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都市言情 > 妙手偷香 > 第2恶27章 看着太恶心

第2恶27章 看着太恶心

作品:妙手偷香 作者:影千千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东鼎大厦是龙都的标志性建筑,也是东岛最高的大楼,高达111层,还不包括顶上的铁塔。最顶上的一层,是一个椭圆形大厅,置身其中,真有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气势。

    孟竞光站在窗前,俯视着朝阳中的龙都,沐浴在朝霞中的大海,胸中也有一些指点江山,俾睨天下豪情,可惜进入了无鸟行列,虽然多了许多雄心,却少了很多雄性,不过人生总有缺憾,他倒也没有因此自卑。

    不少人知道,东岛最奢华的办公室,在东鼎大厦顶层,是东鼎集团董事长最爱呆的地方,除了最顶层的椭圆形办公室,110层是董事长附属楼层,设有助理室、秘书室、会议室、茶室和酒窖等。

    附属楼层还有一套总统套房,当真是金碧辉煌,堪比最好的八星级酒店。这只是硬件。要说这里的服务,八星级酒店也不敢与之相提并论,因为这是私属定制空间,美女都是精挑细选,一切都可以随心所欲。

    原本这里属于孟御然,不能带到家里去的女人,一般都放在这儿。来这儿的女人,有他在外面看上的,也有东鼎旗下的娱乐公司选来的,当然还有公司职员。在他年轻的时候,这里也是一个攻坚地,他的几个儿媳,都是在公司的时候,被神不知鬼不觉地攻陷,这里面,当然也有华济生的功劳。

    不过被孟御然看上的女人,如果没有了兴趣,他都会妥为安置,连公司职员也不会留在集团内部。

    这不仅保证了新鲜血液,而且公司的管理,也不会因此变得乱混乱。有的私企老板,就因为兼顾廉价劳动力和免费情人,从而让公司变得乌烟瘴气。孟御然虽然好色,但他对女人从不吝啬,也不缺乏智慧。

    拥有这样一个私属空间,一直是孟竞光最大的追求,可一想到孟御然还得活几十年,他就有些灰心丧气。结果没等他死,就拥有了这一天,他是怎么也没有预料到,而且是在他失去小鸟儿之后,这不免有些美中不足。

    孟竞光坐在黄花梨大班台后面,伸手在梦生香屁股上揉了揉,忍不住叹了口气。梦影要调养身体,梦生香只好跟着他,原来最大的尺度,就是让他摸摸腿,自从没有小鸟儿之后,她已经将其视为同性,所以只要不是太过分,也就不会计较。加上梦影怀孕,他也变得很温柔,所以相处很是和谐。

    “家主,我给你选了一个,真的是千娇百媚,套房里怎么也得有个像样儿的,没事儿就让他给你按摩按摩,或者你帮她……”

    孟竞光在她屁股上轻轻拍了一掌,又把她揽在怀里亲了亲,才打开电脑,浏览最近的报表。孟怡竹那天去孟府,居然无视他家主的尊严,吵了一架就公然离开,他觉得该下手了。

    “屁股还是你的好,不用去选别人,小**这边,我们放的线已经够长了,单是洗钱一项,就够她把牢底坐穿。养了三年,也该收线了,逼一逼孟御青这个大傻逼,不行就找人做了他,再重新扶持一个。”

    梦生香就这么一个舅舅,而且还是她的强助,怎么可能让孟竞光下手?而且他要的是孟御青支持,这本来就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孟帮主最喜欢的,就是孟怡竹的骚,现在他小便失禁,什么都不能干,如果只是sm,他有别的对象,我去跟他说说。”

    “你不准见他,如果他敢碰你一下,我就杀了他!”

    “我让他碰,你怎么去杀他,而不是杀我?”

    “我舍得吗?”

    见他伸手,梦生香赶忙让在一边,给孟怡竹打电话,孟竞光脸上,忽然闪过一丝厉色,似乎已经下了决心。

    “香香,收拾这个**,我会觉得特别恶心!”

    “没事儿,我让二小姐过来,让她陪你聊一会儿!”

    二小姐就是孟怡兰,正值豆蔻之年,不仅漂亮可爱,还天真善良,隐隐有凤千羽的气质,因此一见到她,孟竞光就觉得特别舒服。

    孟怡竹一上来,梦生香就马上离开,因为孟竞光已经下了狠心,再呆在这儿,大家脸上都不好看。至今为止,孟家人对梦生香的印象,都觉得不错,至少她不是那种攀附高枝,在家族内飞扬跋扈的人。

    “小叔,找我做什么呢?虽然从我哥变成了我小叔,可我们毕竟有血缘,爷爷就算很乱,也没到在血亲之间乱搞的地步,小叔还是不要总惦记我!”

    “你给老子闭嘴!”

    “哎呀我忘了,小叔已经不是男人,就算我们不是血亲,看着我的风骚妩媚,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你要不找我,还差点儿就忘了,孟家历代家主,可都是顶天立地的男人,你不是男人也还罢了,关键你还是爷爷爬灰的孽种,这要传出去,孟家的脸都丢光了,你还是让位吧!”

    孟竞光气得脸色铁青,孟怡竹从小就不怕他,说话从来不顾忌,而且知道他搞笑的身份之后,就从骨子里瞧不起他。

    “你特么最好闭嘴!”

    “你妈能做出来,还怕人说?”

    “是吗?你妈也不是什么好玩意儿,马上做个dna,我们肯定变成同父异母的兄妹!”

    孟怡竹见他说得信誓旦旦,立即就相信,年轻的时候她母亲也是千里挑一,能嫁入孟家的,哪一个又差了?以爷爷德行,肯定是有一就有二。这么一想,就连孟怡兰她也怀疑,要是三个堂兄妹,都变成爷爷的儿女,在血缘上就成了亲兄妹,这就太不可思议了。

    “要做你做,什么dna?本来就有血缘关系,做了还是血缘关系!”

    要是一样的狗血,那还有什么办法?她本来就在想,等布好局,再把这个太监赶下家主的位置,如果大家都是孽种,还有什么优势可言?

    “这可由不得你!”

    孟竞光在班台上一按,人就飞了过去,只听啪啪两耳光,孟怡竹的脸就肿了,接着头皮一痛,一绺头发就扯了下来。

    “尼玛七根头发就够,我怎么扯这么多?看来你特么够贱,总让人情不自禁想揍你!”

    孟怡竹吃了亏,怎么可能这样放过他?趁他不防,就一爪抓向他的裆部。待发现空空如也,才猛然想起他是太监,还来不及后悔,头上又挨了两掌,同时嘴里一甜,一口血就吐了出来。

    “杂种,有本事就杀了姑奶奶,如果怕了你,我就不姓孟!”

    孟怡竹在他身上一阵乱抓,拼命撒娇使泼,孟竞光神色一冷,又扇了她两耳光。同时伸手抓住她了裙子,略一使力,只听嗤的一声,裙子就破了。看着半裸的身子,孟怡竹愣了一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

    “小叔,原来你是耐不住寂寞,可惜你不是男人,你要有兴趣,我就陪你sm,反正孟家人没几个干净,你爱怎么着,我都陪着你!”

    孟怡竹说着,忽然又放声哭了出来。

    一见她哭,孟竞光就有些慌了,如果一味耍横,他还真不怕,虽然残缺不全,可毕竟也是男人,让一个女人哭哭啼啼,实在不是他的作风。

    见孟竞光退缩,孟怡竹心有所悟。个杂种虽然变成了太监,毕竟还有些男子气概,硬碰硬跟他斗,肯定不行,看来以后所有的策略,都必须要改变。这么一想,她就哭得更凶,甚至倒在地毯上打滚。

    “小**,你要再闹,我马上把你送进监狱,你洗钱的事情,真以为大家都不知道吗?这是老杂种设的套儿,目的就是通过你,把孟云孝给卷进去,证据早就已经足够,要再敢跟我斗,我就把你们全送进去!”

    孟怡竹不是蠢货,洗钱这一项,单是东鼎这边,就超过百亿,如果再算上青龙帮通过她洗白的钱,就算多重的罪也不为过。不过做这些事儿,她也留得有后手,真要到那一步,倒霉的就不只她一个。

    “行啊小叔,查吧查吧,我固然干净不了,可东鼎也会拖进去,再说无论怎么斗,咱们都是一家人,小叔,你真要这样吗?”

    孟怡竹说到后面,语气不自觉的软了,这件事儿无论怎么摘,她都摘不干净,杀人一千,自损八百的事情,她肯定不干。再说正值妙龄,要是被关在牢里,她怎么耐得住寂寞?而且如果这样,还有什么机会和他斗?

    “滚吧,我不想见到你!”

    难道这么半裸着出去?

    如果真的逼急了,孟怡竹还真敢干,从专用电梯下去,她的裙子成这样,谁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孟竞光要想洗白,就只能自证是太监,这么丢人的事儿,他怎么会干?

    “小叔,我裙子破成这样,要不我脱光下楼?就说我俩被人下了药!”

    “特么的,你还是孟家的种吗?怎么就像窑子里出来的?”

    孟竞光骂骂咧咧,打电话让梦生香进来,找了条裙子给孟怡竹换上,让她到卫生间擦了擦脸。虽然肿得厉害,孟怡竹也懒得管了,出来站在孟竞光面前,斜眼儿看着他,还故意搔首弄姿。

    “小叔,还要不要脱光了看看?不看我走了!”

    “滚!”孟怡竹得意洋洋出去,孟竞光看着她的背影,忽然对梦生香道:“报案吧,看着太恶心!”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