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历史军事 > 双枪皇帝 > 双枪皇帝 第一百四十五章 【绝 望】

双枪皇帝 第一百四十五章 【绝 望】

作品:双枪皇帝 作者:寇十五郎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营帐里,锃亮的铜架上插着四五根粗大的牛油蜡烛,明亮的烛火映照着两片血肉模糊的屁股。

    从被打完军棍后就趴在硬床板上的忽失海牙一直动弹不得,当军医士把一块块黑糊糊的药膏敷上去时,被重责军棍时咬牙不吭声的忽失海牙终于发出杀猪般嚎叫:“混蛋!轻点……疼死我了……”

    军医士满头是汗,连连告罪,益发小心。但毕竟是上药,哪有不碰触伤口的?结果一不小心,触及一块烂肉,忽失海牙又呼天抢地起来。恼怒之下,抓起床边的弯刀,就要砍杀泄愤。

    刀方出鞘数寸,帐帘突然掀开,二人大步而入。

    忽失海牙眼角瞥见,慌忙收刀入鞘,挣扎欲起。

    来者其中一人急步趋前,按住忽失海牙肩膀,目光扫过其血臀,有不忍之色,低声道:“阿卡,没事吧?”

    忽失海牙强笑道:“无事……阿塔……”仍欲强撑而起。

    进帐二人,正是其父阿里海牙与兄弟贯只哥。

    阿里海牙摆摆手,静静看着军医士继续敷药,这会忽失海牙再疼也不敢吭半声。待军医士敷药完毕,阿里海牙挥挥手,军医士忙收拾药盒躬身告退。

    贯只哥搬来锦墩,阿里海牙坐下,凝视着长子,后者惭然垂首,帐内一时寂然。

    良久,阿里海牙徐徐开口:“你可知你犯了什么错吗?”

    忽失海牙愧然道:“儿败了……”

    阿里海牙摇头:“不然。宋人有言‘胜败乃兵家常事’,败了我不怪你,但你此次攻打万安军城,败退时做错了一件事。”

    忽失海牙用力挣扎坐起:“请阿塔教我。”

    阿里海牙冷然道:“你攻城无果,退兵而被龙雀军衔尾追击时,没用北庭精骑断后,而是以新附军断后。”

    忽失海牙讶然:“阿塔……”

    “我知道你想说什么。”阿里海牙打断道,“以往你用新附军断后没错,这些人死多少都能补回来,但这次不一样。你若以精骑断后,赵猎麾下多为步卒,骑兵甚少,纵有利器,也绝不敢过份逼近,以免阵形散乱,为我劲骑所趁。如此,虽有小挫,不至于惨败。”

    忽失海牙怔忡半晌,不得不承认阿塔所言在理。当日他之所为,纯粹出于平时作战习惯或本能,自家精锐得跑前头,新附军这些降兵劣卒就扔在后头以阻追兵。只是他忘记了,要想完成围堵龙雀军的任务,不是仅靠少量的精锐就可以做到的,他需要大量的“降兵劣卒”。结果精锐是保住了,劣卒却丢了大半,以致后来非但进攻乏力,连防守都成问题。

    贯只哥道:“阿卡也是担心我北庭军折损,伤我根本。那些新附军兵死再多也可补充,但北庭勇士却是折一个少一个啊……”

    阿里海牙咄然道:“贯只哥,你也短视!你阿卡此战的任务是困住、堵住龙雀军,以使我南征大军从容灭掉残宋行朝,此乃战役方略,一切都应以此为重。眼下你阿卡固然保住了数百北庭勇士,然而却令龙雀军破围而出,造成整个战役被动,我师有可能腹背受敌,使一场必胜之役平添变数……”

    阿里海牙摇头叹气不已,这两个儿子格局还是太小,顶多只能为将,缺乏帅才啊。

    忽失海牙与贯只哥唯唯称是,然后忍不住问:“龙雀军火枪如此犀利,阿塔可有破火枪之策?”

    阿里海牙双目黄光一闪,形容阴鸷:“从你与龙雀军万安军城一战来看,火枪最利防守,若配合坚城,更难迫近。虽有强弩硬弓,却难以与火枪抗衡,固有此败。然其后你粮船被毁,不得已退兵时,命一部据寨而守,龙雀军虽迫近寨外,枪弹齐发,却未能攻入寨中。若非宋人出奇兵袭击码头,令守寨军兵恐惧后路被断而惊逃,龙雀军想顺利攻入营寨亦非易事。”

    忽失海牙兄弟眼睛都是一亮,齐道:“阿塔是说……”

    阿里海牙断然道:“火枪利守不利攻,我们绝不能给赵猎与张世杰合兵共守崖城的机会。先破崖城,据之以待赵猎之龙雀军。届时利用我兵船众多的优势或海上围歼,或守城以拒。他就算有利器在手,又能奈我坚城何?城久攻不下,为之效忠的行朝又覆灭……就算他赵猎有强兵火器在手,又能如何?”

    兄弟二人皆心悦诚服大赞不已,贯只哥更道:“我军攻破崖城之后,缴获宋人火枪,召能工巧匠依样打造,分发守军。待那赵猎率军前来,那时就让他尝尝他最拿手的火枪守城之阵,以彼之道还治彼身,为阿卡报一箭之仇。”

    忽失海牙凶焰炽炽,一拍大腿:“就是这样……啊!”

    ……

    从暴风雨停歇那一天起,崖城朝宫就陷入一片压抑氛围中。

    当暴风雨过后,阳光普照琼南,杨太后再次垂帘问政,当她问道:“元虏若再攻城,众卿可有必御之策?”

    诸臣皆无语,实力悬殊,这是明摆着的事,这些日子以来,也只是苦苦支撑而已。

    文天祥身为文臣之首,自然不能沉默,当即出班,举笏深鞠,神情昂烈:“请皇太后宽心,臣已存与城皆亡之心,每战必临锋镝,寇欲破城,须从臣尸身跨过。”

    张世杰亦铿锵有声:“臣只有一言——自臣以下,必战至最后一兵一卒!”

    陈宜中叹息,人还是太少了啊,兵员只见消耗却没法补充,沉稳出班,深深望了文天祥与张世杰这两位因政见不同屡屡相争的政敌一眼,从容道:“臣愿与诸君共存亡。”

    诸臣正纷纷表态与城皆亡之心,却见一侍卫匆匆入报。

    “什么?”张世杰腾地站起,“发现琼州万户忽失海牙部旗号?”

    诸臣皆惊惑不已,忽失海牙不是在万安军城围攻龙雀军么,怎么跑到这来了?这是什么情况?赵猎与他的龙雀军是胜了还是败了?仅仅一闪念之后,许多大臣就断然否定前者。以弱旅孤城抗衡八千敌军,能支撑下来就算不错了,还指望胜?想多了。不胜,那就是败了,这下子所有压力全压到崖城这里……

    文天祥沉痛叹息,颓然顿坐,原本就实力悬殊,压力重重,这下元军又加入数千生兵,可以想见接下来的守战之艰难。

    帘后的杨太后再承受不住这压力,饮泣出声。

    一众孤臣皆伏拜于地,痛哭失声。

    宫外阳光灿烂,宫中愁云惨淡。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