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十万伏特电死你 > 50.第五十章

50.第五十章

作品: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朝圣言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叶文轩手里的钢笔始终没有收起来, 他不时将笔尖点在车窗上,那“咚咚”的轻响与外面的雷鸣竟仿佛互有感应, 往往这边刚刚落笔, 那边就炸响一道惊雷。

    执笔者漫不经心, 慢慢敲着节拍。

    每敲一下, 负责开车的夏炎彬便忍不住屏住呼吸,等耳边雷霆稍息,才又缓缓呼出一口气来。

    “这真是……帅毙了……”他的视线落在前方的道路上, 但心思早已不在上面, 只喃喃道:“百闻不如一见,如果不是亲眼看到, 若说有人能降下闪电,打死我都不信。”

    拦路的恶徒早已被劈成了焦炭,此后又遇到了三次袭击都以失败告终。

    因为暴雨的关系,埋设地雷和远程狙击的手段都无法实施, 靠近叶文轩的那批人则伤亡惨重, 兄弟盟捉襟见肘, 只能眼睁睁看着夏炎彬的车队在风雨中磕磕绊绊驶向伦敦。

    而这时,因为大使馆向苏格兰场的jing cha总署传递的消息, 兄弟盟在英国实施恐怖袭击的消息被证实,再无法如之前那般嚣张行事。

    与夏炎彬的激动亢奋相反,叶文轩全程蹙着眉。

    他一心二用, 一边应付拦路恶匪, 一边仍然思考在凯茵小镇时, 来自另一位异能者所ti gong的信息。

    如果那些人足够敏锐,那他们最终也会发现我。叶文轩盯着天边翻滚的雷云,如是想。

    他的能力一旦使用,除了不痛不痒的静电陷阱,其他的都有雷霆声势,如此势必无法隐藏身份。

    那么,与其藏头露尾犹豫不定,倒不如光明正大的将力量使用出来。

    在经历过初时得到超能力的兴奋与害怕之后,加入特事部的经历,令他对前方的道路有了初步的构想。周围皆是为国奋斗的同伴,这使他多了一份使命感与荣誉感,同时,也将那些蠢蠢欲动的各种念头压入心底。

    但它们并没有消失,只是因着那份克制和束缚,暂时没有冒头而已。

    被派遣跟随邢渊来到英国,他开始频繁使用自己的能力,那种掌控大自然的快感使人流连忘返,也险些让他迷失在强大的力量之中。

    叶文轩隐隐感觉自己最近的心态不对,这或许与自身携带的雷电属性有关,也可能是因为他第一次执行任务,不自觉带了些焦躁与不安。

    直到亚度尼斯带来sp研究室的消息,令他倏然梦醒。

    “我在得意忘形。”他在心中道。

    “我有超越普通人的力量,能够掌控他们的生死,能够决定头顶那片天空的阴晴**。所以我开始自满,看不起普通人,轻视我的对手,对我的同伴也……非常不耐烦。”

    “邢渊那时候说得并没有错,强大的力量遮蔽了我的眼睛,它开始使我自信满满,过度膨胀。如果我继续这么肆意妄为……”叶文轩这么想着,在指间转了个笔花,最后将笔尖磕在玻璃上。

    窗外蛇一般的闪电倏然划过夜空,照亮了他的侧脸。

    “也许……我应该做一些改变了……”他望着外面的雨幕,喃喃自语。

    房车内,张明杰被头顶连片的闷响吓得缩在角落里。

    邢渊打开车窗,目光在漫天雷云中流连。

    “唔……”他眯起眼,迎着风打量天空:“是……我的错觉吗。闪电的声势越来越大了。”

    张明杰抱着个靠枕哆哆嗦嗦:“妈耶,这雷劈得太可怕了……你刚刚说啥?”

    邢渊:“没事。”

    大雨在大不列颠岛停留了整整一天半的时间,车队所过之处积水已经淹过了半个车轮,一直到抵达伦敦市时,风雨也没有停歇。

    “这场罕见的暴风雨已致使伦敦地铁全面停运,多地交通受阻,全市因闪电造成的各种设施故障还在持续升级……此外,伦敦希思罗机场的通信导航设备有六套遭雷电击坏,目前机场已暂停所有进出港航班……”

    车内广播的xin hao时强时弱,夏炎彬不时伸手调整,叶文轩将车窗降下来一点儿,感受窗外呼呼作响的风雨。

    “打雷天你也敢开广播,不怕被闪电击中吗。”

    夏炎彬满不在乎:“怕什么,你就坐副驾上,还能叫我被雷劈死?”

    “唉,我说小妹啊。”叶文轩看了看他,突然来了兴致:“说起来,我之前在伦敦见了你两回了。”

    “嗯?”夏炎彬握着方向盘,用眼角瞥了瞥他:“我听说你原本是隐藏在任务目标身边就近保护他的,咱们这类人比较特殊,我也不便向皮皮鲁打听你。没任务的时候,大家都是路人,没什么不好。”

    说着,他颇为自恋道:“不过你见过我也没毛病,老子那么有名,很少有人不认识我。”

    “……”叶文轩现在才知道超级巨星夏炎彬是个自恋狂,他抽了抽嘴角:“华厦大酒店29层,我去侦察地形,听见你跟邢渊在深情告白。”

    夏炎彬猛然咳嗽起来,他手下一滑,房车在公路上走了个“s”。

    叶文轩:“第二天下午,旋转餐厅那欲言又止的小模样,啧啧,都上头条新闻了。”

    夏炎彬:“……”

    “不是……那什么……”他抬手抹了把脸,干巴巴道:“我也是为了任务需要,我和他是清白的!说到这个,妈的……老子低声下气扮人|妻,邢渊那个王八蛋甩都不甩我,还让助理把我拉进黑名单,跟我公司老板说我x骚扰他!妈了个巴子的,老子爱的是胸平得像飞机场那样的mei nu,要不是皮皮鲁拦着,老子吐他一身!”

    他越说越愤慨,最后一巴掌拍在方向盘上,车喇叭立刻发出“嘀”的一声长鸣。

    叶文轩:“呃……冷静!”

    这声响一下让本就放松精神的车队紧张起来,还以为又遇上“黑粉”劫道了,就连车厢里的邢渊也忍不住提起手|枪,凑到小窗口观察半天。

    结果证明只是虚惊一场。

    抵达伦敦时已是第二天的凌晨,夏炎彬让他的经纪人给后面的司机挨个打dian hua,载满工作人员的车队开始朝着落脚的宾馆方向渐行渐远。而房车则拐了个弯,向另一个方向慢慢行驶。

    伦敦市内果然如广播上播报的一样,街道上全是亟待疏通的积水,大水漫过了脚跟,头顶还在电闪雷鸣,市民基本都闭门不出,等待暴雨离开。

    在经过某段路口时,几辆黑色轿车缓缓跟上,将房车围在中间。

    叶文轩在中途与张明杰交换位置,回到车舱里帮邢渊解开绷带换了次药,之后两人坐在一处有一下没一下的闲聊,直到被团团包围,邢渊立刻坐直了身子。

    “怎么了?”叶文轩也凑到窗边看了一眼:“没事,是咱们大使馆的人。”

    邢渊目光锐利地在几辆轿车之间扫来扫去:“希望里面没有对方的‘钉子’。”

    “你心思太重了,总是怀疑所有人,这么活着真是累。”叶文轩摇了摇头,他将手里一直把玩儿的钢笔调了个个儿,将笔柄竖起来插进邢渊上衣口袋里,唇边勾着抹笑:“喏,送你个秘密wu qi。”

    邢渊低头去看:“你终于抛弃你的超级电棍了?”

    “no~no~no~”叶文轩摇了摇手指:“鉴于阁下如此缺乏安全感,我也就忍痛割爱,把它送给你,关键时刻可以防身。”

    邢渊将笔从口袋里抽出来:“被抓时用它在白旗上写‘投降’吗?”

    叶文轩看着他的动作,笑意一直停在嘴边:“相信我,它是名副其实的‘超级电棍’,遇到袭击将笔帽打开,拿笔尖戳一戳对方,说不定能救你一命哦。”说完,他又补充道:“不过千万别拿笔尖冲着自己人,这玩意儿不分敌我,也没开关,扎着谁就电谁。”

    邢渊想要拆开笔帽的动作一顿:“我以为,钢笔只是一个障眼法,真正发电的难道不是你自己吗?”

    叶文轩打了个响指:“将大量电流储蓄在一个小物件里,我刚刚尝试的能力。”

    “但钢笔不可能真的成为电棍。”邢渊拧起眉,低头打量那根钢笔:“拿这个送人,太冒失了。”

    “好吧,如果你不要,可以还给我。”叶文轩耸了耸肩:“我可没给过其他人,就送了你这一次。”

    邢渊:“……”

    叶文轩:“你到底要不要?”

    最终,那根钢笔还是被邢渊握在了手里,没有还给叶文轩。

    “你……”

    叶文轩:“怎么?”

    邢渊盯着他,探究道:“你……好像有些变化。”

    叶文轩眨了眨眼。

    他等着邢渊继续往下说,谁想对方就这么停了话头,转而仔细观察手里的那根钢笔。

    等了半天,叶文轩忍不住戳了戳他:“你这人说话留一半,我哪儿变了?”

    邢渊看看他,露出一丝笑来。

    不是之前见过的冷笑、嘲笑以及邪肆哼笑,这抹微笑里似乎更有温度。

    “沉稳多了。”他拿笔尖一点叶文轩的眉心,笑道:“戾气没以前那么重,不过还是凶了点儿。”

    叶文轩盯着他的嘴角:“……这算夸奖吗?”

    邢渊:“就当是我在夸你吧。”

    “好吧。”他搔了搔脸,有些别扭道:“那啥……我觉得你也……”

    话没说完,房车一个猛刹停了下来。

    他们到地方了。

    邢渊:“你觉得什么?”

    叶文轩:“我……”

    夏炎彬在外面拍门:“哈喽,亲,你们在忙吗?我要开门了哦,我真的开门了,都把衣服穿上了吗?”

    叶文轩&邢渊:“……”

    叶文轩捂住脸,无力道:“没事……下车吧……”

    他们的目的地果然是大使馆。

    随行的几辆轿车就停在一边,叶文轩出来时看见从车里下来一溜着装统一的华国人。

    “是大使馆里的安全警卫人员。”邢渊在他身后下车,低声道:“看来是大使馆有人特意通知他们护送我们进城的。”

    他们抵达大使馆时,狂风暴雨仍在肆虐横行,有工作人员从建筑中跑出来,为几人分发伞具。

    “谢谢。”夏炎彬避开那人,偷偷问叶文轩:“大圣,你准备什么时候收了神通?”

    叶文轩揉着太阳穴,疲惫道:“我也想早点儿结束,不过咱们一到伦敦雨就停了,我怕有心人猜出是异能者做的,这雨……再下两天吧。”

    夏炎彬了然道:“了解。这就是英国遭遇了一场百年难遇的暴风雨,跟咱们老百姓没半毛钱关系,这业务我熟。”

    邢渊在旁边揉着耳朵,假装自己什么也没听见。

    因为有特事部提前关照过,与驻英大使和几个领事官员的会面非常顺利。

    叶文轩与邢渊同这些ren mian对面坐在会客厅的沙发上,他隐去异能者那部分**,将一路见到的情况向大使汇报过后,就自动往后挪了挪,窝在一旁开始充当背景板。

    身边的邢总裁接过话题,开始侃侃而谈。

    驻英大使与邢渊谈了两个多小时,叶文轩听得头疼,他这几天没怎么睡好,又大范围释放了能力,早就已经疲惫不堪。

    耳边依稀能听见这些人在谈论邢家与几个政府高官互有勾连,叶文轩困意上涌,再往后的话便越来越模糊。

    过了片刻,他终于两眼一闭,歪在邢渊肩膀上睡着了。

    正在交谈的几人停了下来。

    领事工作人员动了动:“我带这位先生去房间休息一下吧。”

    “没事。”邢渊制止他的动作,压低声音道:“这几天大家的神经高度紧绷,来到这里才算放松下来,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说完,他转头去看大使:“抱歉,我知道这有些失礼……”

    大使微微一笑,摆了摆手:“没什么,他很好。”

    小插曲过后,众ren mian上都带了点儿笑,不再去看趴在某人肩上熟睡的青年,又重新开始了第二轮商谈。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