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吾爱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武神 > 武神 第七十八章 何谓天才

武神 第七十八章 何谓天才

作品:武神 作者:苍天白鹤 字数: 下载本书  举报本章节错误/更新太慢

    书名《塔魔》,书号:1467227

    简介:一个平凡的少年,无意间闯进一座神奇的魔塔,结交了一位古怪的魔王,从此走上了一条不断强大的魔法之路,本是平淡寒酸的生活也自此不断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

    “住手……”

    一声爆喝从林涛栗的口中骤然传了出来,与此同时,他的手中再度结成了那仿佛是铜墙铁壁,任谁也无法击破的伏地印。

    贺一鸣的神情微微一动,但是刚刚击出去的那一拳并没有立即收回来,而是在伏地印上轻轻一碰,感受着二股不同内劲撞击而产生的细微变化。随后,他才收拳而立,同时脚下用力,向着后方急退。

    等到他站稳了身躯之后,一双眼睛带着狐疑之色看向林涛栗,可是在他的心中,却早已充满了另样的心思,他想要去一个无人的地方,好好的验证一下自己的刚才所得。

    不知道这个奇异战技在使用了他的四种不同属性主修功法之后,会生什么样的奇异变化。

    当然,在林涛栗的面前,甚至于在这些人的面前,他是无论如何都不能将这门功法施展出来的。若是让人知道,自己与林涛栗交手,其实是处心积虑的偷学人家的功法,纵然不把他们吓死,也会被他们当做妖怪打死。

    林涛栗也是缓缓的后退了几步,看着贺一鸣,神情凝重的道:“贺小兄弟,刚才在酒席之上,程老爷子介绍,说你是太仓县年轻一代第一高手,也是太仓县这百余年来的最具有天赋的修炼者。林某本来不以为然,但现在才知道……”他顿了顿,脸上泛起了一丝苦笑,道:“现在才知道,我还是小看了你。”

    贺一鸣的脸色隐隐红,虽然他如今已经比较习惯了无数人瞩目的视线,但是让人在擂台上如此夸耀,还确实是第一次。

    想了想,实在是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他只好再度一躬,道:“林公子,您实在是过奖了。”

    林涛栗微微摇头,道:“我从来不曾如此夸人,但是我却相信,你绝对是我们琳琅郡屈一指的修炼天才。”

    大厅之中的许多人都已经知道了所谓贺一鸣的底细,一个十五岁的少年八层内劲修炼者,而且还掌握了金系功法的精髓,所以他们对于林涛栗的评价并不感到意外。如果连这样的高手也不能得到如此评价的话,那么其余的修炼者岂不都是一群渣了。

    然而,在擂台之下远处观战的那些普通人们就是真的开始惊讶了起来。

    在他们的心中,贺家这个六少爷虽然厉害,但就算是号称太仓县第一也就顶天了,什么时候竟然来了一个琳琅郡的天赋第一,那就实在是过了他们能够想象的极限了。

    一时之间,擂台上下竟然都诡异的安静了下来,哪怕是窃窃私语的人都没有了。

    贺一鸣苦笑一声,他的目光转而投向了擂台下的老爹,这种情况又该如何应付呢?

    似乎是父子连心,在看到了贺一鸣的目光之后,贺荃名高声道:“一鸣,林公子是在指点你的武技,还不快多谢林公子。”

    贺一鸣心甘情愿的向着林涛栗一礼,道:“多谢林公子。”

    与林涛栗缠斗了那么长的时间,对于伏地印已经有了很深的了解,虽然未必能够完全的还原出来,但想必对于他的修炼也会有极大的帮助。此刻在贺一鸣的眼中,林涛栗还真是一个大好人。

    林涛栗微微一笑,他轻轻的一摆手,道:“没什么,贺小兄弟,你可知我为何要叫停?”

    “在下不知。”

    林涛栗脸上的笑容收敛了起来,道:“你的金系滚石拳,已经修炼到了巅峰境界,将这套拳法的威力挥的淋漓尽致,一般的战技在你的面前,已经没有了任何用处。纵然是我,想要破你的战技,也绝非易事。”他停顿了一下,脸上的表情愈的凝重了起来:“不过,我曾经修炼了一种战技,这种战技的威力奇大无比,一旦施展,哪怕是我,都未必能够完全控制的住。”

    他这句话虽然显得狂傲之极,竟然隐隐的有着怕击伤贺一鸣,所以才会叫住手的意思。但是擂台上下,却没有半个人怀疑。

    以琳琅林家的身份和地位,若是没有什么特别强大的战技,那才令人无法置信呢。

    贺一鸣的眼睛顿时一亮,他惊呼了一声,问道:“林公子,您说的战技,可是您刚才施展的那个……”他扰了扰头皮,伸出双手,结了一个手印,这个手印在他的刻意控制下,只不过与正牌的伏地印有着八分相似,而且其中更没有半点儿的内劲灌输其中,纯粹就是一个花架子,还是一个并不完全相像的花架子。

    林涛栗的眼中闪过了一丝讶然之色,伏地印的防御威力虽然强大,但是想要学会的难度和威力成正比,纵然是在整个林家之中,能够掌握的也是屈指可数。没想到眼前这个少年仅仅是接触过几次,就已经摆出了一个样子。

    虽然这个样子在他的眼中是那么的幼雏可笑,但是这等观察力已经足以令人羡慕不已了。

    微微的点头,林涛栗沉声道:“不然,这个印法称为伏地印,是我们林家的一种防御的战技,而我若是想要破你的滚石拳,那么就必须使用另一个印法。”

    贺一鸣的心中顿时是剧烈的跳动了起来,他的心中充满了喜悦。原本以为自己仅能学习一种印法就已经是顶天了,但是想不到竟然还有着另一种印法。

    他本来已经平息下去的心,再一次的蠢蠢欲动起来。

    错过这个村,可就没有这个店了。

    他的神情一凝,豁然深深一躬,道:“林公子,请恕一鸣无礼,不知能否见识一下这门印法。”

    说罢,他抬起了头,认真的看向林涛栗。

    “一鸣,不得胡闹。”擂台下的贺荃名顿时出了一身冷汗。

    人家都已经说了,这门战技就连他本人都无法控制,若是施展出来,只怕立即就要有人受伤。可就在这种情况下,贺一鸣依旧是上前邀战,这岂不是自寻死路,纵然是被人当场斩杀,也是无法怨天尤人的。

    贺一鸣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是静静的看着前方,然而他的口中却道:“爹爹,机会难得,孩儿不会放弃的。”

    林涛栗的眉头微微一皱,他原本以为贺一鸣是不相信他的话,以为他是在大言不惭,所以才会提出挑战。但是此时看向贺一鸣的眼睛,却让他微微一怔。

    这是一双多么清澈的眼神,在这双眼眸之中,除了深深的渴求之外,就再也没有了任何其他的含意。这样的眼神,他曾经见过,而且也是印象深刻。

    他的原配夫人为他生下一子,那孩子深得他的痛爱,他清楚的记得,在孩子幼小之时,感到肚子饿了,想要吃奶的时候,似乎就是这种眼神。不过小孩子的这种眼神往往伴随着强烈的哭闹罢了。

    慢慢的,林涛栗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温和的笑容。

    “也罢,我就成全你了。”林涛栗朗声道:“不过你要小心,若是真的因此而受伤,可不要怨我手重啊。”

    贺一鸣兴奋的重重一点头,那种喜悦劲儿很容易让人误会,那即将生的并不是一场搏斗。

    林涛栗缓缓的伸出了双手,就这样相互纠缠着。

    这一次的双手纠缠与刚才迥然不同,如果说刚才的那种变化是组成一道如同大地般存在的铜墙铁壁,那么这一次就是一种诡异的,令人难以形容的云雾缭绕。

    贺一鸣的双眼瞪得堪比铜铃,他将对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细节都牢牢的记了下来,但是他也明白,这不过是一种架子而已,若是想要获得其中精髓,就必须亲自去尝试这种印记的厉害,去感悟它的变化。

    纵然其中有着难以预测的凶险,但这也是无法避免的事情了。

    不过,当这一道印记结成的那一刻,贺一鸣也有着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让他明白,林涛栗的话并没有丝毫的夸张成份。

    林涛栗凝视着贺一鸣,从他的身上不断的腾起了强大至极的气势。

    第八层,第八层巅峰,到了这个地步,他却并没有丝毫的想要停歇下来的意思。

    并不是他不想停下,而是他并没有彻底的掌握这个印法的威力,一旦施展起来,就会主动的激全部的内劲。

    虽然不可能象贺一鸣当初的那惊艳一刀般,将所有的内劲一咕脑儿的激出去,但是第九层的内劲强度,却依旧是无可避免。

    当然,在林涛栗的心中已经打定了主意,这一击的方向要偏上一点,仅以余力,就应该能够应付了吧。

    然而,他再度讶然现,纵然是他将内劲提升到了第九层的地步,但是在气势之上,却也并没有压倒对方。

    贺一鸣,这小小的少年,就像是中流砥柱一般,对于身周强大气势,竟然表现的毫不在意。

    就在这一刻,哪怕是擂台之下的徐隐杰,都是难以置信的站了起来。

    枯木功所讲究的心如枯木,在这一刻完全的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

    “九层,竟然是第九层……”

    老人的口中喃喃的细语着,却让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贺荃名的眼中在震惊之后,嘴唇隐隐颤。一鸣的内劲修为,竟然并非八层,而是达到了九层境界。

    这……

    此时,此刻,似乎所有人的心中都仅有一个念头。

    何谓天才?

    天才在此……

    p:求推荐票啊,兄弟姐妹们,让推荐票来的再猛烈一点吧,谢谢了……

    塔魔》]
推荐阅读: 混沌八皇 北宋的无限旅程 末世之我的万界交易所 大唐图书馆 纵横诸天的武者 诸天之最强主宰 鬼本无邪 铸命师 道气武 傲世丹神