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十万伏特电死你 > 30.第三十章

30.第三十章

作品:十万伏特电死你 作者:朝圣言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而后, 在张晴雪的尖叫声中, 一枚火|箭弹从对面几十米外的教学楼顶呼啸着奔来,一头撞进了适才敞着窗口的房间之中!

    “转过去!”叶文轩抓着邢渊的手, 在女人刺耳的尖叫声中大声喊:“护住头, 别……”

    他还没说完, 被邢渊擒住的手腕一紧,人已经以更快的速度被拉进了怀里。

    轰——

    骇人的冲击波将尚在半空中的三人全部怼进草坪!

    四散的玻璃渣和砖瓦碎石掉了他们一身,邢渊后背着地, 他闭了闭眼,又伸手将胸口那个脑袋上一片碎玻璃捻下来扔掉。

    这时所有人都庆幸,二楼窗口距离草坪只有不到五米高, 否则就这么摔下去,指不定就要瘸胳膊断腿。

    叶文轩鼻子再一次遭了秧,他痛叫一声, 捂着鼻梁从邢渊身上爬起来:“靠,你在胸口塞铁板吗, 我鼻子要流血了!”说着,他郁闷道:“说了让你转过去护住头, 你特么还不听……”

    邢渊反手抓住他, 一边迅速站起来扛起张晴雪:“快走!”

    叶文轩条件反射, 拔腿就跑。

    果然三人跑了没几步,又一枚炮弹跟在他们屁股后面就飞了过来。

    “我x你祖宗十八代!你们家火|箭弹都不要钱的吗?!”叶文轩边跑边叫, 逃跑还不忘朝着对面竖了根中指。

    回应他的是一枚狙击子弹, 就打在他脚边半米外的草坪里。

    叶文轩:“……”你们逼我的。

    上万伏特的电流顷刻间朝着对面的大楼蜂拥而去, 叶文轩这回是真的被惹怒了,他眼皮一掀,凌厉的目光直指对面楼顶某处。

    电流无声无息,且速度极快,楼顶的狙击手尚且不知发生了什么,已经两眼一黑,从楼顶摔了下来。

    与此同时,嘴边夹着冷笑的炮手也步了他的后尘,这名也门籍黑人连火箭筒都没来得及撒手,就一跟头翻下天台,落地时溅起好大一捧血花,果然死得不能再死。

    这一切都发生在逃亡者的身后,邢渊和张晴雪专心寻找出路,谁也没看见后面这惊人的一幕。

    叶文轩跟在他们后面,他摩挲一下手指,慢慢将眼中冷厉的光芒掩藏起来。

    特事部一直让他不要滥用自己的能力,一怕他能力暴露招来麻烦,二怕他控制不住这股力量,反而造成更大伤亡。郑兴国曾严词提醒他,即使要用,也要用的隐蔽,用的小心谨慎才行。

    但他到底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人,一腔热血之下也会冲动行事,今天招来一道奔雷,已经是太过招摇的举动。

    “依照刚才的情势,如果不杀死他们,死的就是我们几个。”他在心中默默道,“我……杀的都是穷凶极恶的恐怖分子,这没什么,我会习惯的。”

    只是不能再这么明目张胆的动用力量了。

    手上一疼,前面有人喝道:“叶文轩,干什么呢,逃跑的时候也能走神!”

    叶文轩低头看了看被紧紧拽住的手腕:“……没事,你放开我,我自己跑就行。”

    张晴雪这回终于如愿趴在了邢渊背上,此时柔情似水道:“邢总,我们上哪儿去呀?”

    邢渊没理她:“后面的那个炮手呢?”

    叶文轩脸不红气不喘地瞎编:“光顾逃跑没留意,大概弹药都用完了,这时候正准备下楼来跟咱们近身肉搏呢吧。”

    张晴雪听见他说“近身肉搏”,不知又想到了什么,捂着脸,百转千回的“嘤”了一声。

    叶文轩&邢渊:“……”

    叶文轩隐晦地朝对方投过去一个眼神:大哥你的嗜好很特别啊,这种痴女型的助理你也啃得下?

    邢渊:???

    很显然,在邢氏集团职工阶层内部广为流传的“十大后宫说”,以及那些带着颜色的小段子,暂时还没有入得邢总的耳朵。

    硝烟和大火都被抛至身后,三人飞快地离开倒塌的教学楼,趁着周围没人,叶文轩一把拉住邢渊,将他往西北角的铁门处带。

    邢渊眯起眼睛:“你怎么知道这里有出口。”

    叶文轩边跑边道:“我刚刚在楼上看见的,也不知道这门能不能打开,总要试一试。”说完,他又补充道:“我不知道他们是怎么锁定你的,不过学校里太不安全了,如果咱们能找到一辆车,也许可以试着直接前往警局寻求庇护……”

    邢渊开口嘲道:“只要离我远点儿,哪里都很安全。”

    闻言,叶文轩回头看了他一眼,继续往前跑:“哪儿来的歪理,你还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天煞孤星混世魔王么,劳驾快醒醒吧,中二世界只收十八岁以下的未成年。”

    邢渊翘了翘嘴角,没接这话。

    三人很快跑到铁门跟前,张晴雪还拍着胸脯娇嗲:“天哪,他们真的没追过来,呜呜呜真是吓死我了……”

    叶文轩试着推了推大门,涂着蓝色油漆的铁门“吱呀”一声,缓缓开了一道缝。

    他顺势继续向外推,开出一人宽的出口,扭头对剩下的两人道:“要不我先出去看看情况,你们在里面等两秒?”

    邢渊伸出手掌撑在门上,用力一推,将铁门一下推开。

    “一起走。”他收回手,淡淡道:“我还没有胆小到需要躲在自己员工的背后,如果真的有危险,你把我的助理带上,趁乱跑远点儿,别那么蠢又被哪个小偷揍晕了。”

    这怎么听都像是讽刺。

    叶文轩抽了抽嘴角,十分想再劈一道闪电下来,电不死他丫的。

    然而门后是一片风平浪静,没有荷枪实弹的恶徒,也没有躲在暗处的狙击手。

    维斯豪尔大学设立在市郊,来的时候走的主干道,路修的非常好,两边栽满植被,一路上风景优美,只是来往车辆不多,基本都是前往学校的。这时他们从侧门出来,叶文轩才真正意识到这所大学的位置有多偏。

    他们面前是一片种满了作物的田野,更远的地方依稀能看见森林的影子,顺着学校围墙边的小道向尽头眺望,北边有一座造型简朴的教堂,而南边则通向距离最近的市郊小镇。

    这里四周都很荒凉,离市中心很有些距离,也难怪恐怖袭击发生了这么久,警方的支援却还迟迟没有赶到。

    除此之外,这里最醒目的物件,当属停在铁门旁边的一辆小型运输车。

    叶文轩心头一跳,紧接着就意识到,这正是“食人花”短信里提到过的运奶车。

    他当先走了过去,透过玻璃窗朝着里面看了看。

    理所当然的,他期待的这位代号为“食人花”的同事并不在里面,这看起来就是一辆空车。

    想到这儿,他一手扣在车门把手上,稍一用力,车门应声而开。

    邢渊也走了过来:“检查一下,看里面有没有炸|弹和定位仪。”

    叶文轩:“……”炸|弹肯定没有,定位仪就不一定了。

    他抹了把脸:“我以为你会跟我一样比较好奇,为什么这辆车的车钥匙还插在上面,司机却不见了。”

    “哦,我并不关心那个。”邢渊打开副驾那边的车门,一把将赖在自己背上不下来的张晴雪抖进车里,然后才道:“我只关心,这是不是那群狗娘养的设计出来的另一个圈套。”

    叶文轩默默看了他一眼:“邢总,你刚刚是骂了句脏话吗?”

    邢渊面不改色:“没有,你听错了。”

    叶文轩:“……你以为我耳聋吗?”

    邢渊惊讶的看了看他:“你不是吗?”

    叶文轩:“……”

    “赶紧的,去看看车盘底下有没有可疑物品。”邢渊抬起手,顺势在他脑袋上呼噜了一下:“作为奖励,今天让你坐副驾,老总亲自开车。”

    叶文轩没说话,只转头看了看趴在副驾凹造型的张晴雪。

    邢渊:“张晴雪。”

    张助理酥胸半露,对他抛了个媚眼:“邢总,人家想和你坐一起嘛。”

    邢渊看都不看她:“你和叶文轩挤一挤。”然后面不改色地对叶文轩道:“给你一个贴近mei nu的机会,好好把握吧。”

    叶文轩:“……”谁要贴近痴女啊。

    他无语的看了看邢渊,然后还是趴在地上,意思意思检查了几下。

    当然是什么可疑物品都没有。

    他站起来拍拍灰,一扭脸发现邢渊不见了。

    “老板呢?”他敲了敲玻璃窗,问里面的张晴雪。

    这mei nu正在试图往驾驶座的位置爬,一边指了指后面:“我刚看见邢总去后面了。”

    叶文轩便绕道小货车后面,果然看见邢渊正站在车厢旁边,货箱门大开着,叶文轩好奇地凑过去:“邢总,看啥呢?”

    入目全是包装成箱的鲜奶,叶文轩心道“食人花”送的这装备真是名副其实,说是停了一辆运奶车,货箱里特么就真的放了满满一xiang zi的牛奶。

    只是没看见这位传说中的同事,叶文轩有些遗憾,不知以后还能不能有机会再认识认识。

    他还在无限感怀,一旁的邢渊已经双臂一撑,动作麻利地钻了进去。

    叶文轩盯着他看,心道这家伙果然身手不错。

    邢渊在货箱里转了一圈,没发现炸|弹和跟踪仪,只在角落里翻出来一个黑色运动包。他把那只包拖到面前,刷的一下将拉链一拉到底,露出里面的物件。

    “这是……”叶文轩也爬了进来,他从包里捡出一样,抖开来看了看:“工作服?我看看……t恤,牛仔裤和防风外套,哎,这家牛奶公司的装备很不错嘛。”说着,他看了看自己那身衣服,已经脏的不能再脏了,遂道:“正好换上这个装成运奶工,免得那帮孙子又找过来。”

    邢渊拧着眉看了一会儿,他将视线重新投到围墙另一侧的校园里,警方大概还在某处和匪徒们对峙,站在这里的时候,他听不见任何枪声和尖叫,只能看见有滚滚的浓烟笼罩在维斯豪尔大学上方。

    就仿佛是死神的阴影,正无情的收割着人命。

    “邢总,别看了。”叶文轩回身扔给他一套zhi fu:“赶紧换了,开车走人要紧。”

    邢渊揉了揉额角,很低的“嗯”了一声。

    两人凑在一起去翻那只运动包,将里面的衣服一股脑全翻了出来,而后便借着箱门的遮挡,在这逼仄的空间里直接动手换起了衣服。

    “邢总,其实我有个问题,从刚刚开始就一直想问。”

    邢渊一手勾下领带,自上而下解开衬衣niu kou,一边随口道:“什么?”

    叶文轩小声说:“我有点奇怪,这群人是怎么知道你的位置的?”

    “两次了,每次对方发射火|箭弹,都明显有着准确的方位感,就好像他们一直知道你的位置。”他皱着眉,慢慢道:“第一回人多也就罢了,第二回只有你我和张晴雪,他们一样能找到你。到底是有人在通风报信,还是……我们中有谁,被他们藏了**仪?”

    邢渊嘲道:“我怎么以前没发现,我的摄影师还是个小侦探?”

    叶文轩特别不要脸的笑了笑:“爱好比较广泛,摄影这行要是干不下去了,我还能凭这个另起炉灶嘛。”

    也不知邢渊信不信这浑话,他只是道:“你继续。”

    “如果是定位仪在作祟,那我建议咱们把身上随身携带的东西,除了钱包全都丢掉。唔,看你这个表情,应该是很赞同我的看法。”叶文轩摸了摸下巴:“但如果是有人在通风报信……”

    邢渊解开衬衣niu kou,瞥一眼他:“你是在暗示,让我多注意着你的那些小动作,是吗?”

    “呸呸呸,怎么可能!”叶文轩表情特纯真:“我一颗红心向太阳,我特么连只蚂蚁都不忍心踩死的,怎么可能丧心病狂到给一个恐怖组织通风报信?!”

    他表了一通忠心,然后才伸出大拇指,朝自己身后点了点,跟做贼似的小声说:“我是想问,前面坐的那位,靠不靠谱啊?”

    沾了灰尘和血渍的衬衣被扔在运动包里,邢渊毫不扭捏地展露自己坚实的胸膛和完美的腹肌,他的身材果然出奇的好,属于穿衣显瘦tuo yi有肉那款,浑身的肌肉都隐隐充斥着强大的爆发力。

    邢渊没急着回答他,而是随手拽了件天蓝色t恤套在身上,然后又去解腰间的皮带。

    叶文轩正等着da an,猝不及防之下看了场型男tuo yi秀,这刺激有点儿狠。他情不自禁地低头在自己胸腹部瞄了好几眼,好不容易才将嫉妒的情绪甩出大脑,而后便一脸“==”的表情,转头也从包里翻出t恤和牛仔裤,动作飞快地换起衣服。

    一直到两个人将绘制有“天天牛奶,天天好心情”卡通字的工作外套穿好,这二位都没什么语言交流,叶文轩也以为邢渊不会回答他那个问题了。

    整装完毕,又胡乱将脸上的尘土蹭干净,邢渊便将两人的衣物都塞进那只运动包。

    做完这一切,他将运动包提起来,跟叶文轩一前一后跳下来,后者查看了一下货箱的两扇门,果然看见锁孔里插了把钥匙。

    他正准备关门上锁,身旁的人突然俯下|身子,在他耳边低声道:“我认为,你大概要比她可靠很多。”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