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神脉 > 神脉 第277章 决裂

神脉 第277章 决裂

作品:神脉 作者:北草春生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秦荡看见这二人进来,眼睛微微一眯,脸色变化了几瞬,最终停在了似笑非笑上。

    大殿中群臣噤若寒蝉,左侧上首本该是林太宰的位置,此刻坐着一直在深山潜心修炼的叶凉国保护神——长公主秦玉然。

    在林明与吴嫣进来之前,秦玉然便在大殿上公然斥责秦荡,说他心胸狭隘,忠奸不分,并且坚持让他放了林太宰,而秦荡倒是把这些都听了,虽然没有反驳,可是脸色沉的能滴出墨汁来,只是一点咬住不放,林太宰通敌叛国,坚决不能放人。

    秦玉然勃然大怒,她毕竟是秦家人,秦荡是秦家这一代,能继承皇位的唯一继承人,要是他不胡作非为,这皇位他还能坐几十年,因此说话的时候到底是留了面子,没想到秦荡竟然执迷不悟地睁眼说瞎话,秦玉然当即一拍椅子站起来:“你忝为秦家后人,竟然答应从属青微国,究竟是谁通敌叛国,你自己心里不清楚吗!要说叛国,我看林太宰倒还比你有骨气!”

    秦玉然碎脉巅峰修为,这盛怒下的一拍,让坐下的楠木椅子当即四分五裂,木屑飞溅中群臣奔走闪避,恰逢林明与吴嫣母子进殿,便看见秦荡勃然色变!

    秦荡从小便出身卑微,这皇宫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因此他从小便能忍旁人所不能忍,即使今天秦玉然这么不给他面子,林明与吴嫣母子也毫无尊敬地进殿,他也只是面色变了一瞬,随即马上调整了脸色:“姑婆,您怕是误会孤了,这件事孤下朝之后亲自找您解释。”

    随后便将目光转向走进来跪下的吴嫣和林明。

    吴嫣抬起头泫然欲泣:“陛下,求您替小儿做主。”

    吴嫣身子本就单薄,今日又特意不施粉黛,穿着也是素净,加上之前受伤还未好,刚刚又是从书房走着过来的大殿,脸色苍白如纸,看在群臣的眼里就是另一个意思了。

    这林家是没落了,想想当初的嫣然郡主,归云宗首席弟子,先皇亲自册封,第一次见的时候,以为是见着了天人下凡,成亲的时候十里长街,夹道相迎。

    想想当初的林状元,年少有为,名动京华,怀揣理想抱负,满心忠君卫国,之后人到中年,羽翼渐丰,依然两袖清风,从不结党营私,在京中广受好评,几乎可见青史留名。

    再想想当初的林家,随太祖打天下的从龙之功,乱世时的神军师,盛世中的栋梁臣,风头无两。

    再看如今,一个锒铛入狱,一个单薄憔悴,独子林明,少有才名却从未领过一官半职,兔死弓藏,伴君如伴虎,当真如是。

    兔死狐悲,不过如此。

    秦荡眼中一闪,笑道:“姑姑何须如此,先皇册封您为郡主,您就是孤的姑姑,孤自然替您做主。”

    做主?呵,这可是你说的。

    吴嫣眸中冷色一闪而逝,抬眼时已经满是悲哀愤恨,详详细细地把昨日孙长老在殿中重伤林明的事说了一遍,“明儿受苦一整夜,几度失去生机,幸好明儿另有机遇,逢凶化吉,我渡了他一身修为,他才能逃过一死,修炼到如今的碎脉期。”

    吴嫣说到这里,情难自已似的又哭道:“这是明儿命大,可是那万兽宗姓孙的杀心昭然若揭,请陛下为明儿做主。”

    其实本来没必要把事情详详细细地说一遍的,毕竟秦荡就是当事人之一,所有别人看到的事他都一清二楚,别人看不到的事他也心知肚明,但是大臣们没看到啊,这故事,本来就是说给大臣们听得。

    围观大臣果然一阵骚动,原来这林家少爷还遭受了这么一遭?那万兽宗又怎么会到我叶凉国来?那长老为何如此猖狂?陛下和身边的侍卫呢?竟然都没人为林家少爷说句公道话?

    几个问题问下来,群臣都感觉脊背发寒,本来暗中进行的事被扯到了明面上,看清楚的人也就更多了,谁也没想到,秦荡竟然会直接默许万兽宗长老在叶凉杀人,杀的还是权臣之子。

    众人心里惊涛骇浪,但是都是官场上浸淫多年的老狐狸,心里再如何面上也不会显露出来,秦荡环视一周,心里有些拿不定主意,后来又一想自己的靠山,终于决定彻底摊牌:“姑姑莫急,那万兽宗长老也在宫中做客,孙长老仙风道骨,是得道之人,而明弟的人品我是信得过的,这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孤这就叫人请孙长老来,大家把误会说开,也不影响之后我叶凉和万兽宗的合作。”

    吴嫣还没说话,便听见一声严厉的呵斥:“合作?谁准许你和万兽宗那个异族宗门合作的!且万兽宗庇护的是青微国!你把归云宗置于何地!”

    正是秦玉然。

    秦荡被这样呵斥仍然面色不变,好言好语道:“万兽宗门人身怀绝技,来叶凉讨一个国师之职无可厚非,孤本着求才若渴的原则,也就应了,至于归云宗……相较于市井,还是山上灵力更加纯粹,更适合修者修炼。

    我叶凉国何德何能,要一直耽误归云宗弟子的修行,等到万兽宗门人到位,孤便给归云宗门人自由,并且孤已经买下一座仙山用于安置归云宗门人,从此山川河流,闲云野鹤,也适合心境豁达,有利于归云宗修炼,岂不快哉?”

    秦玉然气的手都在抖,闻言睁大了双眼:“你……你怎么敢!”

    秦荡依旧笑着,脸上的神色却是冷了下来:“姑婆说笑了,孤是这江山的皇帝,孤有什么不敢?看来姑婆是年纪大了,不宜操劳,明日孤便安排姑婆回山上修炼吧。”

    林明冷眼旁观,知道秦荡这是决定彻底撕破脸了,但是为什么呢?他凭什么?林明百思不得其解,只看见秦玉然惨笑一声,她有满身修为,却终究是不能照着秦家后人打过去,只能挣扎着试图说服他:“你这样会毁了叶凉!”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 都市咸鱼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