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 正文 0更96:地狱空荡荡,鬼魂在人间(一更)

正文 0更96:地狱空荡荡,鬼魂在人间(一更)

作品:驱魔龙族之极品言灵师 作者:绯月天歌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轩辕天心一行人挤在一群密密麻麻的阴魂里跟着缓步前行。

    老实说在这种情况下,若不是心理素质过硬的人,还真的会有转身就跑的冲动。但饶是心里素质再过硬,这时间长了也会容易心中发毛的。

    嘤嘤呜呜的声音在耳边不断徘徊,玉天照一边忍受着这些阴恹恹的鬼叫,一边打着商量地对凰笑道:“凰笑管事,不如你们行个好,等咱们到了地儿之后,你们将这些家伙给送回地府去如何?”

    凰笑是鬼族的人,跟这么一大群阴魂待在一起也没有半点的不适应,还生生让他生出了几分亲切感。听完了玉天照的话后,他心情颇为不错地道:“奴家原本就是这样打算的啊。虽说这些阴魂的数量是多了一些,但也不能就这么放着不管不是,等咱们到了地儿之后,奴家就联系下面的人上来将它们统统都带回去。”

    玉天照闻言终于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倒是秦翊歌在听完凰笑的话后,一张俊脸忍不住愁苦了几分,道:“如此大量的阴魂被送入地府,忙得可是我们第一殿的人。况且这些家伙生前是什么人都不知道,光是翻它们的生前事儿都得忙活好久,我已经仿佛看见了第一殿大人那张脸有多黑了。”

    听着他们说话间,走在前面的轩辕天心也是回过了头来,道:“那也是没办法的,谁叫这都是你们第一殿的事儿,若是人手不够的话,你们就不能跟其他几殿借借人手吗?”

    “这如何能借的。”秦翊歌摇头,苦笑道:“各殿各司其职,且每一殿都有自己的事儿,又如何能空得出手来啊。”说着,长长地叹了一声,抬眸扫视了一眼四周,又道:“这么多的阴魂,一次可送不走,只能分批送。也不知道将它们都送完之后是何年何月了。”

    “送走它们要用这么长的时间吗?”苍朔好奇地问道。

    秦翊歌点头,道:“嗯,因为要排查它们生前的事儿,所以花费的时间的确会很长。”

    “我始终觉得奇怪。”在秦翊歌话音一落后,金翅大鹏皱眉道:“这么多的阴魂,当初为什么就没有入地府呢?就算是它们有所执念,难道你们地府就察觉不到曾经的这里有打量的阴魂出现?这要是以前的话,别管它们是不是有执念了,你们地府都会出动阴兵上来押魂了吧。”

    一说起这件事儿,秦翊歌脸上的神色便是一凛,“我在第一殿中好些年头了,但却从来没有听说过这件事儿,这就只能说明不是我们地府没有查探到,而是这里发生的一切不该我们地府管,或者说这里曾经发生的一切,被单独给分离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其他人闻言纷纷一愣。

    秦翊歌神色不变,看着严肃众人道:“其实这天地间很多事情也并不是我们地府能够管得到的,虽说各界各位面的阴魂都该归于地府,但还是有着一些特殊的地方是不在我们地府管辖的范围中的。而这种特殊的地方,一般来说就是被苍天给遗弃的,还有一种便是天罚之地。”

    “天罚之地?”轩辕天心神色一动,好奇问道:“什么是天罚之地?”

    秦翊歌闻言皱了皱眉,似在斟酌该怎么跟她解释什么是天罚之地,不过还没等秦翊歌想出来,就听得皇明月淡淡道:“罪恶之地。曾经有大量神佛陨落的地方,这种地方陨落的神佛都是被人给屠杀的,所以又被称为天罚之地。”话落,挑眉看着轩辕天心,举例般地道:“当年洪荒的神魔战场也是如此,因为有大量的神魔陨落在战场上,即便是大荒被天道给分离之后,那些战场有些被苍天遗弃,有些就成了天罚之地。”

    轩辕天心似懂非懂地眨眨眼,目光瞥过四周密密麻麻的阴魂,叹道:“虽说是被苍天遗弃,或者是成为了天罚之地,可困在这里的阴魂却总是无辜的。这么多年都一直游荡在这里,始终不能入轮回转世也太惨了一些。”

    玉天照也是跟着一叹:“地狱空荡荡,鬼魂在人间啊。”

    凰笑:“……”

    秦翊歌:“……”

    虬髯:“……”

    连同来自地府的那群人:“……”

    玉天照的一句话,令得凰笑等人皆是面色惊恐浑身颤抖。

    “你们怎么了?”奇怪地看着凰笑等人惊恐的神色,玉天照摸着下巴道:“我没说错什么话吧?”

    凰笑青白着一张脸,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哆哆嗦嗦地摇头。

    秦翊歌也是一副想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般的惊恐之色,但一张嘴却闭得死死的。

    只有虬髯在哆嗦了半晌后,白着一张脸抖着嘴唇,看着玉天照艰难地道:“能别说那句话吗?”

    “为什么?”

    不仅玉天照奇怪了,就连轩辕天心他们也是一脸的奇怪加不解。

    地狱空荡荡,鬼魂在人间。这句话怎么了?怎么就将凰笑这一群人给吓成了这样?难道这句话在他们地府还有鬼族是个不能提的忌讳?

    就在众人疑惑不解的时候,虬髯这才口齿不清地哆嗦道:“一听到这句话,我们就会想到一个人。”

    “谁?”绯辞眼睛一亮,好奇问道:“为什么这句话会让你们想到一个人?那个人又是谁?”

    虬髯看了绯辞一眼,张了张嘴似想要说什么,然而当他开开合合好几次嘴后,却一个字都没能吐出来。最后还是凰笑一边打着哆嗦一边道:“我家少帝。”

    “嗯?”轩辕天心脸上的不解更浓郁了,“这跟你们家少帝又有什么关系?而且之前提起你们家少帝时,你们也没有这样儿害怕啊。”

    凰笑看了轩辕天心一眼,一言难尽地道:“那是因为彼时不同此时!每当我们家少帝一…那啥后,这句话就是我们家少帝的专属句子。”

    在凰笑话音一落后,秦翊歌也猛地点头,一脸不知是怕还是叹地道:“在咱们地府,这就话是这么说的:地狱空荡荡,冥帝在人间。”

    虬髯跟着道:“在咱们鬼界是这么说的:地狱空荡荡,少帝在人间。”

    三人异口同声地接着道:“每当我们家少帝不拿自己当人后,这话就最应景了。”

    轩辕天心:“……”看着三人脸上一模一样讳莫如深的神色,她对那位鬼族少帝越发的好奇了。

    “说起来……”绯辞瞅着三人迟疑地道:“你们家的那位少帝,我曾经在妖皇城中还见过一次呢。”说完,继续迟疑地道:“但我瞧见他的那一次,他没你们说的这么的那什么啊。”

    那位鬼族少帝嘛,当年在妖皇城时,狐若和青缇也同样见过,而见着那位少帝的原因还是因为溪叠大闹万古商会的那一次。

    狐若看着凰笑几人,道:“当年见着那位鬼族少帝的时候,他还是一个少年模样。但他的修为……”看向前面也回过头来的帝君大人,接着道:“溪叠如若不动用洪荒妖神印的话,打不过他。”

    皇明月倒是不晓得溪叠跟鬼族少帝的那一出,闻言后眉峰一挑,“溪叠打不过他?”说完,又看向凰笑问道:“爷记得,你们那位少帝似乎还未成年吧?鬼族人是一万岁才成年。”说完,又面无表情地看着绯辞:“这些年你们究竟将溪叠给养成了什么废物?一个未成年的小鬼都打不过?”

    绯辞:“……”

    青缇看了一眼绯辞,淡淡道:“帝君,不是溪叠废物,而是那位鬼族少帝真的厉害。当初溪叠在跟他动手时,我也在一旁看着,别说溪叠没有动用妖神印,以我之见,就算溪叠动用了妖神印,估摸都不会是那位鬼族少帝的对手。”

    “哦?”皇明月来了兴趣,“冥神那个老东西倒是生了一个不错的儿子。”看着凰笑兴致勃勃地问道:“你们家少帝叫什么来着?修为在哪里?”

    凰笑眉心跳了跳,干巴巴地笑道:“说起来,其实我们也不晓得少帝的修为究竟在哪里。”这话刚一说完,便见帝君大人挑了眉。凰笑怕他不相信,连忙又道:“帝君,奴家说的可是真话。少帝他的修为,恐怕除了神君外就没人知道了。而且少帝他本身就有些奇怪,他的修为是忽高忽低的。”

    “忽高忽低?”轩辕天心一诧,问道:“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凰笑一言难尽地道:“少帝在不同的地界,修为就不同。就跟他那年纪似的,他在妖族的地界上是个少年模样,他的修为就在上神境。他在魔族的地界上,他就是个小少年模样,修为就在神帝境。他在神族的地界上,还是个小少年模样,但修为却在神王境。而他在梵境的地界上,那他就是个几岁的娃娃,修为堪堪只在神君境。”说着,一抹脸,叹道:“据说少帝若是上了大梵天,那就直接会变成一个幼儿了,别说修为了,上哪儿去都得让人抱着。”

    众人:“……”好奇特的鬼族少帝!

    皇明月倒是十分淡定地点点头,道:“哦,爷记得这事儿你同也说起过一次。”

    “可不是嘛。”凰笑立刻道。

    皇明月话音一转,又问道:“你家少帝怎么奇葩,你们神君是怎么将他给生出来的?这是怀胎的时候哪儿不乐,还是得罪了神梵两界啊?”

    凰笑闻言一张脸瞬间扭曲了。

    皇明月继续道:“对了,他叫什么来着?你们家神君那么老的一只老王八都能生出一个儿子来,爷还不晓得他儿子叫什么呢。”

    凰笑扭曲着脸,呐呐地道:“少帝的名字啊……”

    “怎么?”见凰笑又是一脸不知道怎么说的表情,皇明月奇怪地道:“难道你们家少帝连名字也是一会儿一个?”

    “这倒不是。”凰笑擦汗。

    “我知道啊。”就在凰笑准备回答的时候,绯辞却是哈地笑道:“当初在妖皇城的时候,我问过的。好像是叫祁冥。”说完还不确定地看向青缇,倒是忘记了她跟青缇间的那点儿不自在,问道:“是叫这个对吧?”

    青缇看了她一眼,点头:“是,那位鬼族少帝是这么说的。”

    “这不对吧?”

    就在青缇的话音一落,当了半晌听众的玉天照不甘寂寞地插话:“我记得将近万年前,苍天柱曾经出现过一次,苍天柱上显名,鬼族少帝的名讳不是这个啊。”

    凰笑闻言打着哈哈笑道:“的确不是,不过也不完全算不是。祁冥这个名讳是少帝他在妖界走动时用的名字。”怕绯辞他们误会少帝报假名字,又道:“不仅是这样,少帝在魔族走动时用的名字也是不一样的。”说着看向虬髯:“对吧,在魔族是少帝叫什么来着?”

    虬髯看了绯辞他们一眼,瓮声瓮气地道:“叫冥。在神族走动时叫帝昊灵,在梵境走动时叫帝祁,只有在人间界走动时,少帝才用的苍天柱上的那个名讳。也只有苍天柱上显名的那个名讳才是少帝被记入族谱的名字。”

    轩辕天心:“……”这鬼族少帝的花样儿可不是一般二般的多。

    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皇明月的脸色却变得深沉了起来。

    “苍天柱显名?”皇明月一脸深沉地看着凰笑等人,哈地一笑,“爷倒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连个鬼族少帝降生都能由苍天柱显名了。”

    凰笑和虬髯二人闻言脸色微微一变。

    皇明月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二人,慢悠悠地道:“看来,你们家的那个老东西果然瞒了不少事儿啊。”

    瞧着皇明月跟凰笑他们的神色,轩辕天心眨眨眼,问道:“怎么了?苍天柱显名有什么问题吗?”

    “当然有问题。”绯辞一脸震惊,显然她也是不知道苍天柱显名这一事儿的,不过也正常,万年前妖族都还在封印中呢,即便是苍天柱显名了,他们被封在妖界中也瞧不见。

    “什么问题?”轩辕天心好奇问道。

    皇明月似笑非笑地瞅着她,道:“妞,你觉得一个鬼族少帝出生便能够有资格让苍天柱显名的吗?他鬼族是要上天了?若是鬼族少帝出生都能够让苍天柱显名的,那当时你给爷生崽儿的时候,苍天柱为何没有动静?难道爷妖族的少君还比鬼族的少帝低了一等不成?”

    只见皇明月话音一落,金翅大鹏也是点头道:“的确如此。能够生来便让苍天柱显名的人,只有天地初分时,由天地孕育而生的四方主中央一帝,还有崆峒海上的龙神至尊跟北冥之主。哪怕是那些洪荒古神们都是在实力到达上神境之后,名字才会出现在苍天柱之上的。”

    而一个刚出生的鬼族少帝便能够引出苍天柱,更能够让苍天柱显名,这简直是不可思议!

    皇明月眯着眼睛打量着凰笑和虬髯二人,直到将二人给盯得恨不得当场刨个坑将自己给埋了后,方才慢悠悠地收回目光,道:“好多年都没有去见见你们家的那个老东西了,倘若不是如今这片天地被天道给封印了,爷还真想去鬼界一趟呢。”

    凰笑和虬髯闻言后齐齐打了一个哆嗦。

    似乎是自知自己说漏了什么秘密,后面这一路,凰笑都显得十分的沉默,特别是他的一张嘴,闭得比蚌壳都还要紧。

    而皇明月也没有再追着凰笑他们问什么,安静的有些反常。

    一行人沉默地跟着身边的阴魂走了一路,也不知道走了多了久后,众人这才察觉到前面的阴魂似乎是停了下来,而此时在他们前方不远处,乌压压的阴魂脚下出现了一个巨大的天堑。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 最炫大明星 极品奶爸 修仙不如跳舞 乃木坂之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