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侦探推理 > 狂怒骑士 > 狂怒骑士 第52出章 出乎意料的角色

狂怒骑士 第52出章 出乎意料的角色

作品:狂怒骑士 作者:南瓜火车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黑暗精灵在遥远的过去,曾因不洁的信仰而被地表上的其他精灵联手逐出了森林,于地表上的各处经历过无数日夜的漂泊之后,最终搬迁定居到远离地表的地底世界,在一片名为幽暗地域的地下深处建立起新的家园,放弃了以一个精灵国王统治全体精灵的古旧政体,改为由每个城市数个强大家族的族长组成的议会团来领导人民,并选择混乱邪恶的蜘蛛女神作为新的信仰神祇。

    蜘蛛女神的教义允许且鼓励黑暗精灵使用任何有效的手段去争夺他们想要的东西。他们崇尚弱肉强食,热衷奴隶交易,处世方式相当残忍,认为不被现的谋杀便不是罪恶,因而导致每个卓尔家族往往都会提防同城市的其他家族,一个强大的家族上位后吞并或抹杀其他家族对于他们来说属于再正常不过的行为。

    而在名为魔尔拜拉斯的卓尔城市里,泽尔贡家族是如今时期最强大的家族,没有之一。

    蜜耶拉·泽尔贡,这也正是此刻正站在巴伦德面前厉声质问的卓尔女士的姓名——她属于那个家族,并且作为家族中威望较高的女性,尽管还很年轻,但基本上已经预定了下一任家族主母的宝座。

    至于她眼下出现在帕洛米特城,想必是心怀某种不可轻易告人的邪恶目标而来的。

    几名男性的卓尔扈从穿戴款式统一的全身甲胄侍立于她身侧的四周,那些铠甲的表面在无光的环境下折射不出什么金属的光泽,可浑暗的制工显然出自黑暗精灵的法师工匠之手,如此特别的铸造技艺在没有阳光的地下世界则拥有非常高的防护效果。

    但是——这样的工艺也是有缺陷和代价的,其不完美之处便是如同黑暗精灵心底深处的阴谋诡计一般见不得光。

    一旦遭到阳光的照射,这些精致的盔甲马上就会化作灰烬,仿佛无知的飞蛾扑到赫赫炽烧的火焰上头。

    或许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卓尔们一直以来企图征服地表的邪恶野心才久久未能实现吧?

    蜜耶拉抱着手站在灰矮人军官的面前,苍白的长整齐地梳到脑后,暗紫色的双瞳证明她的血统确实属于泽尔贡家族的一脉,不同于大多数卓尔的眼珠颜色呈现为暗藏杀气的猩红。

    她的服装是一套漆黑的连衣长裙,裙摆下的战靴和露出衣袖的手甲则是金属的材质,黑色的长裙下面实际上也还套着一件重量轻盈的魔法锁子甲,右手的手甲在掌心的位置雕刻有一块特别的蜘蛛图案。

    那只雕刻在手甲掌心上的蜘蛛图案,特别在那是一只自蛛网上垂下的黑色蜘蛛,头部的位置却被替换为一个女性黑暗精灵——

    一枚手甲形状的牧师邪徽。

    这代表她是蜘蛛女神的邪恶牧师。

    巴伦德毕恭毕敬地站在她的眼前,种族的高度迫使这名灰矮人军官不得不抬起脑袋仰望自己面前的卓尔女士,并且打心底地明白自己虽然名义上是帕洛米特城的现任统治者,可真正在幕后支持自己的主子可就近在咫尺呢。

    “我的部下第一时间赶来通告我的。”他态度恭从,出声回答的时候把脑袋低下去,以表臣服,“那个女性卓尔安排一个侏儒奴隶为她引路,带着六个种族混杂的地表奴隶和一尊魔像护卫进了城,还顺手收拾掉了一只失控的巨魔奴隶。”

    “那么告诉我,她的奴隶都有些什么?”蜜耶拉的眼神被巴伦德的表述勾起一丝好奇。

    “两个一男一女的人类,一个女性的半兽化人,一个男性的半兽人,一个男性的地表矮人,还有一个女性的地表侏儒。”灰矮人不敢隐瞒一丝一毫,“他们进了一家酒馆,酒馆的名字叫‘朵丽儿故事会’。”

    “好吧,确实足够混杂的……”蜜耶拉微蹩眉头,“那个卓尔女性呢?她有些什么特征,竟敢号称自己也来自魔尔拜拉斯城?”

    “我的部下告诉我说,他们注意观察到那位女士身穿一袭黑色的袍子。”巴伦德低下头回答,“而外貌方面的其中一个特征,是她的眼珠和您一样,也是暗紫色的。”

    “暗紫之瞳的遗传特征在魔尔拜拉斯只属于一脉血统,那就是泽尔贡家族。”蜜耶拉脸上的神情忽然变得一冷,“如果你麾下的废物胆敢看错,你的眼球恐怕需要为此负责。”

    “应,应该不会看错……”灰矮人的额角滑下一滴冷汗,感觉自己胸腔里那颗跳动的心脏仿佛都暂停了一下。

    看样子,他似乎并不怀疑蜜耶拉的威吓下一秒就有可能变成事实。

    蜜耶拉居高临下地盯着他,呲着牙的嘴角冷哼一声:“接着说。”

    “欸,好的好的。”巴伦德连忙点点头,“那个,除此之外,那位女士的喉咙非常沙哑。”

    “沙哑?”灰矮人面前的这位卓尔小姐顿时有点诧异,“你确定吗?她喉咙沙哑,是因为短期的疾病?还是什么伤造成的?”

    “这个…我的部下说,她看上去很精神,大概是健康的吧?”

    巴伦德这下子也拿捏不准,只好模棱两可,说话的时候小心翼翼地把目光抬起来一点,悄悄关注蜜耶拉脸上的表情变化。

    蜜耶拉仿佛想着什么。这位高贵的黑暗精灵出神地考虑起来,或者说陷入脑海中的某一段回忆,为了确认什么。

    直到半晌过后——

    “她的身边有没有出现一只蛛化精灵的影子?”卓尔女士的脸色变得严肃,盯住灰矮人的眼睛出声再问。

    “蛛化精灵?”巴伦德眨眨眼睛。

    他心里骤时不由地有些好奇,为什么这位来自一个高贵家族的高贵女士忽然对自己问出这么一个听起来好像与事件无关的问题?

    关于蛛化精灵,他倒是稍微地了解一点。

    蛛化精灵是被魔法的力量所扭曲过身心的黑暗精灵,传闻在幽暗地域的每一座卓尔城市里,为了权力和地位而相互竞争和算计的黑暗精灵们总会有不少人在一次次阴谋的较量中沦为败者,而那些败者最惨的下场就是被强迫接受一种神秘的试炼。

    那种试炼的内容具体是什么,巴伦德不清楚,只是知道许多倒霉的黑暗精灵都因为那种试炼而失去了他们的下本身,腰部以下的部分变异成了蜘蛛,从而令他们失去最后的心智与尊严,彻底沦为半精灵半蜘蛛的怪物。

    当然,巴伦德其实从小到大都未曾见到过活生生的蛛化精灵,所以这些听来的传闻是否失真,他也不能光凭直觉确定。

    不过蛛化精灵一定很可怕……他相信这一点。

    所以听到蜜耶拉的问话,他这回愁着眉头仔细思考了一会儿,然后才组织好语言开口:“呃,起码我的部下没看到,而我也没现城里什么时候进了蛛化精灵,尊敬的主人。”

    “很好。”听到巴伦德如是回答,蜜耶拉点一下头,好像松了口气,“既然这样…再确认一次,那个卓尔的喉咙真的很沙哑吗?并且你确定那不是疾病造成的?”

    “我的部下可以确定她的喉咙真的很沙哑,主人。”灰矮人低头应着,“也大概不是疾病造成的,大概……否则她应该没那么精神,以致于还有精力干掉一只失控的巨魔奴隶。我的部下说她当时好像也亲手战斗过。”

    “那么你可以开始做做准备了,明天中午迎接那位和我一样来自魔尔拜拉斯城的女士。”蜜耶拉的嘴角咧出一丝狰狞的弧度,“我期待在这个地方与她再次相见,呵呵……”

    ……

    同一时间,帕洛米特城的地下深处。

    断崖的内部显然不是完全实心的岩体结构,这处半个悬崖平原的地形表面托起已被灰矮人侵占的地底侏儒城市,城市的下面则自然是像老树的根须般错综延伸。

    而其中的一条“根须”,也就是莫雷迪和朵丽儿带着荆棘小队的冒险者们走过的那条密道,毫无意外地将众人带了一个天然形成的钟乳石洞穴中。

    那座洞穴看起来在很早以前就已经形成了,它开在断崖的岩体里面,溶洞的结构令乌尔斯在跟随两个地底侏儒往里走的时候能够清楚地听见脚步的回音,以及湿润的水滴沿着倒悬的石笋从洞穴顶部滴落下来掉进一块逐渐被众人的视线所现的湖泊里头。

    水滴在湖面上打出一圈轻盈的涟漪。

    扩散的波纹暂时地扭曲了一张倒映的脸。那张脸的主人静静地依靠在一面岩壁的边上盘腿坐着,茫然无神的两颗眼珠在他的眶里和他整个人一样静,唯独听觉似乎异常敏锐的耳朵在乌尔斯一行人的队伍现到他的存在同时也警觉地竖了一下。

    “莫雷迪,朵丽儿……”他闭上眼睛,依靠听觉往众人坐在的位置徐徐侧过脑袋,“还有另外几位新的客人。”

    话声,似乎附带一点天生的空灵,外加些许异域的口音。

    “尊,尊敬的…大祭司…阁下。”莫雷迪见到他,马上努力地用他口中那根结巴的舌头向对方汇报,“我…按,按照您的…预言…把一支地表的队伍带,带来…见您了。”

    话落,他向那个坐在湖边的人轻叩一下额头。朵丽儿听他已经把该说的话说了,便不多嘴,尔后与他一同保持安静,转过身子回瞥跟他们两个一路走到这个隐秘溶洞里来的小队众人。

    乌尔斯停下脚步,与身边的同伴们不约而同地站住。

    在灰矮人视线以外的地方,黑的年轻人暂时不再需要刻意扮演鸦雀的随行奴隶,因此队伍的话语权在这时候本应重新回到他的嘴上。

    然而他此刻半张开了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下意识地睁大了眼睛,看到被莫雷迪尊敬地称作大祭司的那个湖边之人……好吧,准确来说,不是常规意义上的“人”。

    但也不是侏儒,无论地底侏儒还是地表侏儒……

    那个人形的生物平静地坐在溶洞的湖边,体型的大小看上去与成年的正常人类没有太大的区别,细微的出入则体现在他那张明显非人的长脸上,黄色的双眼没有焦点地镶嵌在一对深陷的眶里,躯干和四肢非常纤细,消瘦得能够轻易勾勒出骨骼轮廓的肉质皮肤呈淡青偏黄的肤色。

    他身穿一件破旧的黄衣,黄衣的外面披一件灰尘扑扑的深灰色斗篷,描述起来大概既有点像半兽人又有点像半精灵的脸上保持着个性中的沉稳与严肃。

    因此短短的一瞬,不光是乌尔斯,荆棘小队中除了亚伯以外的所有成员实际上也都被自己眼中的所见而略略地怔住,与众不同的地方仅仅只是年轻人凭借自己上一世的记忆快地反应了过来。

    “吉斯瑟雷人?”惊诧的话声随即脱口而出。

    “看起来,莫雷迪和朵丽儿似乎都忘了告诉你们。”那个被年轻人认作吉斯瑟雷人的类人智慧生物露出微笑,“这座地底侏儒之城的大祭司,其实他本人并不是一只地底侏儒?”

    废话!

    乌尔斯愣愣地眨了眨眼,心说这么出乎意料的情况若是没人提醒,谁能猜得到啊?

    一座地底侏儒之城的宗教领袖居然不是一只地底侏儒,而是一个吉斯瑟雷人……我的老天。

    虽说吉斯瑟雷人出现在地表之下的世界中也是勉强符合常理的——毕竟相传在亘古的年代,恐怖的灵吸怪曾建立起一座横跨多元宇宙各地的灵能帝国,并奴役着许多古代的种族,其中之一便是一个名为“吉斯”的种族。

    漫长的奴役岁月,使“吉斯”种族逐渐被古代的灵吸怪灌输入了一种叫做“灵能”的心灵力量。凭借这份名为灵能的力量,拥有心灵异能的吉斯起义军忽有一日动了跨越位面的大起义,最终成功摧毁了灵吸怪们的宇宙帝国,给幸存的奴隶们都重新夺回了自由之身。

    但可惜好景不长——由于种族内部的人种等级纠纷,以及意识形态之间的致命观念冲突,重获自由的“吉斯”们在星界中分裂成了如今的“吉斯瑟雷人”和“吉斯洋基人”,无论哪一边都不断尝试着消灭对方,而又在尝试消灭对方的同时不断尝试着要从多元宇宙中搜索出曾经奴役过他们的灵吸怪。

    他们对灵吸怪的仇恨之火是共同的,在从被奴隶到解放的过程里便已燃烧了数个世纪之久,所以有时候也会出现在幽暗地域,自地组成狩猎小队前去猎杀一切被他们搜寻出来的灵吸怪。

    当然,吉斯瑟雷人与吉斯洋基人源自相同的祖先,因此有着相似的外貌,但非常显著的一个区别则是吉斯瑟雷人的阵营倾向总是中立,而吉斯洋基人总是邪恶的,非常容易对任何胆敢暴露在他们感知范围以内的异族生物表现出极强的攻击性。

    乌尔斯根据这个区别判断坐在这座溶洞湖边的那个“吉斯”种族应该是一名男性的吉斯瑟雷人。

    他开口说话时的语气非常平和,没有丁点无端的敌意。

    年轻人隔着一小段半空的距离留心打量着他,不知为何突然感觉自己对他越来越有一种奇怪的眼熟感,仿佛自己曾经在哪见过对方……

    是的,曾经……上一世的曾经!

    他恍然记了起来——

    书客居阅读网址: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