尚少宁羡慕之余,回想自从认识他们之后,看到了亚岱对时淮的种种在意,突然想着,或许上辈子的时候亚岱也是太相信自己的正君,才会被时岚找到机会害了?幸好这辈子,亚岱遇见的是时淮。

    时淮跟时岚太不相同了,在尚少宁看来,时岚还比不上时淮的一根手指头。

    ……至于为什么尚少宁没怀疑亚岱也是重生的,那当然是因为,从头到尾亚岱都没表现出对时岚的一点恨意了,要不然,尚少宁认为亚岱肯定会报复时岚的。

    于是就这样,原本只是一点推测的,就被尚少宁不知不觉间给认定了。

    尚少宁很认真地对亚岱说道:“狄更斯先生,阿坏比时岚好一万倍,你一定要珍惜阿坏。”

    亚岱自然地答应了:“那是当然,阿坏是我唯一的挚爱。”随后补充,“你不用叫我狄更斯先生,阿坏给我取了个名字叫涂山狩,你可以叫我亚岱,也可以叫我‘涂山’。”

    对于自家正君的好朋友,他还是会给点面子的,与此同时,他的眸光微动。

    本来尚少宁说这样的话没什么问题,可这里面又好像带上了一点什么其他的意思……这让亚岱若有所思。

    接下来,阿伯塔开口了:“时先生,涂山先生,很高兴认识两位。”

    尚少宁也改了称呼:“涂山。”

    时淮盯着尚少宁。

    尚少宁被他盯得头皮发麻:“你看我干什么?”

    时淮:“自我介绍啊。”

    尚少宁一时没反应过来:“?”

    时淮无语:“我的意思是,你名字叫啥?”

    尚少宁一懵。

    对他,他还没自我介绍呢。

    当然,这也不能怪尚少宁忘了自我介绍,主要是几个人见面以后相处得也太熟悉了,就跟在星网上一样,再加上从时淮的脸到他的身份再到对亚岱的猜测,一连好多个刺激,尚少宁被冲击得还能正常思考就算不错了,哪还想的起来介绍自己?

    而阿伯塔则是因为他是个陪客,看尚少宁跟时淮交流正常,他本身也在想着跟亚岱的相处方式,也就没有主动做什么。

    尚少宁拍了下额头:“对不住对不住,我都给忘了。”他向时淮伸出手,郑重地说道,“我叫尚少宁,今年十七岁,很高兴认识你。这些天,承蒙你照顾了。”

    时淮用手轻轻拍了下他的手:“甭客气了,让人怪不习惯的。”

    亚岱盯着尚少宁的手,觉得很碍眼。

    尚少宁见了,忍不住好笑,他收回手,一本正经地说道:“看来阿坏真是夫管严,连跟我握个手都怕涂山不高兴。”

    时淮完全不承认:“什么夫管严啊?我这是爱护他,你知道吗?”

    尚少宁更忍俊不禁了:“哦,你高兴就好。”

    听时淮这话,他更觉得有意思了,而这个亚岱也是,居然就这么依着时淮,似乎还很享受这种相处方式。

    感情真好啊。

    然后尚少宁收拾了一下心神,看向阿伯塔,说道:“这位就是我的学长了。”

    阿伯塔朝亚岱伸出手:“阿伯塔·林德,很高兴认识你们。”

    亚岱伸手跟他握了握:“还成吧,我看你的脸很顺眼。”

    这话一出,时淮立刻转头,看向了亚岱。

    尚少宁也看向了亚岱,看他貌美如花,气味浅淡,心里不知怎么的,有点不舒服。

    阿伯塔愣了愣。

    他没想到亚岱会说出这一番话来,这话里的意思有点不对,可他也深有观察力,能察觉亚岱并不是那种意思。

    时淮向来不会藏着掖着,直接问了:“亚岱,你想爬墙?”

    尚少宁:“……”

    阿伯塔嘴角一抽。

    亚岱委屈地说道:“阿坏,他长成这样,你就不会多看他了。”

    作为资深颜控的时淮:“呃。”

    尚少宁:“……”

    阿伯塔:“……”

    谁也没想到,亚岱说看阿伯塔顺眼,居然是因为他现在的脸是平平无奇。

    阿伯塔不知道该怎么形容现在的心情。

    他这张脸,并不是他真正的脸。

    本来他是想要跟两人建立长久合作关系,当然也要给他们看到自己真实容貌,但是他要拉拢的人这么一说,他是该摘下仿真面具,还是不摘?

    阿伯塔想了想,还是说道:“如果涂山先生喜欢的话,这张仿真面具我就送给你了。”

    空气突然安静。

    所以,现在该怎么办呢?

    三秒钟后,时淮笑呵呵地说道:“是仿真面具啊,挺逼真的,给我看看呗。”

    亚岱没说话。

    阿伯塔把面具摘下来,露出了一张非常英俊的脸。

    时淮打量了一遍,对亚岱说道:“大皇子殿下果然是英俊潇洒,非常有男人味,尤其是气质刚硬里面透出一丝桀骜,眼神深邃中又有……”

    亚岱猛转头。

    时淮慢条斯理地说道:“当然了,虽然大皇子殿下这么英俊,还是比不上我们亚岱好看,简直全都长在我心里一样。”他很认真地说道,“我最喜欢的,当然是亚岱的脸。”

    亚岱高兴了。

    尚少宁和阿伯塔对视了一眼。

    终于,尚少宁无奈地说道:“学长,你有没有觉得,我们俩正在闪闪发光?”

    作者有话要说:  这一章可卡死我了……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